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晴峦萧寺图》

0
28794
晴峦萧寺图  李成(传) 绢本 墨笔 淡设色 纵110.4cm x 横56cm 美国 堪萨斯纳尔逊 · 艾京斯美术馆藏

李     成  ( 约 919-967 )

字咸熙。原籍长安(今陕西西安),先世系唐宗室,祖父李鼎于五代时避乱迁家营丘(今山东昌乐)。李成博读经史,善赋诗琴棋,尤以画山水、林木、龙水最为著名。山水师法荆浩、关全,多作“气象萧疏,烟林清旷“的平远寒林之景,表现出烟霭罪雾、风雨明晦的自然山水的季候特点。与范宽、关仝有“三家鼎峙,百代标程”之誉,对北宋山水画的发展具有极大影响,师承众多,有许道宁、李宗成、翟院深、郭熙、王诜、燕文贵等,皆师法其山水而自成一家。

李成是我国山水画史上最具有杰出成就,也最具有争议的山水画家之一。

画山水唯营丘李成、长安关全、 华园范宽,智妙入神, オ高出类,三家鼎峙,百代标程。

(《图画见闻志》)

李公家法、墨润而笔精,烟岚轻动,如对面千里, 秀气可掬,…… 真一文一武也。

(《山水纯全集》)

至本朝李成一出,虽师法荆浩,而擅出蓝之誉,数子之法,遂亦扫地无余。

(《宣和画谱》)

晴峦萧寺图 (局部)

丛树围绕、掩映的山峦之中,寺塔楼阁陆续排布。寺庙殿庭屋宇隐现于倔曲如爪的寒林丛树之中。丛丛殿宇背后,作为寺庙最为主要的建筑,也是全幅焦点所在的一座高塔, 巍然高耸,挺拔而起,远出众殿宇之上,巍峨壮观、雄深劲拔。寺宇下小山冈上,皆有寒树生长其上,呈现出晴峦萧寺”的萧瑟意境。

历代鉴赏家均给予极高的评价,直至元代,仍有“李(成)郭(熙)派”绘画风格的出现。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到北宋末年米带生活的时代,已经很少再见到李成的山水画真迹了。即使作为著名鉴赏大家,米蒂一生所见李成真迹,也不过数幅而已,以至于感叹、惆怅而作《无李论》。虽然李成《晴峦萧寺图》曾著录于《宣和画谱》,该画是否是美国堪萨斯纳尔逊·艾京斯美术馆所藏《睛峦萧寺图》,尚待研究。但从绘画特点看,如画山亭馆及楼塔之类,皆仰画飞檐,“自下望上,如人平地望塔檐间,见其榱桷”,所谓“掀屋角”即是指此,且山水物象勾勒精整劲健,皴擦少而骨干坚挺,以及寒林树木所处理成的“蟹爪形” 等,都有李成山水画的特点。此图当完成于北宋前期,具有李成画的特点,虽然不能肯定为李成亲笔,但至少是李成传派的作品则是可以肯定的。

《晴峦萧寺图》近景部分作山麓水滨茶馆、茅屋、水榭,画幅左面一老人正骑驴前来,前后随从二人,分别担、背行李一前一后向前匆匆赶路,似急欲过木桥至茅店打尖休息。一木桥架在溪流之上,直通对岸山路,对岸山脚下路左有水榭、茅店数间,一挑负行李的旅客正欲人店休息,左边店内右边一人正专心低头吃饭,正厅三位客人作闲坐谈话状。临水轩榭中一人凭栏远眺,另有两人对坐谈话。路右边一小店,掩映在突元的山石之下,枯硬的蟹爪状树丛微作拖映,其后一曲流泉从山润细细流来,汇入清澈的潭湾之中,淙淙作响的水声增加了面幅清幽静谧的氛围。

晴峦萧寺图 (局部)

作山麓水滨茶馆。茅屋、水榭林立。一挑负行李的旅客正欲入店休息,左边店内右边一人正专心低头吃饭,正厅三位客人则作闲坐谈话状。临水轩榭中一人凭栏远眺,另有两人对坐谈话。路右边作一小店,掩映在突兀的山石之下,日常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中景为画家所要表达的主题,作正面茅店丛树背后,一山丘挺拔而上,山丘石边下临深潭,左边则坡度较缓,山间小路隐显在山丘坡线上。正面山丘左边一大山丘逆势而起,与中间山丘遥作呼应,画幅右边深潭的对岸也有高丘大嶂围护,通过泉瀑后深黯的山体与中间山丘连接为一体,成为中景最为重要的构成部分。在画幅中心,丛树围绕掩映的山峦之中,寺塔楼阁陆续排布,寺庙殿亭屋宇隐现于倔曲如爪的寒林丛树之中。从丛殿宇背后,作为寺庙最为主要的建筑,也是全幅焦点所在的一座高塔,巍然高耸,随势挺拔而起,远出众殿宇之上,其巍峨壮观、雄深劲拔的气势,给人心灵带来巨大的震撼,使观者沉稳感、崇高感油然而生。寺宇下及寺左右三四座小山冈,皆有树生其上,由于这些丛树生于山谷、深潭之间,被瑟瑟寒风直吹得低伏、偃扬,使人如闻风吹寒林的呼啸之声从耳际响起。吹起的山风,也让人感受到深潭山涧的寒水气息似乎正扑面而来,风生水聚,更增加了画面冬日清冷阴森的气氛,进一步呈现出“晴峦萧寺”的萧瑟意境。可以说,这是全幅最为精彩的地方,界画楼台寺宇之精细,营造的画面氛围之逼真,非常值得观者细细观赏。

远景部分两座高峰重叠耸立,尽力向高空延伸,铺天盖地,高踞于画面的上方。其下深沟巨壑,山间瀑布飞泻而下,群峰左右兀立,更衬托出主峰高远幽深的逼人气势。远景气势雄伟,亦进一步增添了雄浑森严的画面空间氛围。

此件作品描绘出了北方冬日深山之中寺院晴日下的壮丽景色,水石幽幽,树木萧疏,山川雄伟秀美,给人以萧条冷落而又充满生机之感。作者非常微妙地把握住了北方山川雄奇壮丽的动人景致,突出深山冬日山寺寂寥深邃的意境。《图画见闻志》所记李成绘画的整体风貌“气象萧疏,烟林清旷,毫锋颖脱,墨法精微者,营丘之制也”,于此可见一斑。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