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步辇图》— — 驰誉丹青

0
8

唐 · 阎立本 · 步辇图 (局部) 卷  绢本 设色  纵38.5cm x 129.6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阎立本(约601前后—673)

唐代画家。雍州万年人。隋代画家阎毗之子,阎立德之弟,曾任工部尚书、右相、中书令,封博陵县公。绘画师法张僧繇、郑法士、杨契丹、展子虔及其父阎毗,擅长道释、人物、山水。绘画明朗洗练,笔力圆劲雄浑,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其画风的确立,标志唐代绘画新风格的确立。

阎立本是唐代初期最富盛名的画家之一,作画题材非常广泛,尤善人物肖像创作,当时就已经有“六法皆备”、“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誉丹青”的评价,对他的绘画艺术有深刻的印象。《步辇图》即是以贞观十五年(641年)吐蕃首领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联姻历史事件为题材创作而成的群体肖像人物画作品,描绘了唐太宗接见迎娶文成公主吐蕃使臣禄东赞的情形。阎立本当时供职朝廷,很有可能亲自目击了这一次会见,作为目击者,通过画面真实地反映了这一特定历史事件。

松赞干布是吐蕃第三十二世赞普,在位期间开创了统的吐蕃王朝。634年,松赞干布派使者向唐求婚联姻,638年, 又派使者人唐求婚,同时率20万军队进攻松州(今四川松藩),被唐军击退。松赞干布认识到必须与唐修好,方能相安。于是在640年再次派大相禄东赞出使长安。唐太宗亦意识到吐蕃对唐朝西部边境安定的重要意义,答应了吐蕃的通婚要求,决定将宗室女文成公主下嫁松赞干布。641年,松赞干布派遣禄东赞来长安迎接文成公主,唐太宗派礼部尚书江夏王李道宗陪同文成公主人藏。此图即是以唐太宗接见松赞干布使者禄东赞这一历史事件而绘制的人物画作品。

步辇图 (局部)

唐太宗面目俊朗,目光深邃,身躯微微前倾,若有所思.端肃平和、蔼然可亲、庄重肃穆的神情跃然纸上。

图卷右半部作唐太宗端坐于步辇之中,在随侍、抬辇、张扇宫女的簇拥下缓缓前行情形。唐太宗不仅是右半部绘画的中心所在,也是全画的重心所在,画中唐太宗面目俊朗,目光深邃,身躯微微前倾,若有所思,将即将与使臣对话的特定的瞬间情形再现出来,端肃平和、蔼然可亲、庄重肃穆的神情也跃然纸上,展露出了一代君王的精神情怀和风范仪度。围绕在唐太宗周围的宫女们则各司其职,她们或执扇或抬辇,或侧或正、或趋或行,从不同的角度展现出宫女们的优美姿态和容颜,曲眉丰颊,神采入生,使画面严整凝肃的精神氛围为之一变,增添了一丝欢快、流畅、轻松的精神氛围。

步辇图 (局部)

唐太宗端坐于步辇之中,在随侍、抬辇、张扇宫女的簇拥下缓缓前行。唐太宗周围的宫女们或执扇或抬辇,或侧或正、或趋或行, 姿态优美,神采如生。前面朱衣执笏者为典礼官,引领吐蕃使者等待召见。所用铁线描法,表现技巧相当纯熟.衣纹器物的勾勒,墨线圆转流畅,坚韧有力。

画面左半部分人物较为稀落、疏松,仅有三人,前面朱衣执笏者为典礼官,中着平顶小帽、穿窄袖长袍者为吐蕃大臣禄东赞,后穿白袍者为通译。禄东赞恭谨侍立,在典礼官的引导下,正等待唐太宗的垂询、召见,给人以诚挚谦恭、持重有礼之感。禄东赞是画幅中仅次于唐太宗的重要角色,作者不惜笔墨,对其作了深入的刻划,不仅将其服饰和衣服花纹细细描绘出来,亦将额上皱纹也描绘出来,眼睛明亮有神,饱经风霜、风尘仆仆、远道而来而又朴实的边地少数民族头人的形象栩栩如生地在画面中表现出来。

步辇图 (局部)

典礼官在前作引导。在典礼官的引导下,禄东赞随后恭谨侍立,正等待唐太宗的召见。画家不惜笔墨将其服饰和衣服花纹细细描绘出来,亦将额上皱纹也描绘出来,眼睛明亮有神,饱经风霜、风尘仆仆、远道而来而又朴实的边地少数民族重要大臣的形象栩栩如生地在画面中表现出来。

此图构图右密左疏,呈现出由紧密而渐趋疏朗的特点,使画面呈现出有节奏的节奏。所用铁线描法,表现技巧也相当纯熟,衣纹器物的勾勒,墨线圆转流畅,坚韧有力。图像局部则稍作晕染,如人物所著靴筒的折皱等处,富于立体感;全图设色浓重淳净,大面积红绿色块交错安排,亦给人以富丽和谐之感。作为六朝至中唐之间人物画的过渡地带,阎立本的《步辇图》具有承上启下的重要意义,从六朝人的“迹简、意淡、雅正”的格调向“细致、精密、臻丽”画风的转变,“涣烂而求备”,从兹图上可见一斑。此图一说为宋摹本,但摹绘较精,仍不失原作之真。幅上中央上方有宋高宗赵构楷书“步辇图”三字,并盖有印记。左方有唐李道志、李德裕篆文题名,并有太和七年十一月十日重装背时题记两行及章友直小篆书禄东赞入唐求婚本事,为一流传有序的历代名迹,时代当不晚于南宋早期。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