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明皇避暑宫图》

0
19876
明皇避暑宫图  北宋 郭忠恕 (传) 轴 绢本 水墨 纵 161.5cm x 横 105.6cm  日本  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郭  忠  恕   (? – 977)

五代宋初画家。河南洛阳人。字恕先,又字国宝。7岁能诵书属文,举童子及第。后周广顺中 (952) 召为宗正丞兼国子监书学博士,后因肆言宋太宗时政得失,被贬为崖州司户,后又配流登州,死于道中。山水师法李思训、尹继昭、关仝等,擅长山水,尤精界画。所作界画,达到了“行笔天放,设色古雅”“游规矩准绳中而不为所窘”的艺术水平。

郭忠恕是五代后期、北宋初期最为杰出的界画画家,擅作宫观楼台,与卫贤、赵忠义、王士元、高克明等同为这一时期最著名的界画画家,《圣朝名画评》评他的界画为“一时之绝”,列为“神品”,《宣和画谱》说他“三百年之唐历五代以还,仅得卫贤以画宫室得名。本朝郭忠恕既出,视卫贤辈其余不足数……如忠恕之高者,岂复有斯人之徒欤?”他的界画对后世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郭忠恕创作界画作品,几平达到完美、无可挑剔的程度,他本人也很擅长人物画,如《东观余论》说:“《开元按乐图》、周肪画,是本盖国初郭忠恕所摹,有髯者,乃恕先自写真也。黄某书。”他竟然将自己的肖像画入他摹制的唐人作品中去,可见其人物画造诣的精深。即使如此,他都是自画屋木,不多作人物,对画中人物构思不甚留意,请王士元补画,以成全美,自己只是将精力投注到他深为喜爱的宫观楼台的创制上来。“屋木楼阁,恕先自为一家,最为独妙。楼居精密,萧散简远,无尘埃气息。”

明皇避暑宫图 (局部)

郭忠恕本人不仅有强烈的政治理想,而且一生不忘怀对政治理想的追求和憧憬,对现实政治多抱有批评的态度,这使他倍受猜忌和打击,最终郁郁而终,抱负理想不被实现。他虽然是一个失败、极不得意的政治家,但这一内在的政治驱动力量无疑为他的绘画创作提供了强大的精神能量。不同于当时一般的界画画家,他的笔迹具有“壮丽闲雅之意”,呈现出更加壮阔沉雄的壮美情调。同时由于郭忠恕精通建筑设计,兼精文字学、文学,善写篆、隶,并对古代绘画有精深的研究和继承,这也为他的界画创作提供了深厚的人文背景和素养,所以郭若虚说郭忠恕“ 画屋木者,折算无亏,笔画匀壮,深远透空,一去百斜。如隋唐五代已前,洎国初郭忠恕、王士元之流,画楼阁多见四角,其斗桷逐铺,作为之向背分明,不失绳墨”,他所画重楼复阁建筑颇合规矩,比例十分准确精细,这得力于他在建筑设计方面的深厚素养。而作石似李思训,作树似王维,也因其绘画所具有的扎实的传统功力而颇得人们的认同,《圣朝名画评》说“其气势高爽,户牖深秘,尽合唐格,尤有所观”。这也说明他的界画创作吸收了唐代以来流行的格式,他在此基础上进行变革、继承,推陈出新,而获得了新的进展,所以他的界画才能为人们所关注,成为我国千年来界画的重要代表和象征。郭忠恕创作了为数不菲的界画作品,宋元以来,一直得到画家和鉴赏家的重视,《九成宫图》《仙山楼观图》《明皇避暑宫图》等都是比较重要的作品。他的真迹目前很少存世,其中《明皇避暑宫图》即被看作是接近他原貌的宋元之际画家所作的摹本,反映了他在界画面的一些绘画特色和风格面貌。

明皇避暑宫图 (局部)

根据画史记载,郭忠恕不止画过一本《避暑宫图》,《宣和画谱》就曾记载相当数量的此类作品:《明皇 避暑宫图》(四)、《避暑宫殿图》(四) 、《山阴避暑宫图》 (四) 。王恽《秋涧先本大全集》也记录了他曾经见到的《明皇避暑宫图》摹本,认为郭中恕曾经根据杜甫的“帘下宫人出,楼前御柳长”诗意创作了《明皇避暑宫图》。此件《明皇避暑宫图》,显然为郭忠恕同类绘画题材的绘画作品,其中寄寓着郭忠恕对于唐明皇李隆基政治得失的反思和历史上美好事物的追忆与缅怀。

