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北齐校书图》

0
17

请翻转手机欣赏下图

北齐 杨子华 创稿 · 北齐校书图   唐阎立本 再稿 (宋摹本) 卷 绢本  设色 纵27.6cmx横114cm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杨子华 (公6世纪)

北朝北齐画家。北齐世祖时曾任直阁将军、员外散骑常侍,世祖重之,使居禁中,非有诏不得为外人作画,天下号称“画圣”。阎立本曾说“自像人以来,曲尽其妙,简易标美,多不可减,少不可逾,其唯子华乎”,给予其绘画艺术以极高的评价。邺中北宣寺、长安永福寺当时皆有杨子华的壁画作品,可惜其作品已经无存,今藏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北齐校书图》(宋摹本),祖本即为杨子华所作,从中可略见杨子华绘画的某些风神特点。

北齐校书图 (局部)

顾恺之《勘书图》真迹现在见不到了,而晚于顾恺之生活在北齐、隋初的杨子华,则留下了后人可堪珍视的稿本——《北齐校书图》。此图虽非原图,而是杨子华创稿,阎立本再稿的一件作品。 虽非原作,却基本保持了杨子华的原貌,从中可窥见北朝文士生活的情景。黄庭坚曾见到这一图本, 他也认为是阎立本粉稿,并说:

唐右相阎君粉本《北齐校书图》,士大夫十二员……天下奇笔也。存故奉议郎知富顺监京兆宋元寿所藏,初得之荥阳盛孟适,盖文肃家旧物也。

(《黄文节公文集》正集卷二十七) 

北齐校书图 (局部)

《北齐校书图》写天保七年(556年)北齐文宣帝高洋命文臣樊逊、高乾和、许散愁、马敬德等十一人共同刊校国家收藏的五经诸史故事。此为诸人坐榻上校阅经史情形,人物形象十分鲜明生动。

《北齐校书图》写天保七年(556年) 北齐文宣帝高洋命文臣樊逊、高乾和等十一人共同刊校国家收藏的五经诸史故事,人物形象十分鲜明。从此图可见北朝文事活动之一斑。 由此可见,虽然我国当时处于南北割据、社会动荡、战争频繁的特定历史时期,南、北方仍不忘重视文教,频繁地进行文化活动,是我国的文化事业、学术事业仍然获得了重大的发展的历史时期。

南北朝时期,南北双方均非常重视文化的发展,开明的君主不断采取各种政治措施,积极招揽人才,尤其文士,为其所用。北方文化并不像一般所认为的因北方少数民族入主中原而落后于南方,因无所举措而造成文化上的历史性大倒退。倘没有文治武功与长久的综合国力积聚,亦不可能由北方隋朝完成对中国南北分裂局面的统一,从而推动大唐盛世的到来。如北齐高欢就清醒地意识到文化对于凝聚人心的重大作用:

(杜)弼以文武在位,罕有廉洁,言之于高祖(高欢)。高祖曰:“弼来,我语尔。天下浊乱,习俗已久。今督将家属多在关西,黑獭(宇文周)常相招诱,人情去留未定。江东复有一吴儿老翁萧衍者,专事衣冠礼乐,中原士大夫望之以为正朔所在。我若急作法网,不相饶借,恐督将尽投黑獭,士子悉奔萧衍,则人物流散,何以为国?尔宜少待,吾不忘之。”

(《北齐书》卷二十七杜弼传)

北齐校书图 (局部)

北齐校书图(局部)杨子华有“画圣”之誉,略施笔墨就将人物的神态、气韵、面容特点绘制出来。从此处所作侍从人马及侍女形象,即可看出他这一高超的绘画技艺,的确不同凡响。

南朝对于学术机构的创制,也是不遗余力,各王府也积极收罗人才,进行文化活动:

(萧子良)集学士抄《五经》百家……招致名僧,讲语佛法,造经呗新声,道俗之盛,江左未有也。礼才好士……天下才学皆游集焉……士子文章及朝贵辞翰,皆发教撰录。

(《南齐书.竟陵文宣王子良传》)

