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听琴图》

0
26547

宋 赵佶* 轴  绢本  设色  纵147.2cm x 横51.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听琴图》是归属于赵佶名下的作品,应为宣和画院宫廷画家所创作的一件杰出的人物画作品。此图画面右上角有宋徽宗赵佶书‘听琴图” 三字,左下角有“天下一人”画押。画面正上方则有蔡京七言绝句诗跋一首:“吟徵调商灶下桐,松间疑有入松风。仰窥低审含情客,似听无弦一弄中。”从蔡京题跋“松间疑有入松风”看,此图或为宋徽宗宠臣蔡京等人听宋徽宗弹古琴曲《风入松》内容的挥写,借弹古琴曲《风入松》曲调,以象征君臣同调、和谐以治邦国。

古琴曲《风入松》传为嵇康所作的琴曲,唐代刘戬《夏弹琴》诗“弹为《风入松》,崖谷飒已秋”,即是对《凤入松》琴曲的诗意描绘。唐代皎然依古琴曲曲调作了《风入松歌》,描写月夜弹琴如清风吹过松林的情境:“ 西岭松声落日秋,千枝万叶风飗飗。美人援琴弄成曲,写得松间声断续。声断续,清我魂,流波坏陵安足论。美人夜坐月明里,含少商兮照清徵。风何凄兮飘摇,搅寒松兮又夜起。夜未央,曲何长,金徽更促声泱泱。何人此时不得意,意苦弦悲闻客堂。”生动地再现了《风入松》古琴乐章的音乐形象和流露出来的优美动人的内在情思。宋徽宗《听琴图》所描绘内容,当为君臣三人演奏、倾听这一古琴曲的情形,通过三人一刹那的表现, 将一曲优美的、流动的古代琴曲演奏转化为静止在画面上的凝固的音符乐章。

听琴图  (局部)

画面作松树一株挺立于画面正中,枝叶扶疏掩映,屈曲盘绕如盖,女萝攀附在松身枝叶间,不住地向上生长……清风徐来,如闻到阵阵松叶的清香。松下作青竹数竿,苍翠欲滴。画面左面设一几案,上有熏炉,香烟正袅袅腾起。宋徽宗赵佶居中坐于石墩之上,作黄冠缁服道士打扮,微微低头,双手置琴上,优雅地拨弄琴弦,演奏古琴曲。赵佶对面又设小巧玲珑山石一块,上设一小古鼎, 中插花枝一束。 右边一人纱帽红袍,低首侧坐石上,一手反支石墩,一手持扇,正静静地沉浸在琴音之中。左边一人则纱帽绿袍端坐石上,作拱手仰头专注而听状,其身后作一 童子双手抱胸,注目而视。

此件作品对于画面氛围的渲染极为成功,无论人物的神情、动态还是不断拂动的松树枝叶、青竹,都在合乎节拍的节奏中律动,画面中的空气也似乎都沉寂下来,回旋在优雅舒缓的琴音之中。画家对人物神态、神色的刻画,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水平。赵佶清雅而略带沉郁的神色,童子近乎单纯而向往的表情,两宠臣一俯一仰之间微露的奇妙而丰富的情态,都在画家笔下极为逼真地呈现出来。尤其宋徽宗赵佶本人的神情、面貌,使我们能近距离地看到如此优雅而专注的画家皇帝的本人面貌。这也许是绘画史上留存下来的最早、最为动人的接近真人形象和精神气质的画家肖像,与明代沈周所作《自画像》,可并堪为照映千古的画家自我传神之笔,同为画家自我肖像画创作的杰出典范。

宋徽宗赵佶居中坐于石墩之上,作黄冠缁服道士打扮,微微低头,双手置琴上,优雅地拨弄琴弦。右边一人纱帽红袍,低首侧坐石上,正宁静地沉浸在琴音之中。左边一人纱帽绿袍端坐石上,作拱手仰头专注而听状,其身后则作一童子双手抱胸,注目而视。《听琴图》在绘画技法的掌握上,几乎达到相当精熟的程度,用笔娴熟而流畅,造型准确、优美而生动,敷色不温不火,极富精整富丽之美。全幅绘画格调工整清丽,确为宋末宫廷画院中无以复加的人物画上乘之作。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