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五牛图》

0
25310
五牛图 (局部)唐 韩滉 卷 麻纸本 设色 纵20.8cm x 横139.8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深色黄牛 在荆棘丛旁经过,作俯首吃草状。勾勒牛体形状,造型准确生动,极有厚重沉稳之感,用笔古拙坚凝。

以牛入画是中国古代绘画的传统题材之一。《五牛图》是唐代著名画家韩晃畜牛作品的传世孤本,也是为数寥寥的几件唐代纸绢绘画真迹之一。不仅如此,此图也是我国目前所知存世纸绢画中最早专门表现畜牛题材的作品。《五牛图》作为韩湿留存下来的最为传神的畜牛题材作品,在我国历代同类题材的绘画作品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五牛图》所作五牛神态各异,从左至右一字排开:一牛在俯首吃草,一牛在翘首向前奔驰,一牛在回顾舐舌,一牛在缓步前行,一牛在荆旁蹭痒:它们或行,或立,或俯首,或昂头,各具状貌。整幅画面除最后右侧有一小树外,再没有其他背景点缀。画家直接通过对牛的各自不同的面貌、姿态进行描绘,表现出它们各自不同的性情特点。五头健硕的耕牛在画家笔下被“人格化”了,赋予了崭新的图像意义。郭若虚在《图画见闻志》卷一中说:

画畜兽者,全要停分向背,筋力精神,肉分肥圆,毛骨隐起,仍分诸物所禀动止之性。

五牛图 (局部)

一牛在缓步前行, 向左转首而作倾听状, 嘴中舌头吐出,眼神向右观望,呈现出悠闲安然神态。

认为畜兽画要以表现出绘画对象的筋骨、精神为胜。韩滉抓住了北方黄牛“角短,颈扁,下颌无肉,软皮下垂如旗”的特色进行描绘,突出黄牛强健、有力、沉稳而行动迟缓的特点,将黄牛的精神状态和性情特征在画面上栩栩如生地表现出来,不愧为唐代以畜牛题材名世的典范。作为表现农村“田家风俗”的主要内容,作为风俗画题材的重要内容,《五牛图》 有着特定时代对田园牧歌式农家生活的深情赞颂和回忆。

此图作为手卷式组画,以牛为表现对象。由于没有背景衬托,在构图的安排上确实很费斟酌,要表现得非常具有特色,很不容易。画家在构图处理上通过左右对称的形式,则较为完美地处理了这一问题。他将中间一青牛画成正面形象,使青牛正面形象直接对向观众,视角独特,形成画面的中心,两面各安排两牛,呈对称形状向左右两方延伸,五头牛也可以相互紧密联系起来,五头牛既是单一的个体,相互之间又有着紧密的联系,由之构成了一个非常和谐的统一整体。五头牛虽是平行排列于画面上,但通过它们的昂首、低头、回眸左右顾盼的动态特征,使画面不显得呆板,于彼此呼应联络中而见构图的微妙变化,从而有效地解决了构图呆板的问题,创构出了极为完美的手卷式畜牛组画的构图样式。

五牛图 (局部)

一花牛 在翘首向前奔驰,肌肉丰满,骨骼充实,四肢有力,当为处于盛年期的健硕公牛。

如果没有长期的细致观察和体验,韩混确实很难创造出具有如此神态特点的一组充满生气和活力的作品。所作五牛不仅毛色不同,而且五牛的牛角亦无重复。目光炯炯的眼神,牛口、鼻处的细微绒毛,老公牛粗糙的皮质,牛身体的骨骼转折、筋肉缠裹,都被作者观察得非常细致,在画面上被微妙地表现出来。牛的造型谁确生动,通过对牛身体颜色深浅变化的处理,将牛体的立体感微妙地表现出来。此件作品在用笔上也很有特色,线条粗放凝重,简洁流畅,富有相当的力度,呈现出朴实古拙的绘画格调和笔墨风神。设色亦清淡朴实,平涂渲染法度的使用,使颜色富有丰富的变化,出现了深浅、浓淡的不同层次,颇有独到之处。

五牛图 (局部)

一牛敦厚壮实,肌腱发达,四肢短促,正稳步安然前行。左眼眼神回视,若听呼唤状。

畜牛题材虽然在唐代就已经出现,并且达到很高的成就,但从其发展历程看,直到南宋时期,畜牛题材才达到了高峰,尤其李唐、阎次平等畜牛画家的不断出现,将畜牛题材的绘画创作推进到了精熟的水平。而韩混生活的时代同南宋相比,这一题材显 然处于发轫时期,无论畜牛的造型还是用笔、意境的塑造等,都尚处于初创阶段,风格也接近于古拙、朴素。即使如此,韩溟的《五牛图》也并不失其重要的价值。正因为其处于发轫、初始阶段,才更具有开创的意义。畜牛绘画题材在他确立出来的基础上,才终于在后继画家的努力下,走出了独特的历史发展道路。

《五牛图》无作者款印,上有赵孟顺、孙弘、项元汴、弘历、金农等十四家题记,赵孟频题有“神气磊落、希世名笔”的题跋。图卷印钤“睿思东阁”“绍兴” 等收藏鉴赏印。由此可知《五牛图》在北宋时曾被收入内府,后被赵构、赵孟频、项元汴、宋荦、乾隆收藏。清末八国联军入侵时被掠走,后为吴蘅孙收藏。1958年,大陆以六万元港币从香港购回,入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