明皇避暑宫图 (局部)

《明皇避暑宫图》为绘骊山华清宫宏伟壮丽宫室建筑的景象而作。气势非凡的华清宫依山邻水而建,依山势层层覆压而上,阁榭台殿林立,高门回廊穿插无际,殿庭深处,门廊洞开,屏风帐幔围护,只见侍卫、执事人员来往不断,更见繁华的景象。前景部分为门廊建筑和建筑于水上的台榭,门卫四人对坐,正悠闲地交谈。水上台榭中六人各自手捧器物、卷轴、包裹而来,似乎等待人主的召唤。从门廊台阶而上,进入围廊保护的前殿,除一些侍卫人员偶有出入外,寂静无人,整个殿庭沉寂在习习清风中,芭蕉在浓荫中漫自舒卷。围廊连接的邻水台殿上,两人在安静地下棋,一人俯案围观,两三人在围廊中忙于搬运什物。随前殿继续向前,则进人华清宫主殿所在地,此为整个殿庭的最高处,殿庭诸多人员正在准备仪仗。主殿第一层、第二层显然无人起居,非常安静,仅有两人在殿门外围廊中静静拱立,似乎等待人主的传唤。围廊外的西殿中有人正拾阶而上,在楼梯上露出半身,桌案上屏风、器物等都已经准备齐全,似乎为人主的临幸提前做好了准备。再往左面临崖岸的小殿廷中,各种器物都已经摆设妥当,等待人主前来细细观赏临水的优美景致。华清宫正殿第三层显然为人主的起居之所,所有的人员都在紧张地忙碌,或打开帐幔,递送洗漱用品,或整理衣物用具,或捧送茶水以进,……有条不紊的宫廷生活映入画面。如此优美动人的华清宫中的起居,显然不同于繁忙、喧嚣的长安城内的宫廷生活情景,这里有着难得的宁静、闲适和愉悦。这里是皇帝在郊外的避暑宫阙,但殿宇的繁华并不啻于大内,千门万户、楼檐围廊、殿宇台阁……层层密合无际,殿庭地面、围廊走道,皆由整齐的砖石铺现而成,整饬分明,给人以富丽堂皇、金碧辉煌之感。而殿字楼台高耸人云的惊人气势,亦映衬出大唐雄伟壮阔的精神气象来,给人内心以深刻的震撼。

明皇避暑宫图 (局部)

郭忠想并没有将注意力仅用绕宫股楼阙进行,而是从整体来考虑画面的布局安排,他将华清官整体安排在右半部,而是从整体来以围护,屏障。左半部则以高阔的水面和山谷来加以处理,这就使画面在空间布局上更加稳妥自然,从而获得了强烈的虚实对比,不因右半部建筑物象的过分繁密而使画面显得拥挤和迫塞。远景部分则作突兀高耸的峰峦拔地而起,主峰不断向远处延伸,使避暑宫的余势因雄伟峻拔峰峦的接引而获得了不断腾起的气势,确为大匠运思,不同凡响。

明皇避暑宫图 (局部)

此图无款识,传为郭忠恕所绘,画幅有题签 “郭忠想越王官殿图,穰梨馆藏”。画幅右下钤“过云楼收藏印”,曾被著录于《穰梨馆过眼录》。图中山石呈卷云状,已经是北宋中期郭熙画派的风致,包含有“李郭派”的绘画因素,故此图绘制的时间应当晚于五代末宋代初期的郭忠恕活动的时代,当在宋元之际。即使如此,此件作品中殿宇楼阁的绘制如此结构复杂,细密精工,造型如此准确,完全可以从中看出郭忠恕大致的绘画风格面貌,从其宏伟壮丽的画面中领略到郭忠恕在界画上的杰出成就。发轫于六朝末期、隋唐之际的楼台宫观绘画专题,到了郭忠恕手里,终于大放异彩,为我国山水画带来了千年的熠熠光辉。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