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五色鹦鹉图》

0
29080
北宋 赵佶*  卷 绢本 设色 纵53.3cm x 横125cm  美国 波士顿美术馆藏

《五色鹦鹉图》又名《杏花鹦鹉图》,绢本,设色,53.3厘米 x 125厘米。此卷既有图,又有题句和跋,为赵佶的三绝珍品,卷首有清宋荦隶书题款,前段为宋徽宗咏鹦鹉诗一首并序:

五色鹦鹉来自岭表,养之禁御,驯服可爱,飞鸣自适,往来于苑囿间。方中春,繁杏遍开,翔翥其上,雅诧容与,自有一种态度。纵目观之,宛胜图画,因赋是诗焉。

天产乾犀此异禽,遐陬来贡九重深。

体全五色非凡质,惠吐多言更好音。

飞翥似怜毛羽贵,徘徊如饱稻梁心。

缃膺绀趾诚端雅,为赋新篇步武吟。

御制御画并书(仅存“制”“并” 二字及画押)。

五色鹦鹉图  (局部)

杏花正在盛开,颇为饱满热烈。杏树枝条淡墨勾轮廓,疏密有致,杏花以白粉层层渲染,姿态各异,鲜嫩欲滴。

后半部分则画一红颈鹦鹉立于杏枝之上。杏花正在盛开,饱满的杏花在枝头次第开放,热烈浓郁,营造出春意盎然、欢快喜悦的精神氛围。

此图杏树枝条多以淡墨勾勒轮廓,再以极细微多尖锐墨点点苔,枝头嫩绿的叶芽隐隐透出,突出了春天枝条初发生机的柔韧感和树枝坚硬的质地感,枝条安排疏密有致,详略得当。杏花或侧或卧,或正或背,或大或小,或蓓蕾初成,或繁华正开,或团簇,或散落,极尽姿态。画家先以淡墨勾出花瓣、花蕊轮廓,然后再以白粉层层渲染,花萼则略加勾勒,然后以浅绿敷色,层层包裹,更加映衬突出杏花的繁茂、饱满和热烈,花气鲜嫩浓郁,姿态各异,若从绢上跃然生出。

五色鹦鹉图  (局部)

鹦鹉为全幅刻画的重点所在,亦是画家着重关注的对象,画中鹦鹉眼睛大而有神,正炯炯注视眼前繁茂的杏花,似乎为欢快的春天气氛所吸引,呈现出欢愉的表情。眼睛以生漆点之,呼之欲活,确实倍见精彩,也很符合画史有关赵佶花鸟画创作的记载:

尤注意花鸟,点睛多用黑漆,隐然豆许,高出缣素,几欲活动。

(《图绘宝鉴 · 卷三 · 宋》)

五色鹦鹉图  (局部)

鹦鹉羽毛呈五色,黑、灰、红、绿,鲜丽耀日,头呈黑灰色,脖颈呈深红色,翅羽、尾羽呈浅绿色,鲜艳明快的羽毛呈亮色调,为画面增添了温暖的基调。鹦鹉露出一足紧紧抓住杏枝,另一足微露脚爪,当为俯视鹦鹉角度所看到的情形,更突出了鹦鹉站立枝头的别样姿态。鹦鹉足角质鳞片也悄然画出,不同于羽毛及所立杏枝的质感,更见画家观察的精细,让人不由得驻足留意观赏。此作为赵佶精细工丽类型的花鸟画精品,从中可见其过人的才气。

五色鹦鹉图  (局部)

此卷在元代经文宗收藏,明末清初为戴名世所收,又经宋荦收藏,乾隆时收入内府。曾著录于《宋中兴馆阁储藏图画记》、吴升《大观录》《石渠宝笈初编》 (卷二十四) 诸书中,或为《宣和睿览集》中的存世画迹,上有“天历之宝”(元文宗) 、乾隆、嘉庆内府鉴藏印。民国初年为山本悌二郎所收,流入日本,著于《澄怀堂书画目录》中。此-一时期,日本著名书画收藏家除山本悌二郎外,尚有藤井善助、阿部房次郎等人,依凭巨大的财力和对中国古代书画的浓厚兴趣,收藏了大批的宋元明清书画真迹。山本卒后,他所收藏的《杏花鹦鹉图》不久即流入美国,为波士顿美术馆所收。波土顿美术馆自1904年起开始聘请熟谙中国文化的日本人同仓、富田等人为东方部主任,他们在此任职达四十年之久,为该馆收集中国历代书法名画,使波士顿美术馆成为美国收藏中国历代书画最为重要的博物馆之一,《杏花鹦鹉图》也就是在这一期间被收入该馆。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