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女史箴图》

0
3562
晋 · 顾恺之 · 女史箴图 (局部)绢本 设色 纵24.8cmX 横348.2cm 英国 大英博物馆藏

顾恺之(约345——409,一作348——409)

东晋画家。晋陵无锡人。字长康,小字虎头,曾任参军、散骑常侍等职。顾恺之多才艺,尤工丹青,师法曹不兴、卫协画风,一变汉魏古拙的绘画样式,发展出了典型的“密体”绘画格调,成为六朝人物画和山水画的重要代表。顾恺之作画用笔细劲流畅,张彦远谓其“紧劲联绵,循环超忽。调格逸易,风趋电疾,意存笔先”,在人物画中首创“春蚕吐丝描”,对后世影响很大,“卿画自生人以来未有”。顾恺之本人手绘的真迹今天已无存,流传下来的《女史箴图》、《洛神赋图》等,也都是宋人的摹本,从中可见顾恺之洒脱飘逸的绘画神韵。顾恺之有《画论》、《魏晋胜流画赞》、《画云台山记》传世,藉此可见其绘画主张,“以形写神”、“迁想妙得”都是顾恺之著名的绘画论断,其绘画理论对后世绘画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女史箴图 (局部)

《女史箴图》是东晋著名画家顾恺之的作品。此图依据西晋张华《女史箴》一文而作,是意在规劝教育宫廷中妇女的道德箴言,各段画面形象地揭示了箴文的含义,故称《女史箴图》。此图最早著录见于宋代的《宣和画谱》,为顾恺之目前存世重要的绘画摹本之一。

女史为古代宫延中侍奉皇后左右、专门记载言行和制定宫廷中嫔妃应遵守制度的女官。《女史箴》 是教导宫中女官如何端正生活规范的教科书,它的出现来源于对晋惠帝皇后贾南风的讽喻和劝诚。贾南风对国家政事一再干预,使西晋处于动荡不安之中,“八王之乱”后,贾南风更是彻底地掌握了政权。晋惠帝皇后贾南风的暴戾和专制天下及废黜太子等一系列施政措施引起了司马氏宗室诸王的强烈不满和反对。西晋著名文学家张华作的《女史箴》用韵文形式,以女史的口气写了官廷规箴,对其进行讽喻和规劝。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即是以这篇文章为题材,进行了《女史箴图》的创作。

女史箴图 (局部)

此为第四段,作二姬相坐妆容临镜梳妆情状,一女在后揎袖为其拢鬟。人物形象幽静文雅。插题箴文“人咸知修其容,莫知饰其性”。

《女史箴》原文共十二节,《女史箴图》卷亦分十二段,前三段已佚,尚存九段。九段内容据各段空隙所书箴文,依次为:“冯媛当熊”“班姬辞辇”“世事盛衰”“修容饰性”“同衾以疑”“微言荣辱”“专宠渎欢”“静恭自思”“女史司箴”。其中最有名的两个故事当属“冯媛当熊”“班姬辞辇”。现存第一段“玄熊攀槛、冯媛趋进”应为第四段,描绘冯媛以身阻熊、护卫汉元帝故事;第二段作汉成帝班婕妤辞辇故事,插题箴文“班婕有辞……防微虑远”;第三段作冈峦重叠,人物射猎于山峒,插题箴文“道罔隆而不杀……替若骇机”,第四段作两女相对妆容,插题箴文“人咸知修其容,莫知饰其性”;第五段作床帏间夫妇相背,男子揭帏作仓猝而起状,插题箴文“出其言善……同衾以疑”;第六段作夫妇并坐,妾侍围坐,群婴罗膝,插题箴文是“夫言如微”至“则繁尔类”;第七段作男女二人相向对立,男子对女子举手做相拒之势,插题箴文“欢不可以渎,宠不可以专……实此之由”;第八段作一妃端坐,插题箴文是“静恭自思,荣显所期”;第九段作一女史端立,执笔而书,前有两姬相伴而行,相顾而语,插题箴文是“女史司箴,敢告庶姬”。

女史箴图 (局部)

此为第七段,作男女二人相向对立,男子对女子举手做相拒之势。女子本极兴奋,闻言而止,作拊膺自问状。插题箴文欢不可以读,宠不可以专……实此之由”。

《女史箴图》成功地塑造了不同身份的宫廷妇女形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作者所处时代的妇女生活情景。

《女史箴图》在结构与空间处理上,都已经非常成熟。画面每一段都相对独立,且又前后照应。在空间处理上已注意到人物的前后、远近之别。人物身材大小的处理原则基本上是按主要人物、尊贵人物大而次要人物、卑微人物小的原则,显得稚拙而饶有古意,体现了早期人物画的风貌。主题人物的塑造,也都能根据不同的内容,赋予各种不同的动作,人物的动态神情呼之欲出。通过动作和表情的变化来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无疑将两汉以来的人物画创作水平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女史箴图》在山水与人物关系的空间处理上,也开始有所注意,但山水作为人物画的背景,人大于山,山石只勾以细轮廓线而无皴擦,表现得也较为明显,树小而作夹叶,亦反映了早期山水画稚拙的面貌。

女史箴图(局部)

此为第九段作一女史端立,执笔欲书状,前有两始相伴相顾笑语而来,似在看女史而引起注意,插题箴文是“女史司歲,敢告庶姬”。所做衣纹线如“春蚕浮空,流水行地”如春蚕吐丝般的高古游丝描法表现出了宽袍大袖的丝绸质感,并交女性裙带飘舞的状态微妙地传达出来。

《女史箴图》用笔也充分体现出顾恺之“ 春蚕浮空,流水行地”的绘画特征,如春蚕吐丝般的游丝描法表现出了宽袍大袖的丝绸质感,并将女性裙带飘舞的特色微妙地传达出来,勾取人物的面容,尤能细处求工,这都充分体现出作者高度驾驭线描的能力。用笔的精细绵密、稳定匀细,以繁密无际的密体绘画格调来塑造人物形象、创立审美新观念,在《女史箴图》中也能感受到这一典型的绘画特征。连绵不断、悠缓自然的具有节奏感的线条贯穿画面,使人物画长卷形成整体感,前后一贯,其特有的用笔显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女史箴图 (局部)

顾恺之《女史箴图》原作早已失传,《女史箴图》 现有两个摹本,其中之一即为此件作品。此图钤有北宋宣和内府,南宋绍兴内府、贾似道,金章宗,明安国、项元汴、张则之,清梁清标、笪重光等鉴藏印;《大观录》、安岐《墨缘汇观》、《石渠宝笈初编》中,为一流传有绪的著名绘画藏品之一。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此本《女史箴图》被英军大尉基勇松从圆明园盗往英国,现被收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