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潇湘图》

0
17870
潇湘图 五代南唐 董源* 绢本 设色 纵50cm X 横141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潇湘图》是我国绘画史上非常引人注目的一个传统绘画题材,不仅在绘画艺术中,即使在神话故事、诗词、音乐中,“潇湘”意象也都有着非常充分的表现,它被看作是我国文学艺术创作所依据的最为重要的文化母本之一。董源《潇湘图》这一具有经典意义的山水画作品就是以这一文化母本为蓝本, 结合金陵地区江南特定的山川地貌特征和特定的历史语境而创作出来的山水画典范。

在远古神话中,由于湘水神话(湘君、 湘夫人本是一对配偶神,后演变为舜帝的两位妃子一湘君 、湘夫人)、黄帝游于洞庭之野、舜死苍梧之野典故以及历代官员流放南方而产生的流官文化,而使“潇湘意象”逐渐演化为一种具有圣王意向、怀才不遇、谪官远适、高洁清远等观念的一种文化母本, 其中隐含的仙学思想、正统观念、政治避难思想、隐逸思想获得了后世的广泛共鸣,成为种共 同的记忆存在于人们的意识之中。 由于苍梧之地为舜的葬地,舜帝终于苍梧,于是乎三湘大地直至江南一带,成为往古圣贤的垂化之地,后世在某种意义上首先将“潇湘”作为政治理想和终极信仰的最终托付,这是“潇湘”绘画题材得以确立的最为根本的伦理内涵和精神内涵:

(黄)帝张咸池之乐于洞庭之野。

(战国 · 庄周《庄子,天运》)

大虞之陟方也,二妃从征,游于湘水。神游于洞庭之渊,出入于潇湘之浦。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湘水》)

潇湘图 (局部)

人们将原本为远古的湘水之神与历史人物联接起来,“ 洞庭”“潇湘” 带有了可堪被后 世理解的最初的人文意义。一旦南方政权建立,潇湘图像所蕴含的正朔观念、正统思想就开始占据主流。六朝时代如此,五代南唐、西蜀、南宋、中华民国时期出现的这一题材均是如此。五代时期南唐在江南立国,才出现董源《潇湘图》创作的社会背景,如果没有南唐在江南的立国,正朔、正统观念在金陵的确立,也就很难有董源《潇湘图》这一经典山水名作的出现。从《潇湘图》创作所依据的文化母本看,董源创作《潇湘图》所依据的侧重点当以此最为显著,这在董其昌的鉴赏记载中也有比较明确的表述,他说:

此卷余以丁酉六月得于长安,卷有文寿承题,董北苑字失其半,不知何图也。既展之,即定为(董源)《潇湘图》,盖《宣和画谱》所载而以选诗为境,所谓:洞庭张乐地,潇湘帝子游。

又说:

余藏北苑一卷,谛审之,有二姝及鼓瑟吹笙者,有渔人布网捕鱼者,乃(董源)《潇湘图》 也。盖取“洞庭张乐地,潇湘帝子游”二语为境耳。余亦尝游潇湘道上,山川奇秀大都如此图……

(明·董其昌《画禅室随笔》)

董其昌明确肯定了董源《潇湘图》所依据的文化母本,以及他它“潇湘帝子游”之意。

董源创作《潇湘图)》借舜与二妃南巡之意来肯定南唐政权的人法性。当然,也因其所蕴含的悲剧意识,使此题材所具备的审羊象为后世文人士大夫所接收。他们以其他的方式对董源《潇湘图》加以新的诠释和解读,而不仅仅在社会政治理想层面上领会潇湘图像的内在象征含义。

相对于中原核心地区而言,潇水、湘水流经的荆湘之域属于域外地区,远在最高统治者的中心视域之外,因而“潇湘” 意象自士又有远客和贬谪的成分在内。历史上也有一种看法, 认为舜帝是由于政争失败,才被流放到荆湘大地而殁于此地的,而不是政权在握时因国事南巡偶然崩于“苍梧之野”,这就更增加了“潇湘”意象的悲剧意识。《史记·天官书》说:

翼为羽融,主远客。转为东主风,其旁有一小星,曰长沙。

张守节《史记正义》则言:

翼二十二星,轸四星,长沙一星,辖二星,合轸七星皆为鹑尾,于辰在巳,楚之分野。

潇湘图 (局部)

翼轸为荆楚分野,长沙乃远客流放的象征,这里无疑没有作为国家中心的象征意义,所以古人诗文中关于潇湘的题咏才有远谪、流放的政治沉论意象存在。杜牧诗有“莫厌潇湘少人处,水多菰米岸莓苔”,以物喻人,有潇湘远谪之意自不待言:张若虑“碣石潇湘无限路”:范仲淹“南通巫峡,北极潇湘”所离远谪之意亦不言自明。“荒远灭没”的“潇湘”意象也便具有了“远谪放逐的精神意象存在于人们的记忆深处,含有人生不遇、遭际块坷的成分在其中。楚国被秦所灭,吴、东晋、宋、齐、梁、陈、南唐等在江南所立国家大都国祚短促,其政治悲剧在人们心目中又可想而知。个人遭际荣辱与家国之悲,从而使《潇湘图》作为曲美丽的 哀挽之歌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之中,这也是董源《潇湘图》为什么一再被后世加以解读、诠释的重要原因。

在中原王朝占统治地位、社会相对稳定的时代,董源《潇湘图》的释读趋向隐逸、神仙思想为多,成为文人士大夫寄托情感、借以抒发个人的思想感情的载体,尤其遭到远谪的文人士大夫,更是如遇知音,北宋、元、明、清历朝均是这种情况;而在政权南移江南地区时,正统观念方面的释读、诠释则逐渐占据主导地位。这是董源《潇湘图》为什么能成为山水画经典的重要历史文化原因之一。董源《潇湘图》在中国山水画史上的重要价值与意义在于潇湘图像隐含有一种文化理 想和价值规范。可以说,“潇湘”意象能在山水画创作中自成一统,是与它所依据的历史文化母本有关,观念文本的存在决定了图像文本的创生、存在与价值。董源《潇湘图》打通了图像与历史、观念的内在通道,作为一种图像母本,后来又成为潇湘绘画题材的母本而存在于山水画家的心目中。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