秀精意学术,搜集经记,招学士平原刘孝标使撰《类苑》……当世高才游王门者,东海王僧孺、吴郡陆缍、彭城刘孝标、河东裴子野。

(《南史·梁安成康王秀传》)

正是朝野对文化的高度重视,所以无论南北双方,都非常重视对士的招揽、选拔和使用。表现在对绘画人才的发现、培养和使用上,也给予了应有的重视。这一方面, 北朝自然也有杰出的表现,出现了不少的绘画名手。仅仅杨子华生活的时代,北朝就出现了许多著名的画家,如高孝珩、萧放、田僧亮、刘东鬼、曹仲达、展子虔、孙尚子、杨契丹等,在绘画史上都有很高的地位。此一时期,北朝文士受到重视,文化呈持续的发展状态,有关文会题材的盛兴也就有着某种必然。杨子华《北齐校书图》表现樊逊等人校阅国家藏书,作为文化昌盛的象征(此图中的樊逊,即是当时著名的学者和思想家、无神论者),而被后世所深深认可。

北齐校书图 (局部)

《北齐校书图》不断有模本被复制出来,据《东观余论》题跋所知,《北齐校书图》不止一本,仅黄伯思就曾见过两本《北齐校书图》:

俄顷尝见北图(《北齐校书图》)别本。虽未审画者名特观其人物冠,华虏相杂。意后魏、北齐间人作。及在洛见王氏本,题云《北齐校书图》。又见宋公次道书,始知为子华画。其所写人,如邢子才、魏收辈,岂在其间乎?宜其模矩乃尔。今观此本,益知北土人物明详真迹,信然。第它本尚余两榻,有启轴隐几而仰观者,有执卷支如意而沉思者数辈,盖当时画此弗但一通也,则知子华之迹为无疑。唐阎公称子华自像人以来曲尽其妙,简易标美,多不可减,少不可逾。李匡义资暇谓茶托始于唐崔宁,今北齐画图已有之。则知未必始自唐世,亦独萧梁已有紫囊盛笏而唐史谓始于张九龄者同也。观者宜定之。

(《东观余论》)

《文会图》世传阎令画,然图中有奚官捧笏囊者。予初疑之,以为唐史载张九龄体弱有籍。故事公卿皆笏于带而后乘马,张独使人持之。因设笏囊,自九龄始。阎令之没,距九龄作相凡六十年,不当此画之作笏囊也。然予按梁职仪云:八坐尚书以紫裹手版。通志云:令录仆射尚书手版皮紫裹之。梁中世以来,唯八坐执笏者以紫囊之,段成式酉阳贬误中尝引此,以为不始于陈希烈,则笏囊自萧梁以来有之,不特从九龄始也。阎令之画笏囊,盖无足怪。崇宁乙酉岁三月十二日,手摹此图,因书卷末,黄某长孺记。

(《东观余论》)

北齐校书图 (局部)

黄伯思在观看两幅图后作了详细的考察,从职官、器具(茶托、紫囊)等分析三件《文会图》的真实性,指明其中二件必为杨子华真迹、阎立本真迹,并且自己也作了摹本。现藏美国波士顿博物馆的一件为其中之一,此图后有宋范成大、乾元吉、郭见义、陆游、谢谔及清人周寿昌、李兹铭、完颜景贤等人题跋,钤有“宁江军承宣使”“ 康州观察使”等印,又有梁清标、安元忠、怡亲王允祥、陆树声、周寿昌、完颜景贤及近人金城等鉴藏印,《大观录》《墨缘汇观》《穰梨馆过眼录》 等书均有著录,是一部流传有绪的绘画精品。

杨子华作为北齐朝廷官员(直阁将军员外散骑侍郎),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记载他“世祖重之,使居禁中,天下号为画圣,非有诏不得与外人画”,北齐诸多文化举措,杨子华必定有所亲见,所以才有《北齐校书图》的问世,以追写文宣帝高洋朝文事。此作直至唐初阎立本仍一再摹写,在他去世后不久就已经成为绘画的经典了。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