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捣练图》

0
11

(请将手机横过来欣赏)

唐 · 张萱 · 捣练图 卷 绢本 水墨 设色 勾金 纵 37cmX 横 145.3cm 美国 波士顿美术馆

张   萱  (生卒年不详)

唐代画家,京兆(今陕西西安)人。开元(713—741)、 天宝年间任宫廷画师之职,与杨升、杨宁同时任史馆画直。工画人物,以擅绘贵族妇女、贵游公子、婴儿、鞍马,名冠一时。所画妇女惯用朱色,晕染耳根为其特色。又善以点簇笔法,画亭台、树木、花鸟等宫苑景物,点缀妍巧,俱穷其妙。

捣练图 (局部)

四名贵妇正在捣练丝绢,两人屈身执杵下捣,一人握杵稍事休息,而另一妇人则倚杵而立.还以左手挽起衣袖,似已累得微汗涔涔,又似歇息之后欲再次操杵捣练,这是画面最为重要的一组劳作人物,为画家所着重刻画的重要部分。

张萱是活跃在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的著名画家,以擅长创作贵游公子、仕女、儿童绘画而著称。《宣和画谱》说他“于贵公子与闺房之秀最工”,“又能写婴儿,此尤为难”,即肯定了他在这一方 面的杰出成就。朱景玄《唐朝名画录》说张萱“点簇景物位置、亭台树木花鸟,皆穷其妙”,“画贵公子、鞍马、屏幛、宫苑、仕女,名冠于时”,同时也是唐代极为杰出的肖像画家。由于在仕女画方面的杰出才能,张萱通常与另一稍后于他的仕女画家周防被相提并论,他们共同创造出了唐代丰颐厚体、曲眉樱口的典型仕女形象,共同以其卓越的艺术成就对晚唐五代以来我国人物画,尤其仕女画的发展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一贵妇人正在理丝。 理丝贵妇侧坐于碧毯上,两眼专注于自己手上的丝物。身呈坐姿,动作熟练而优美。人物线条勾勒很有特色,当从密体用线上脱胎而来,衣纹线简劲流畅,工细健挺。敷色亦富丽匀净,艳而不俗,给人以鲜明洗练之感。

捣练图 (局部)

唐宋画史著录上记载张萱的作品计有数十幅,到宋徽宗生活的时代,宣和御府尚藏有张萱的作品四十七件,但现在这些真迹已经基本上见不到了,出于张萱本人手笔的原作,已无一遗存。目前仅留下两件重要的摹本,即传宋徽宗所摹《虢国夫人游春图》和《搗练图》。宋徽宗所摹《捣练图》,原存宣和内府,靖康之难中随诸多书画藏品被掳至金国国都会宁,因金章宗为之题签“天水摹张萱捣练图”故名。《捣练图》 1912年又被波土顿美术馆中国·日本美术部部长日本人冈仓天心非法从中国购置出国,从此散佚海外,永隔华夏。

捣练图 (局部)

一贵妇人正在缝制新练,正面坐于凳.上,面容饱满,神态娴雅而幽静。一少女亦作正面装束,蹲身专注地执扇煽火,以烧热熨斗,以供熨练之用。将脸侧向左面,心中似乎另想心事,颇有不耐单纯地重复劳作之感。

《捣练图》描绘贵族妇女捣练、熨练、缝制衣物的情形,真实地表现出了唐代上层贵妇捣练丝绢、缝制衣物的日常生活情形。此卷涉及人物十二人,其中八名作贵妇妆,皆面容丰满、端庄,身材丰腴匀称,著华美的衣饰,她们共分为三组进行捣衣、制作工作。画面右首四名贵妇正在捣练丝绢,两人屈身执杵下捣,一人握杵稍事休息,而另一妇人则倚杵而立,并以左手挽起衣袖,似已累得微汗涔涔,又似歇息之后欲再次操杵捣练,这是画面最为重要的一组劳作人物,为画家所着重刻画的重要部分。

捣练图 (局部)

画卷中部两名贵妇则组成第二部分,一人正在理丝,一人正在缝制新练。理丝贵妇侧坐于碧毯上,专注于自己手上的丝物。坐于对面的贵妇则正在聚精会神地缝制新练。画卷的第三部分则由三位贵妇及二侍女组成:两妇人作仰身费力扯练状:一妇人轻握熨斗细心熨练,神态从容娴雅:一侍女则执扇煽火,一人手撑新练。新练之下则绘有一天真烂漫、正在嬉戏的女童,为画面平添了几分情趣。

捣练图 (局部)

此件作品描绘了从捣练到熨练各种活动中贵妇们的情态,刻画了不同人物的性格和容貌特征,尤其各人物之间的相互关系生动而自然。画家非常善于抓住劳动中富有意味的姿势状态进行描绘,如捣练间歇的挽袖动作,扯绢因用力而使身体微微后仰的神态,缝制中灵巧的理线行为,小女孩看熨练的专注、嬉戏、顾盼的神情等,都增添了画面的生动性和情趣感。从静谧的画面中似乎隐隐传来捣练衣物的声音和说话声、女孩子的嬉戏声……营造出如此优美而似乎带有声音的绘画情境,不能不让人为张萱深刻观体验生活的能力和高度的绘画概括能力而惊叹。

捣练图 (局部)

从此件作品可以看到,张营非常擅长塑造鲜明生动的上层社会人物形象,尤其贵妇人优美动人的形象。他也很擅长对画面气氛的烘托和渲染,巧于画面的布局安排,以富有韵律的人物组合而见长,从而在画面中传达出一种优美的诗意情调,使画面呈现出很高的文学素养和个人情感因素。《捣练图》的人物线条勾勒亦很有特色,当从密体用线上脱胎而来,衣纹线简劲流畅,工细健挺。敷色亦富丽匀净,艳而不俗,给人以鲜明洗练之感。虽然我们现在已经见不到张萱的手迹,但从这件一流的摹本中仍然能感受到张萱作品的优雅、富丽而畅达的绘画情调,感受到他创造出来的特有的精神情调。

捣练图 (局部)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