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列女图》—— 列女仁智 有祐邦家

0
4214

 

列女图 (局部)  图左: 齐使者  图右: 楚武王

《列女图》卷旧传东晋顾恺之作,此为南宋人摹本。汉成帝沉湎于酒色,宠信赵飞燕姐妹,朝政大权旁落于外戚手中,危及刘氏政权。楚元王四世孙光禄大夫刘向(前77——前6年)针对这一情况,采摘自古以来诗书上所记载的贤妃、贞妇、宠姬等资料,编辑成《列女传》一书呈送汉成帝,希望他从中吸取经验教训,以维护刘氏政权。全书按妇女的行为道德准则和给国家带来的治、乱后果,分为母仪、贤明、仁智、贞顺、节义、辩通、孽嬖七卷,此即其中“仁智卷”部分。

列女图 (局部) 晋羊叔姬 叔向  叔鱼

仁智卷共收集15个列女故事。此卷为残本,其中“楚武邓曼”“许穆夫人”“曹僖氏妻”“孙叔敖母”“晋伯宗妻”“灵公夫人”“晋羊叔姬”7个故事保存完整。“齐灵仲子”“晋范氏母”“鲁漆室女”3个故事只存一半,其余5个故事则全丢失,又错将“鲁漆室女”之右半与“晋范氏母”之左半拼接在一起,使人误以为是一个故事。

列女图 (局部)

为楚武王夫人邓曼。邓曼为邓国人,楚武王夫人、楚文王之母。不仅美丽,且具有卓越的政治才能,才智超人。顾恺之以刚劲凝重的“铁线描”勾勒人物形象,面部、衣褶等处运用了晕染法,颇富特色。

此卷多处保存了汉代的衣冠制度,如男子头戴进贤冠,身着曲线大袖袍,腰结绶带并配挂长剑;女子梳着垂髾髻,身着深衣,特别是眉毛涂以朱色,是模仿赵昭仪的新妆,这些都表现了特定时期的风俗和时尚。又蘧伯玉所乘坐的马车称“轺车”,亦为汉代形制,描绘得非常细致无误,这些都可以从大量出土的汉代画像石、砖和壁画中找到与之相应的图象。

列女图 (局部) 图左:卫懿公  图右:许使者

在北魏司马金龙墓出土的漆屏风画《列女古贤图》中,表现卫灵公与夫人夜坐闻马车声的一段,与此卷所表现的同一内容相比较,无论是构图布局还是人物的姿态手势都非常近似,可以证实其与《列女仁智图》同出自一个古本。而在传承、模写过程中,后者更为忠实于古本原作。

列女图 (局部) 图左:许穆夫人  图右:许穆夫人母

据《汉书》记载,刘向在向汉成帝呈送《列女传》的同时,还呈送了《列女颂图》,并画为屏风。汉成帝的班婕妤失宠后,在她的诗中曾谈到在宫内看到《列女图》,并以此来鉴戒自己。这些都载在班固所著的《汉书》中。东汉时代的画像石、砖中,有不少表现列女故事的题材。画史并载蔡邕曾创作有《小列女图》。这一时期《列女图》的大量出现,既是出于宫廷政治斗争的需要,同时也是为了在社会上广泛推行妇女的道德教育,借以维护封建秩序。

烈女图 (局部)

图左为曹国僖负羁妻。晋公子重耳逃亡过曹,劝告僖负羁礼貌对待重耳,因有知人之名,成为有远识妇人的卓越代表。

图右为曹国大夫僖负羁。作僖负羁执壶与璧玉将自行接待重耳情形。僖负羁因听夫人劝告接待晋公子重耳,后终于挽救全城百姓性命。

根据《列女图》中保存有较多的汉代风俗,以及其构图形式的古朴,推测此卷的原本应当出自于东汉时代,而祖本则为刘向所创。剔除后世在反复传摩中所附加的痕迹,仍然能透视二千年前汉代宫廷绘画的艺术光辉。其人物线条粗犷流畅,造型准确。特别是对妇女的描绘,体态轻盈,婀娜多姿。构图布局与汉画像石一脉相承。《列女传》及《列女仁智图》在宋代有多本,此是被保留下来的唯一的一本,尤为珍贵。

列女图 (局部) 卫灵公与灵公夫人
列女图 (局部)

为晋伯宗及其妻、子伯州黎形象。晋大夫伯宗贤智,但好以直辩凌人,其妻谏其交好贤人毕羊,以托付其子伯州黎,终于为其子免祸。晋伯宗妻成为有远见、为家族免祸仁智女性的典型。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