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

0
19530
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 · 汉 佚名 帛设色 纵205cm  上部横92cm  下部横47.7cm  湖南省博物馆藏

《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1972年出土于湖南省长沙市东郊东屯渡乡(今芙蓉区马王堆街道),是马王堆汉墓众多的随葬品之一,为目前所发现最为精美的一幅非衣帛画作品,曾经在考古、文物、艺术、文学、历史、神话、民族、民俗学领域引起巨大震动。《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作为西汉初期的一件绘画精品,非常全面、真实地反映出西汉初年的绘画面貌和精神状态,是楚文化思想观念在图像中的集中反映。由于这一件非衣帛画出现在王侯级别的墓葬中,无论就其绘制内容的丰富、深邃程度还是绘画艺术成就,显然远远高于《人物龙凤图》和《人物御龙图》。

此件帛画覆盖在一号 辛追墓的内棺上,分上、中、下三部分内容,分别表现了阴间天上、人间与地下的生活场景,是西汉初期人们世界观的反映,其中留存了远古神话观念的残余。非衣上层部分主要描绘阴间天国的内容,面积约占全部帛画的二分之一。此层绘有日月、扶桑、蟾蜍、玉免等天国物象,象征阴间天国。中间则作烛龙(蛇身人首,主宰日月九阴),踞坐中央,主宰阴间天国,《山海经·大荒北经》记载:

西北海之外,赤水之北,有章尾山。有神,人面 蛇身而赤,直目正乘,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 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是烛九阴,是谓烛龙。

又《山海经·海外北经》说:

钟山之神,名曰烛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身长 千里。在无启之东,其为物,人面,蛇身,赤 色,居钟山下。

该书认为烛龙是红色、身长千里、具有无限威力、主宰九阴的大神。非衣上层中部所绘日月之间的红身人首之神应为烛龙。

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局部)

非衣上层右半部枝条中又绘八个朱红色小太阳散落其间,连同上面有三足乌的太阳,共为九个太阳。由之推断,当与后羿射日故事有关,后羿射落的九日魂魄,存在于阴间的天国之中,继续着它们应负的职责。这在一些古典文献的记载中也反映出来:

禹南至九阳之山。        (《吕氏春秋》) 

沆瀣当餐,九阳代烛。        (《后汉书 · 仲长统传》)

朝濯发于汤谷兮,夕晞余身兮九阳。        (《楚辞 · 远游》)

九阳之山是九日的栖息地,代替烛光照亮了黑暗世界。后羿射落的九个太阳应该当值于阴间的天国世界,这幅非衣帛画鲜明地表现出了这一神话内容。左半部新月下作一女子奔腾飞翔,当为墓主人魂魄升天的写照。

非衣帛画中间部分,为墓主人阴间生活场景,左右各绘一青色、红色应龙(升龙)升腾飞翔,并交穿于玉璧,龙首张口吐舌、相背而上。由之分立出祭祀和升天两部分内容。升天部分为应龙抬升的平台,墓主人在侍女、男仆的陪侍下,正缓缓升天而去。平台下斜置的方柱两侧为赤色的斑豹,象征天国的“虎豹九关”。顶部与天阙相连处,夜神鸱鸮正展翅飞来,亦寓意为阴间的象征。升天图下为祭祀图像,帷帐随升腾的气流不断摆动,上面栖息着人首鸟身的神衹。巨人禺疆正手托大地,站立在鲸背之上,一赤蛇缭绕于龙尾之间,张嘴侧望禺疆。祭台上,七名男子正拱手默哀,身后侧摆设祭案,陈设祭祀用品。

《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绘制的内容非常丰富,日月、 龙蛇、人、神、龟、星云,树木、帷帐、器皿等,都有所绘制,尤其图像中的上古神话题材的内容,对于研究西汉初期的思想观念和民族、民俗文化无疑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无论在构图、布局上都相当准确、精美,天上、人间、地下空间的分割、组合、穿插,极为和谐匀称,富有变化。各色物象的塑造既注重对称、均衡布局,又体现出一定的变化, 或疏或密,或动或静,物象安排或孤立或连续续……无不根据空间的变化做出相应的调整、组合,从而使画面空间出现连续的有规律的变化,营造出了动荡流动的精神气势。尤其通过人物造型的一系列处理,使西面空间更富于深邃丰富的变化。神、人、兽互为关关盘曲缘绕,天上、人间、地下彼此联络呼应,给人以瑰奇维异、浪漫奔放之感。

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局部)

《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帛画》在用笔上以细劲工整见特色,无论长线还是短线、圆线还是曲线、直线,无不挺劲流畅、细劲工整,精力内敛、干净利落,呈现出精秀流丽的审美格调。但在细劲、工整、严谨的整体用笔格调中也见丰富微妙的变化,如人物的面部和衣冠,用笔就更为精细、准确些,而帷帐、云纹以及富有装饰性的物象、器物的纹线等,则较为粗犷、豪放,颇有率意、洒脱的笔调,这使细劲、工整、严谨的用笔更见写意精神,将精细的用笔与粗放、严谨和洒脱的笔调有机地统一起来, 线条更富有变化,不显纤细、刻板和僵硬。画面布色也很见特色,画幅整体以深暗的暖色为底色,而穿插使用丹朱、白粉、石青等色,尤其朱红色的使用,给人以沉厚、瑰奇、斑斓、亮丽之美,浓郁、奔放、浪漫、诡秘而雄秀的精神氛围扑面而来,不能不让人惊叹无名画工出色、精湛的用色造型能力。

无名画工在人物、物象造型以及用笔、布色上所体现出来的一线不苟的精细。工整和严谨,亦使此件非衣帛画流露出精秀严整、瑰丽雄奇的精神情调,不愧为非衣帛画中的上乘之选。

来源《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