中元节特辑:一起来看古代书画大家笔下的“鬼画连篇” 

0
3177
南宋 · 李嵩 · 骷髅幻戏图

农历七月十五日,中元节。中元节,俗称鬼节、施孤、七月半,佛教称为盂兰盆节。其原是历法中的小秋,因庄稼成熟,民间按例要用新米祀祖,向祖先报告秋成。因此每到中元节,家家祭祀祖先,供奉时行礼如仪。东汉佛教传入我国,遂与佛教盂兰盆会相融合,异化为鬼节。

传说中元节这一天地宫打开地狱之门,已故祖先可回家团圆,所以,中元节是以祀鬼为中心的节日,成了中国民间最大的“鬼节”。

南宋 · 陆忠信 · 地藏十王图(局部)

作为自然的异化,鬼是古代人们对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的超自然解释。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鬼都有着其固定的形象,其形象也都根植于文化土壤之内,别具一格。

中国人很早就开始了对于鬼的探索,描绘神鬼的绘画作品,起源甚早,战国时的《韩非子》一书中就已提到“狗马最难,鬼魅最易。狗马人所知也,旦暮于前,不可类之,故难。鬼魅无形,无形者不可睹,故易”。秦汉时期流行绘制乘龙飞昇图像,到了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已将神鬼列为独一类的绘画题材。吴道子在长安景云寺画《地狱变相图》,描写堕入地狱后受的种种酷刑,据载画成后让观者皆心生畏惧。著名捉鬼大神锺馗的绘画也源自唐代,至五代更多方绘制以求趋吉避邪,明清时期神鬼绘画的内容更为丰盛。

南宋 · 陆忠信 · 地藏十王图(局部)

中国绘画史上留存了许多闻名于世以鬼为题材的画作,由于钟馗自古被誉为禳灾祛魅的神人,因此画家们都喜欢以钟馗入画,除了喜欢画他捉鬼,也喜欢画钟馗传统绘画《钟馗嫁妹》嫁妹的故事,并留下了很多佳作。清代画家罗聘尤善于画鬼和捉鬼大神钟馗,留下不少传世名作,如《鬼趣图卷》、《雄鬼图册》、《钟馗醉酒图》等。近代画家张大千、傅儒、丁衍庸等也都曾以鬼和钟馗入画。

中元节,那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中国绘画艺术中对鬼的描绘。

南宋 · 颜庚 · 钟馗嫁妹图 (局部)

《钟馗嫁妹图 》描绘的故事梗概为:终南山人钟馗与胞妹媚儿相依为命,虽然才满腹却由于家贫而无力进京赴考, 恰逢钱塘富豪杜平乐善好施,赠予百金助其前去考取功名。不想钟馗在途中误入幽谷,被阴气所伤,面貌变得丑陋无比,并因此而被黜头衔,怨愤难忍,触柱而亡。钟馗离家后杜平仍不忘接济媚儿,派遣婢女照顾其生活起居,并将钟馗尸骸运归故里安葬。钟馗被玉帝封为驱邪斩祟将军后,感杜平厚恩,遂亲率鬼卒于除夕时返家,将媚儿嫁与恩人。这就是著名的“钟馗嫁妹”。“钟馗嫁妹”成为绘画、戏剧、电影等的一个重要题材,受到人们的普遍欢迎。

元 · 颜辉 · 钟馗雨夜出游图 (局部)

《钟馗雨夜出游图》描绘了钟馗在鬼族的簇拥下雨夜巡游的场景。画中七个鬼卒,牛头马面,头戴蒙军头盔,类似杂耍,正击鼓前行,造型奇特,性格突出。笔法粗厚,有梁楷遗法,钩勒粗细咸宜,起伏有致,渲染精到,以水墨烘晕,使画面衬托出阴暗凹凸,极富立体感。

明代 · 戴进 · 钟馗夜游图

《钟馗夜游图》描绘了钟馗在众小鬼的拥抬下雪夜巡游的情景,四周山石披雪,草木萧瑟,夜色朦胧,透出阵阵寒意。画家用顿挫有力、迅捷方折的行笔,勾写出威风凛凛的钟馗和面目狰狞的鬼卒,并成功的将自然环境跟人物活动富有情趣的统一起来,给观者以强烈的艺术感染力。画面中六个丑陋的小鬼,面目狰狞,战战兢兢地抬着钟馗行进在山路之上。轿子上身着玉带锦袍、乌皂幞巾的钟馗,显得相当威严凶猛,目光炯炯,锐利逼人,一股忧愤不平之气充溢于眉宇之间,融注了作者戴进对当时现实黑暗的不满情绪。

清 · 罗聘 · 钟馗醉酒图

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钟馗醉酒图》是清代画家罗聘所做。在这幅画中喝醉的钟馗在大树下鼾睡,几个小鬼围着酒罐贪婪欲饮,有的瞪大眼睛、神情紧张地探头窥视,有的慌慌张张地扭头就跑,表情各尽其态,生动传神。画面淡雅大气,衣纹线条简洁古朴,秀逸出尘。与罗聘其他的神鬼作品一样,是通过描绘奇异怪谲的鬼怪世界,来讽刺社会现实。

清 · 罗聘 · 鬼趣图

罗聘一生曾多次绘制鬼趣图。其中《鬼趣图卷》是罗聘的存世名作,画家以夸张手法描绘出一幅幅奇异怪谲的鬼怪世界,借以讽喻社会现实,堪称古代杰出的漫画。《鬼趣图卷》共8幅,以鬼为题材,被当今研究漫画史的人认为是中国早期的漫画之一。

《鬼趣图》有别于民间传说中鬼怪狰狞恐怖的形象,而是用写实和夸张相结合的手法,按大众审美心理需求塑造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渲染烘托鬼域特有的情境,形象个性突出,神态生动,造型新颖。该作品在绘画技法上很有独到之处。先以纸素晕湿,后乃行墨设色,随笔所至,辄成幽怪之相,把这种技法引用到神鬼题材画上,使得技法和主题巧妙地结合,整个画面布满幽冷气氛,充分体现出鬼气和鬼趣。

清 · 董旭 · 钟馗图
清 · 溥儒 · 鬼趣图一
清 · 溥儒 · 鬼趣图二

与其他人笔下面目狰狞的鬼不同,溥儒笔下的鬼则是避居深山幽谷,以轻松悠闲、略带诙谐的身体语言,徜徉在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中。它们有的漫步云端,有的手舞足蹈,也有的飞身于山谷之中其乐洋洋。本以为《鬼趣图》的鬼怪都是那种很奇特的,让人感到有点害怕的,可是溥儒描绘的鬼怪,让人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让人觉得有点呆萌。图中无论在山石、树木以及鬼的描绘上,皆以线条勾描,显示出“以书作画,画自易工”的线条功力,应用纯熟的转、折、皴、擦、点、刷等运笔来呈现物象变化,线条运用流畅、简洁、一气呵成。每幅皆以一首诗句作题识,诗意与画面相互映衬,尤显文人墨戏之趣,更反映画家一生的审美旨向与人格追求。

部分图文来源于搜狐网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