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伏生授经图》

0
13874
伏生授经图(局部)· 唐 王维* (传) 卷 绢本 设色 纵25.4cm x 横44.7cm  日本 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王维不仅以“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著称,而且也是公认的文人画家、“文人画之祖”,“文人之画,自王右丞始”。他不仅擅长作山水画,如《雪溪图》《辋川图》等都是他比较喜欢创作的题材,同时他也非常擅长人物画、肖像画的创作。据《画史》记载,他曾画孟浩然像于刺史亭,也曾将自己的肖像绘制于壁画之中,因而元代著名鉴赏家汤垕评价他说:

王右丞工人物山水,笔意清润,画罗汉、佛像至佳。平生喜作雪景、剑阁、栈道、骡纲晓行、捕鱼、雪渡、村墟等图,其画《辋川图》,世之最著者。盖其胸次潇洒,意之所至,落笔便与庸史不同。(元 · 汤垕《画鉴》)

鉴赏家对于他的山水人物画风格特色和鲜明的山水画创作题材,均给予高度认可,认为王维确立了自己的风格特色和典型的山水画创作题材。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所藏《伏生授经图》,即传为王维目前存世最著名的人物画作品。

伏生授经图(局部)

一清癯白髯老叟,头著方巾,肩披薄纱,盘坐在案几后蒲团上整理书籍情形。老者右手执一纸卷,左手指点其上,嘴唇微启,似在向画外专注倾听的学者在进行说教,指示疑难要点。伏生虽然精神矍铄,由于已经是九十高龄的老人,仍然呈现出疲敝、衰老、精神不济的神态,慈祥而又庄重,儒雅的精神状态也在画面上呈现出来。

《伏生授经图》绘汉初儒生伏生授经故事。伏生是济南人,原为秦博士,秦始皇焚书坑儒时,他将《尚书》藏匿于壁中,使儒家经典《尚书》得以保存下来。秦亡汉兴后,汉文帝求能治《尚书》的人,伏生当时已经九十多岁了,不能远行,于是文帝派晁错前去从伏生问《尚书》。伏生出遗书授之,得二十八篇,即后世流传深远的《今文尚书》。王维根据这一著 名的历史故事创作了《伏生授经图》,作一清癯白髯老叟,头著方巾,肩披薄纱,盘坐在案几后蒲团上整理书籍情形。老者右手执一纸卷,左手指点其上,嘴唇微启,似在向画外专注倾听的学者进行说教、指示疑难要点。伏生虽然精神矍铄,由于已经是九十高龄的老人,仍然呈现出疲敝、衰老、精神不济的神态,慈祥而又庄重、儒雅的精神状态也在画面上呈现出来。将具有如此高深文化修养的老龄儒生的形、神逼真地再现于画幅之上,不能不让人感叹王维高度的艺术概括力、创造力。

此图以细劲圆韧、刚柔相济的铁线勾画人物、案几、蒲团、竹简、纸卷等,线条运用非常娴熟自如,由从此可见,运用线条写景状物的娴熟技能在唐代早期就已经具有相当高的水准了。画面略从俯视的角度进行抒写,案几、笔、砚等物,作为人物活动的陪衬与铺垫,一 一绘制出来,而背景则留白,不进行任何描绘,使主题突出,形象生动,从此亦显现出唐代中国画处理人物场景的特色和能力。全幅运笔简拙生动,细劲沉稳,用色不多,清雅宁静,均透露出盛唐人物画的雍容、典雅气息。但同后世人物画相比,无论用笔、构图以及写实能力,此件作品尚未达到精熟的程度,仍然具有古拙、简练的味道,从中略见中国人物画发展的些微轨迹。

此图流传有绪,宋时即已流入内府,图上有宋高宗题“王维写济南伏生”,后经元、明内府收藏。明代中期流出内府,为私人所收藏:

右唐王维画《济南伏生像》,宋秘府物,今藏金陵王休伯家。余官金陵,闻休伯所藏书画甚富,一日与顾史部华玉过之,休伯张燕,余戏谓之日:“必出书画乃饮。”始出宋元者,亦有唐人笔,余与休伯笑而不答,遂出此及维著色山水一卷,余不觉惊伏,以为平生之未见也。但古人之坐,以两膝着地,未尝筑股,而秦汉之书,当用竹简,今像乃箕股而坐,冯几伸卷,此则余所未晓。抑余闻维尝画雪中之蕉,毋乃类是,而不必拘拘于形似者邪?(明.都穆《寓意编》)

汪珂玉《珊瑚网》亦记载“严氏书画记挂轴有······《济南伏生像》”,明代中晚期黄琳、李廷相、严嵩、陆完、项圣谟、张则之收藏了此件作品,入清后先后为梁清标、宋荦、谢宝树、完颜景贤等人收藏。明末清初孙承泽看到后谓其“ 人物之妙,有非唐人所能及之者”,对此件作品亦曾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近现代以来,我国文物典籍陆续散佚海外,《济南伏生像》 于1925年被日本人阿部房次郎收藏,最终带往日本。阿部房次郎去世后,其子阿部孝次郎于1943年将家藏160余件中国古代书画捐赠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其中即包括此件《伏生授经图》。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