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历代帝王图》

0
10

 

唐 · 阎立本 (传) ·历代帝王图 (局部)图 绢本著色     纵 51.3cm X横 531cm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波士顿美术馆是美国最悠久的博物馆,主要收藏东方文物,在美国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其中收有《北齐校书图》(宋摹本)、《历代帝王图》(阎立本)、《捣练图》(张萱)、《崖曲醉吟图》(关仝)、《五色鹦鹉图》(赵佶)、《湖庄清夏图》(赵令穰)、《九龙图)》(陈容)等中国绘画史上的赫赫名迹。《历代帝王图》即为其一。此件作品,具有阎立本绘画独特鲜明的艺术特色,在传世阎立本(传)绘画作品中,不啻为屈指可数的精品之一。

历代帝王图 (局部)陈宣帝 陈顼

全图共写从西汉至隋十三位皇帝:汉昭帝刘弗陵、汉光武帝刘秀、魏文帝曹丕、蜀主刘备、吴主孙权、晋武帝司马炎、陈文帝陈菁、陈废帝陈伯宗、陈宣帝陈顼、陈后主陈叔宝、北周武帝宇文邕、隋文帝杨坚、隋炀帝杨广。历经内府和个人收藏,清末落入梁鸿志之手,流入海外,辗转而人波土顿美术馆。

历代帝王图 (局部)吴主 孙权

陈宣帝最早,为唐人手笔,余则稍晚。历经宋杨褒、周必大家族,南宋内府,元内府,清李梅公、蔡世松、林寿图等先后收藏。孙承洛《庚子消夏记》、吴修《青霞馆论画绝句》、李思庆《爱吾庐书画记》著录。全幅图卷着力刻画十三位帝王的相貌表情,由之体现其内在的精神世界,揭示出人物的内心世界和性格特征,并配以简短的说明以指明其政治作为。那些开朝建国在政治上有所建树的君主,往往气宇轩昂,富有王者气度,其伟丽凤范让人肃然起敬。而些亡国之君或昏庸之主,则呈现出委琐、庸鄙之态, 给以鲜明的批判。全图所绘十三位帝王神情毕肖,或坐于辇床之上处理国事,神情端庄严肃,或凝然挺思,或作欲语状,透露出威严神态。以连环画的形式将十三位帝王的形象依次展现于同-画卷 之中,使人很 自然地联想到历史上的盛衰沉浮,对历代帝王的是非功过一目了然,起到了很好的警诫作用。当初帝王观赏此画时,定会有深刻的感触。

历代帝王图 (局部)晋武帝 司马炎

此件作品人物造型清秀,衣纹纤细挺然,显然保留了六朝秀骨清像的造型特点。沿衣纹线以淡墨略作渲染,突出衣服的褶皱,是六朝人的方法,而作者有时在一些地方以朱砂沿衣纹线由深到浅晕染,已是在六朝基础上的创造,藉以增强绘画的装饰气氛,而不仅仅是从衣纹造型出发来处理画面。虽然作品有不少六朝人气息,但亦有非常明确的初唐气象。比如陈文帝、陈废帝身旁的仕女形象开始有意i识夸大女性柔媚的特点,或站立环视,或意的化实,神情举止与六明有很大的不同。衣用的处理,则多突的外体的困绑,下半部则是唐 人写像的显著造型。陈后主身后的得队、拱手凝立在后主身后,所有衣纹线一齐飘向后主, 而后主则以手作欲拂面状,衣纹线向身后倾斜,与侍臣前倾的衣纹形成呼应,形成内敛状,好似外来的某种力将其挤压。陈后主作不胜相任之状,折射出了这位庸主的无能。侍臣的下垂衣袖及飘拂的衣裙已然可见“吴带当风”的前兆。

历代帝王图 (局部)蜀主 刘备

据《画史》记载,阎立本的作品笔力道劲硬爽,乃是坚实的铁线描法。观此作品衣纹线虽坚挺而实纤细,用线极有宋人的特点,人物造型准确,也没有初唐的稚拙感,显然是宋朝画院画工的摹本,其摹制下限可推至南宋末年。衣纹线已具备了高度的概括性和有意识追求的装饰性,由之形成的美感已非六朝及唐人的气息,但基本上仍保持了隋唐时期的某些精神特征。这是北宋以来仿古倾向的影响,试图保留古意而融入新的审美规范,同时不乏有唐代遗留画风的自然承递。元代赵孟频远追晋唐,作画有唐人之致而无其纤,有宋人之能而无其犷,从此幅作品可以看出赵孟频复古之风的提出,早在两宋时代,尤其南宋,在实践上已开始了自觉的有意识的追求,并取得了相当的成功。

历代帝王图 (局部)隋文帝 杨坚

此件作品用色并不多,以勾勒线条见长,在不违背线条的充分表现力的情况下以简单的几种色来加以敷设,虽色彩较少,但神完气足,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以赭石、朱砂、白粉和花青等几种颜色为主,施以不同的地方,借以烘托气氛和表现人物的性格特点。朱砂往往在人物衣纹褶皱处和所坐辇、床以及衣服上出现,既显得热烈而又有某种温暖的气氛,但并不给人杂乱和不和谐之感,辇、床的某些部位,人物头发、胡须、衣领边沿及袖口或者衣服及鞋履部分,皆以黑色的淡墨渲染,既显沉静、古雅,又与朱砂的红色形成对比,透出一股高古、 雅静之气。这也许是赵孟频所一再 赞叹的晋康气韵,他始终对宋人线条的纤巧和唐人的疏多不满意而力争合唐宋之长而另创新风,此幅《历代帝王图》所包含的创作倾向也许暗示了元以后人物画的必然走向。

历代帝王图 (局部)陈文帝 陈蒨

总之,从此件作品所呈现的风格看,既有六朝秀骨清像的特点,又含有初唐的稚拙感,清瘦之中含有丰满的风度气韵,则明显是宋人的风格特点。如人物刻画,尤其某些侍从人员形象已具有非常明显的宋人风神了。从其诸种风格的杂糅上判断,可以定为宋人的摹本,而从其关注情节性描述上看,下限则应在南宋,为南宋宫廷画院待诏根据阎立本本或北宋摹本所摹。线条的纤巧、细腻,已无阎立本劲挺如屈铁盘丝的感觉,当视为宋人同类题材的摹本。

历代帝王图 (局部)陈废帝 陈伯宗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