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职贡图》—— 瞻其容貌  以闻风俗

0
8
南朝梁 · 萧绎 · 职贡图 (局部)

卷 绢本 设色 纵25cm x 横198cm   中国历史博物馆藏

萧绎(508年——554年)

南朝梁画家。南兰陵(今江苏武进)人。武帝萧衍第七子,梁简文帝萧纲之弟。继位为梁元帝,字世诚,盲一目,少聪颖,好读书,博学善画,善绘佛面、鹿鹤及景物写生,尤擅肖像。

萧绎所处的时代,是我国南北朝长期对峙的时期,也是中外文化交流、民族大融合的特定历史时期。由于中原地区大量士族南迁和朝廷的文艺政策,使长江流域获得进一步空前的开发,使江南成为中国的文化中心,即使在国际上也成为最为重要的国际文化中心之一。日本著名考古学家吉田怜说,“从文化上来说,6世纪的南朝宛如君临东亚世界的太阳,围绕着它的北朝、高句丽、百济、新罗、日本等周围各国,都不过是大大小小的行星,像接受阳光似的吸取从南朝放射出来的卓越的文化”,充分意识到南朝文化对东亚地区乃至世界文化发展的影响。萧绎所绘《职供图》,即是此一时期南朝与周边地区及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的一个缩写和象征。

职贡图 (局部)滑国国使

在古代中国,职贡图用来记载少数民族进贡的情形,亦即外国及中国境内的少数民族向朝廷进贡的纪实图画。萧绎的《职贡图》为现存最早的职贡图,创作于526年—539年间。萧绎是梁武帝的第七子,当时南朝与各国友好相处,来朝贡的使臣不绝于途,而作为皇子的萧绎则有机会见到这些平常人不能看到的盛大景象。所以才有这一《职供图》的问世。

职贡图 (局部)波斯国使

萧绎《职贡图》原作约成画于梁武帝时,原图共三十五国使,现存此图为残卷,描绘了12位使者朝贡时的形象,依次为滑国、波斯、百济、龟兹、倭国、狼牙修、邓至、周古柯、呵跋檀、胡密丹、自题、末国的使者。画面中,使臣着各式民族服装,拱手而立。从使臣们风尘仆仆的脸上,可以看出各国使臣来到南朝朝廷朝进时既严肃又幸喜的表情,同时也传达出不同地域和民族使者的不同面貌和精神气质。每一位使者背后,亦有一段叙述其国家方位、山川、风土以及历来朝贡情况的题记。萧绎还专门为这幅《职贡图》作了序言,说明了创作《职贡图》的动机,他说:“臣以不佞,推毂上游,夷歌成章,胡人遥集……瞻其容貌,讯其风俗,如有来朝京辇,不涉汉南,别加访采,以广闻见,名为职贡图云尔。”此件《职供图》又名《番客入朝图》或《王会图》,(旧题阎立本,北宋摹本),真实展现了南北朝时期国家间友好往来的繁盛场面。

职贡图 (局部)左为龟兹国使

萧绎《职贡图》人物形象的创制,仍然承袭着魏晋以来富有装饰而谨严的风格特色,突出人物的外形特征,注重人物的肖似为主,同时兼顾人物内在思想状态、精神气韵的表现。画中人物线条用笔简练遒劲,以高古游丝描为主,并有用笔的顿挫、粗细变化。衣纹构线,疏落有致,已见疏体画风的影响。这显然是顾恺之以来密体画风出现后的又一新的变化,虽然这一画风的重要代表、比萧绎稍早的前辈画家张僧繇的绘画作品已经不存,见不到他的典型的疏体绘画的艺术风貌,但从萧绎《职贡图》摹本的用笔、人物构线上,则可以约略认识到这一绘画风格特色,见到创始于萧梁时代的这一新绘画风格特色。萧绎《职贡图》用色不多加渲染,而是分层次加以晕染,点到即止,率意洒脱,因而显得明朗洗练,亦有力地映衬出线条的表现力。

职贡图 (局部)左为倭国国使

《职贡图》为萧绎做荆州刺史时所作,549年(太清三年),侯景乱军攻陷建康(今江苏南京市),萧绎继位后,这件作品一直跟随他到了江陵。555年,西魏军攻破江陵,萧绎被杀。在死之前,萧绎把宫廷所藏的名画及各种典籍二十四万卷全部焚毁,西魏兵士从灰烬中救出的四千轴残卷中就包括后来流传下来的仅剩下十二个国使臣的《职贡图》。追思此卷,确实使人具有无限的感慨之情。

职贡图 (局部)狼牙修国使
职贡图 (局部)周古柯国使

萧绎现存《职贡图》描绘了12位使者朝贡时的形象,依次为滑国、波斯、百济、龟兹、倭国、狼牙修、邓至、周古柯、呵跋檀、胡密丹、自题、末国的使者。人物形象的创制,仍承袭着魏晋富于装饰而谨严的风格特色,注重人物的肖似,同时兼顾人物思想状态、精神气韵的表现。画中人物线条用笔简练遒劲,以高古游丝描为主,并有用笔的顿挫、粗细变化。

职贡图 (局部)

从左至右分绘末国国使、自题国使形象。各国使臣面容严谨、肃穆, 人物形象具有不同地域和不同民族的外部面貌特征和精神气质。用笔简练遒劲,衣纹构线以高古游丝描为主.并有用笔的顿挫、粗细变化,已见疏体画风的影响。用色不多加渲染,而是分层次加以晕染,点到即止,极见率意酒脱、明朗洗练之美。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