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宫中图卷》

0
21736
宫中图卷 (局部) 五代南唐 周文矩* (传) 绢本 设色 纵28.3cmX 横168.5cm 美国 克里夫兰美术馆藏

作贵妃端坐听女官吹奏丝竹、拨阮弹琴情形。人着高髻,丰肌长襦裙,三人或倚靠椅仔细倾听,或作回首欲语状,人物仪态端庄高雅,丰姿绰约。

白描原为古代中国画家为从事绘画创作的底稿,又称粉本,后逐渐演化为一种独立的绘画门类,是完全以线条来进行绘画造型的一种绘画种类,将物象的外形、神采、光色以及体积、质感等充分表现出来。因取舍物象单纯,画面多注重线条的虚实、疏密对比,因而白描画具有朴素简洁、概括明确的特点。中国绘画史上出现不少以白描著称的画家,如顾恺之、吴道子、武宗元、李公麟等。周文矩也是我国画史上以白描著称的一代大家, 留存不少著名的白描绘画作品,如《重屏会棋图》《后 主观棋图》《宫中图卷》 等,都是存世的比较著名的白描画作品,其中《宫中图卷》(南宋摹本) 是最为接近周文矩绘画原貌的~件白描画 作品。

《宫中图卷》原作已经不存在,目前所见为南宋摹本,共有三段。1947年左右散佚海外,分存在美国三个不同的博物馆。第一 段藏美国克里夫兰美术馆,曾名《仕女图》;第二段名《宫中图》,藏美国哈佛大学福格博物馆;第三段名《唐宫春晓图》,原为英国私人藏,现人藏美国大都会美术馆。明代张丑《真迹目录》、清代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现代郑振铎《韫辉斋藏唐宋以来名画集》等对此均有著录,可见其为流传有绪的一件绘画作品。

宫中图卷 (局部)

作三位宫人逗弄、照顾一初学步小儿情形。幼儿似乎刚学会走路,在地上蹒跚欲行,幼稚的神态引人发笑。一宫人似乎不放心,在后面欲作牵引旁边一大龄宫人欲作交代前面一侧面宫人则作弯腰欲抱状。

美国克里夫兰美术馆所藏《宫中图卷》后有南宋淡岳居士张徵于绍兴十年(1140) 的题跋,题跋记载了此画的绘画内容:

周文矩《宫中图》,妇人小儿其数十。一男子写神,而妆具、乐器、盆盂、椅席、鹦鹉、犬蝶不与……《宫中图》云是真迹,藏前太府卿宋载家,或摹一件馈。夫人高髻,自唐以来如此。此卷丰肌长襦裙,周昉法也。余在峤南于端溪陈高家之裔,见其世藏诸帝像,左右宫人梳髻,与此略同,两个丫鬟乃作大鬟,垂肩项间,虽丑而有真态。李氏自谓南唐,故衣冠多用唐制,然风流实承六朝之余。画家者言辩古画,当先问衣冠车服,盖谓是也。

以上文字非常明确地论述了此画乃作南唐后宫贵妃、宫女日常生活的情境。不同的日常活动场面被画家纳入到画面中来,或贵妃与女官一起从事文事活动,或吹奏丝竹、拨阮弹琴,或对坐谈天,或梳洗照镜、整装理容,或照看皇子、嬉戏娱乐……写出了南唐宫中的日常情境。儿童的活泼天真,宫女的勤谨而妩媚,弹拨乐器的贵妃的专注闲雅,听音贵妃的端庄高雅,梳洗贵妃的慵懒而略带忧郁的神态,都在画家笔下真实地再现出来,实为南唐宫廷日常生活最为真实而形象的写照。

此卷作数十位人物,或三五一组,或六七一丛,人物交插井然有序,充分表现了作者驾驭大场面的能力。虽然线条较为随意,没有《文苑图》或《重屏会棋图)》的严谨、整饬,但线条的流畅、政略,亦呈现出特有的风神特点。尤其作为手卷,在构图上及人物布局上,众多人物陆续出场,显然比《文苑图》或《重屏会棋图》更见难度。此卷虽非原作,但仍让人们感受到周文矩在线条的疏密聚散、构图上大空间分布中所呈现出来的过人才华。

宫中图卷 (局部)

作小儿嬉戏娱乐情形,两小儿正尾追-犬,一正面,一 背面:另两儿则背向而立,似乎正为眼前的事物所吸引,儿童天真活泼神态,跃然纸上。

据画史资料记载,周文矩为翰林待诏,具有多方面的绘画天才,善道释人物、山林泉石,而尤精仕女画。他创作仕女画,人物衣纹处理不作战笔,与他创作道释人物、山林泉石作品显然有别,这也是他仕女画最为主要的特点之一,与周防的仕女画相比显得更加秀润匀细,更有一种丰姿绰约之美。前人论画仕女之工,不贵施朱敷粉、镂金佩玉以饰为工,而贵在得其闺阁之态,即能写出仕女的神态、气韵。观此卷作品,其对宫中生活观察之细、造型之优美、人物之繁复变化以及表现出来人物的神态韵度,确实令人赞赏,不愧为传世之作。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