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引路菩萨图》

0
16522
唐 佚名 绢本 设色  纵80cm x 横53.8cm  英国  不列颠博物馆臧

唐、五代时期遗存的《引路菩萨图》收藏在海外比较著名的作品共有六幅,分别收藏在英国不列颠博物馆和法国吉美国立东方美术馆。斯坦因带走的两幅《引路菩萨图》,目前收藏在英国不列颠博物馆,伯希和1909年从敦煌藏经洞带走的另外四幅《引路菩萨图》则收藏在法国吉美国立东方美术馆。此幅《引路菩萨图》即是由斯坦因带走、收藏于英国不列颠博物馆的著名唐代绢画作品。

《引路菩萨图》是佛教观世音菩萨的一种图像,又称救人道世间尊,是依据《观无量寿佛经》所创造出来的观世音菩萨像。刘宋时期盘良耶舍译《佛说观无量寿经》直接描述了接引菩萨的形象特征:

(观音)臂如红莲花色,有八十亿微妙光明,以为璎珞,其璎珞中,普现一切诸庄严事,手掌作五百亿杂莲花色,手十指端,一一指端有八万四千画,犹如印文,一一画有八万四千色,一一色有八万四千光,其光柔软普照一切,以此宝手接引众生,名第十观。

因接引菩萨左手持莲花,在藏地故称莲花手菩萨,汉地则称接引菩萨,主要职能为迎接亡灵往生西方,为接引三圣之一。引路菩萨为世间尊在汉地的变体,手持莲花的莲花手菩萨在晚唐也转化为引路菩萨,具有莲花手菩萨在人间行佛事的职能。世间尊菩萨救人道,多立姿,左手持莲花,右手施与愿印,冠饰法金刚像(观音身形之一)。世间尊、莲花手菩萨,作为阿弥陀佛的接引助手,不断出现在有关图像之中,或以单独的接引形象出现。此类题材晚唐、宋初十分流行。

较早出现的引路菩萨为手持莲花、冥幡,最后莲花消失,而仅以冥幡象征死亡,接引亡灵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随着净土宗西方净土信仰的流布和文化观念的不断变化,接引菩萨图像的制作也出现了新的变化,汉地流行的世间尊式引路菩萨从两性人形象转化为女性形象,其手持冥幡,引导亡灵进入西方净土世界。

引路菩萨图 (局部)

为引路菩萨右侧身后一贵妇小像(灵魂)。红衣贵妇姿态优美生动,面容安详,神态恭谨端庄。人物服饰作盛装,抹胸外露,大红外衣裹住身体的大部分,裙衣为浅绿色,有效地均衡了画面空间。

此幅《引路菩萨图》为唐代保存较早的一件绘画作品,现藏不列颠博物馆,编为斯坦因绘画第47号。此件图像中的引路菩萨保留了两性的特征,为有小胡须的丈夫像,面目安详宁静。左手持一上挺的盛开莲花,下一荷叶映衬,上系小幡, 向后飘拂,幡上亦有装饰性白色小花,使人很容易意识到丧葬的凄清氛围。右手则持柄香炉,香烟正裊裊向上升腾,与身后飘拂而来的红色祥云互相应和,增强了前行的动感。引路菩萨身披璎珞,着红色裙衣,背光亦为红色光焰,双足踏碧色莲台之上。碧色莲台与引路菩萨上身所着绿色披肩、绿色荷叶及绿色衣带以及散落空间的红、蓝花朵,互为应和,打破了过于浓烈、欢快的画面氛围,为画面增添了宁静、清冷的氛围。

引路著萨右侧身后作一贵妇小像,应为引路菩萨所引导往生西方净土的人世灵魂。红衣贵妇随其徐前行,人物姿态优美生动,面容安详,神态恭谨端庄,但又带有丝 悲怆和怜悯, 似乎还有未南容光区、相松作四中所作亡观应为观者生前的肖像。扶手随菩萨前行,无痛苦表情。人物服饰衣着,皆盛装而出,抹胸外露,关红外衣要任身体的大部分,似乎不是远离人世,而是盛装出行。黄妇衣被则为浅红色,与大红外衣作一 对比, 更见红色的丰富、微妙变化。裙衣作浅绿色。引路普萨绿色装饰、外衣颜色映和,有效地均衡了画面空间。

此图左上方绘云雾缥缈中的西方净土世界楼台宝阁形象。在画的右上角有榜题,前面文字不清,只余“引路菩”三字。

全画构图布色很有特点,红色构线、红色烘染,衬托出画面热烈。明快、祥和的整体基调,而浅绿、淡绿、深绿的使用,又使豆面不因热烈而产生浮躁之感,使画面热烈明快而又安详、明净、节取。无名画家同时在人物头发、衣带等处又以重色(黑色、酱褐色)勾勒、烘染以及题跋的重色勾勒,使全图构图更为稳重,不显我得,更见其扎实的构图、布局能力。此件观音菩萨引亡魂往生西天国像构图精美,布色明朗、欢快、清丽,人物形象优美,衣纹线请勃突朗,不愧为唐代道释人物画的精品之作。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