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二祖调心图 》

0
17692
二祖调心图 五代宋初  石恪 纸本 水墨 各纵 35.5cm x 横63. 1cm 日本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石     恪   (生卒年不详)

五代未宋初画家。字子专,成都郫县(今四川郫县)人。性情豪放不羁,滑稽玩世,有口辩。乾德三年(965)至宋都,奉旨画相国寺壁。授以画院之职不就,坚请还蜀。工画佛道、人物、鬼神,始师张南本,笔墨纵逸,不专规矩。人物作品简练夸张,笔势狂放。

石恪是五代宋初画风非常独特的一位画家,他的人物画师法张南本,《画鉴》谓其“惟面部手足用画法,衣纹乃粗笔成之”,以破墨减笔进行衣纹线的处理,自擅逸笔, 甚至不用笔法,简纵狂逸,将疏体人物画在张僧繇、吴道子的基础上继续向前推进,开启了减笔人物画的先河。宋人《宣和画谱》评价他的作品气格新奇高古,“其气韵思致过南本远甚” ,认为他的画成就超过他的必师张南本。元代画家朱德润也认为他的经国“行笔老动,傅色妍丽,犹有唐人遗韵, 故可赏也”(《存复斋文集》卷七)。虽然他行笔不专守规题,但由于共具有的深厚传统根基,其画仍可入鉴赏家心目。后世书画家、坚赏家对石恪的绘面作品显然也有着相当的认同之感,对于注重中国画笔墨、意境为主导的中国画主流思潮来说,这也是极为难得的肯定性判断了。南宋画家牧溪、玉涧等人的减笔作品不被中国画主流所看重,只能“供僧房清玩”,这与对石恪的认识确实有着本质的不同。石恪《二祖调心图》即是其用笔纵逸的破墨减笔人物画作品,以过于夸张的笔墨塑造出了慧可、丰干两位禅宗祖师特有的人物形象和精神特质。

二祖调心图 (局部)

丰干禅师生于温顺如猫的老虎背上,人、虎均微闭双目,似正假寐情形。丰干祥师人物形象邋遢懒散,但又呈现出自信、从容、稳重、清整、肃穆的神情,在看诙谐滑稽的神态中,传达出画中人丰富的内心情感。用笔纵逸狂放,塑造出了丰干祖师特有的精神特质。

作品写慧可、丰干二位祖师调心证禅的情境,表现慧可,丰干二位禅宗祖师在调心证禅过程中呈现出来的精神状态。慧可为禅宗二祖,他在禅宗史上具有祟高的地位,画卷中慧可双足交叉跌坐、以胳膊支撑托腮作思考状,胡须似平多日都没有修理了,衣襟也随意、胡乱地披在身上,给人以不修边幅之感。他双目紧闭,嘴唇似合非合,面目神情非哭非笑,所作人物形象,让人忍俊不禁,但从人物神情中,使观画者可以感受到画中人物内心世界的深沉、丰富将禅境中慧可禅师紧张、绝望、焦虑旷达以及感伤、愉悦而深邃的精神状态洋溢于画面之上。画面中呈现出来的这一特有的精神意向,对于禅宗僧众以及信佛的信士来说,所引起的震撼、惊讶、疑虑、不安、痛苦、安详、宁静的情感体验是不言而喻的。另一幅画作丰干禅师坐于温驯如猫的老虎背上,人、 虎均微闭双目,似正假寐情形。所作丰干禅师人物形象邋遢懒散,一副万事不关心的神情,但从人物的自信、从容、稳重以及微微透露出的清整、肃穆的神态上看,丰干的内心确实又有着无限的大千世界,游戏人生而不离弃人生,怜悯众生而超越众生,在看似诙谐滑稽的神态中,传达出画中人丰高的内心情感。通过破墨减笔技法的高度概括,塑造出如此的人物形象,石恪的作品不愧为五代宋初减笔人物画的经典之作。

二祖调心图 (局部)

慧可祖师双足交叉趺坐、以胳膊支肘托腮作思考状,胡须似乎多日都没有修理了,上身半裸,衣襟随意、胡乱地披在身上。双目紧闭,嘴唇似合非合,面目神情非哭非笑,从人物神情中呈现出画中人内心世界的深沉、丰富,使禅境中慧可禅师的紧张、绝望、焦虑、旷达以及感伤、愉悦而深邃的精神状态跃然于画面之上。

石恪是一位具有广泛文化修养的画家,黄休复《益州名画录》说他“博综偶学,志唯好画。攻古体人物,学张南本笔法”,因其渊博的儒学素养及爱好绘画的天赋和志向,使石恪走向了变法自创的道路。通过特有的用笔和立意来塑道人物形象,直抒胸臆,表达出自己的喜怒哀乐。主观的情境、客观的物象似乎在画家笔下互生互灭,成为自我的空无之相,按照吕凤子先生的说法,这是无相主义有绘画的鲜明特征之一。晓唐以来,禅紫所标榜的“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思想宗旨, 在中国国内部产生了重大的变革,这就是吕凤子于概括出来的“无相主义宗”绘画:“颇取释氏空无相说,承认一切心象物象尽是变幻无常的非实在的幻象, 承认画是作者悟彻虚妄、一任幻趣自由的表白,是无相之相适然的显现,我们便可以叫这一宗做无相主义宗。”吕凤子认为“无相主义宗”是和自然主义宗、教化主义宗相并立的另行独立的绘画流派,唐代的王洽、张璪,五代的石恪,南宋的梁楷都是这一类绘画流派的画家, 石恪无疑是这一类绘画最为重要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们变佛教思想的深刻影响,离开自然主义宗而别创一宗,纵笔破墨,多作戏笔,推动“逸格”绘画的出现,以极为简练的笔法概括出具有深刻内容的艺术形象。从石恪《二祖调心图》笔墨中,完全可以感受到这一创作倾向,感受到具有“无相主义宗”以及“神宗画” 的某些绘画特征。《二祖调心图》 的破墨减笔人物画创作方法的使用,显示出了石恪绘画特有的精神风貌。慧可、丰干人物衣纹用笔散乱率意,粗犷有力,意思简当而内蕴丰富,毫无拖泥带水之感,不能不让人惊叹他高度概括、把握物象的能力。笔墨纵逸的用笔特色在这一件作品中被充分体现出来,体现出了“无相主义宗”绘画所具备的特有审美风神。

此件作品上有作者题款“乾德改元八月八日,西蜀石恪写《二祖调心图》”:乾德元年为963年,后蜀主孟昶尚称帝,当用广政年号,此件作品是否为石恪作品,当可存疑。但从粗笔行笔的风格及作品表现出来的绘画特色来看,对于领会、了解石格的绘画艺术特色具有重大的参考价值和意义。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