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游春图》—— 细秀沉稳  碧丽堂皇

0
8
游春图  卷 绢本 设色 纵43cm x 横80.5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展子虔(550——618,一说约 531——604前后)

六朝晚期、隋代画家。渤海人(今山东阳信县南)。一生经历北齐、北周、隋三个朝代,在隋为朝散大夫、帐内都督。工画人物、鞍马、楼台、山水。唐代有“顾、陆、董、展”之称,又与郑法士同称“展、郑”,有“唐画之祖”之说,“描法甚细,随以色晕开,人物面部神采如生,意度具足,足可为唐画之祖”(《画鉴》)。人物、山水笔调甚为细密,在唐代影响颇大。曾在洛阳、长安、江都、浙西各寺院画了许多寺壁。展子虔金碧山水画法为唐代李思训、李昭道父子所继承,“始开青绿山水之源”、“始开李将军一派”,为我国青绿山水画的重要先驱,车马画亦其所长。

游春图(局部)

东晋以来,山水画从人物画中逐步独立出来,陆续发展为单独的一个绘画种类。到了南北朝晚期、隋代和唐初,则是我国青绿山水画步如成熟并获得重大发展的历史时期。“足可为唐画之祖”、“始开青绿山水之源”的展子虔即是这一时期最为重要的青绿山水画家,所作《游春图》,即是他目前存世极为重要的青绿山水画作品。

游春图(局部)

《游春图》描绘春光明媚,士人在野外踏青、郊游的情形。画面以山川为主,或乘舫船游行于水面之上,或站于水岸向远处眺望,或于丛林中乘马前行,或于山寺庙宇中徘徊。白云缭绕山间,向天际伸展,人马在丛林、桥头、水波间出现,给人以祥和安宁、春意盎然之感,悠闲欢快游赏春日的景色在画面上呈现出来。

游春图(局部)

此图无论山水空间塑造、用笔、用色,仍然带有早期山水画的古拙特色,但从整体上看则标志着青绿山水画艺术已经进入成熟的发展时期,尤其在山水空间的塑造和细密精致绘画风格的形成上,脱离了两汉以来绘画原始稚拙的状况,为后来青绿山水画的进一步推进,奠定了基础。此件作品注重网格状水纹的排列,山石勾勒与水纹描法没有太大的区别,树叶用大笔点染,不多细分,这是早期山水画最为典型的特点之一。

但山坡、岸石、桥梁、屋宇的安置,则非常符合人们的透视、审美习惯,已经没有早期“水不容泛、人大于山”等早期山水画所呈现出来的绘画面貌,远处的树木与近处树木的描绘,也有了远近视野范围内不同的透视变化。作者对于山川物象的把握,已经具有相当熟练的绘画创作手法来加以创造性的发挥、表达了。

游春图(局部)

《游春图》的用笔,亦继承了六朝以来细劲清远的特色,线条勾勒劲整有力,人马虽小如豆粒,但一丝不苟,形态毕现。绘制山石则有勾无皴,在行笔上出现轻重、粗细、顿挫的变化,整体上亦呈现出工整细劲的特色。作者在用色上,则以厚重的色彩敷染,以青绿为主调,间以红白诸色,进行色彩的运用,细秀沉稳,给人以雅致清远之感,诸色于和谐中寓变化,已经呈现出非常熟练的青绿山水画用色特色了,如《墨缘汇观》所说:“山峦树石皆勾无皴,惟渲染山头小树色,以花青作大点如苔,真六朝人笔,始开李将军一派”,对于其特有的用笔、用色,给予高度总结概括。

游春图(局部)

此件作品山水重着青绿,山脚用泥金,山上小树以赭石些干,以水藩靛横点叶,人物用粉点成后,加重色于上而分衣折,作者在设色上注意色彩的合理运用和对比,根据不同的物象敷施相应的颜色,在设色上确实是一个重大的变化和进步,为青绿山水画的独立发展在技法上踏出了有力的一步。

游春图(局部)

《游春图》由于时代的久远,未必即为展子虔的原作。但以展子虔的《游春图》为底本进行创制,保留了其绘画原貌应该无疑,其上限不高于晚唐,或为北宋时期的摹本。赵佶沿用传说旧名,将此本题为《展子虔游春图》。

此本在山水树石画法上,较多地保存了底本画貌,但由于尺寸太小,底本稍有损坏或模糊难辨,复制时亦做了补充加工,因而掺入了晚唐至北宋的一些绘画风格特点。此画北宋时曾收入内府,宋末元初周密《云烟过眼录》中提到这幅画说:“展子虔《游春图》,徽宗题,一片上凡十余人。亦归之张子有”、“展子虔《游春图》,今归曹和尚。或以为不真。”元代又为鲁国大长公主所藏,有冯子振等人题诗,明代归入严嵩之手,《钤山堂书画记》中有其著录,清时经梁清标、安歧之手进入宫廷收藏,是一幅流传有绪的绘画名迹。

游春图(局部)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