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琉璃堂人物图》

0
21263
琉璃堂人物图(局部)五代南唐 周文矩 宋摹本 卷 绢本 设色 纵31.3cm X 横126. 2cm 美国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藏

周文矩  (生年不详,南唐末卒)

五代南唐画家,建康句容(今属江苏句容)人。升元(937- -942) 中已在宫廷作画,后主时任翰林待诏。工画仕女人物,兼擅楼观、山林、泉石及道释人物,仕女人物画尤为著名,风格近于唐代周防而更为纤丽。所作人物衣纹多用曲折战掣(称为“战笔”)笔法表现,成为重要的传统衣纹描法之一。

周文矩是五代南唐时期非常重要的人物画家,建康句容(今江苏句容)人。生卒年代不详,约活动于南唐中主李璟、后主李煜时期,后主时任翰林待诏。工画佛道、人物、车马、屋木、 山水,尤工仕女,也是出色的肖像画家。周文矩的绘画艺术曾对后世人物画的发展产生了相当深刻的影响,我国十八描中的战笔水纹描即由他首创。

琉璃堂人物图(局部)

《琉璃堂人物图》(宋墓本)写唐诗人王昌龄与其诗友在江宁国永任所琉璃堂厅前聚会吟唱的故事。周文矩《琉璃堂人物图》曾见于《宣和画谱》著录,《勤斋集》所记较为详细:

图凡八人,皆唐衣冠,三僮子前,三人与胡僧对坐,朱衣者持梵夹读,僧屈指为数物状;衣绿者指左,黄衣者拱手,皆有谈说,似是为文事者。中二人偕立,童子磨墨,一则凭曲松而言,若口授其意;一则据石,左执卷,右秉笔而掌其颐,若思概括其意而将之书者。后二人坐石上,共执卷,一读而指其文,一仰而若有所思者。

将此记与现藏此卷人物对照,正与之吻合。“皆唐衣冠”, 则是作唐人故事无疑。此件作品共画十一人:僧一人,文士七人,侍者三人。图中僧人为法慎,与僧人对坐穿黑衣者为王昌龄,后端倚松者为诗人李白。全画根据人物的聚散安排,可分前后两部分:前一部分以法慎为中心, 王昌龄等三文士正与之谈论,两侍者在后捧盒侍立;后半部分则以文士构思诗文为主题,上作李白正倚松石而进行紧张的构思,一侍者磨墨以待执笔而思者运笔疾书,最后一-文士执卷回头仰望,若有所感,与之同坐黑衣文土则眼望执笔欲书文士,似乎已觅得佳句。全幅人物繁复,布置铺排错落有致,真实地再现了当时文人雅会的情形。

琉璃堂人物图(局部)

周文矩的人物画作品,大抵可分为两类:一类为一般仕女画作品,一类为以颤 (战)笔笔法作衣纹的人物画作品。 周文矩的一般仕女画作品,衣纹不作颤(战)笔,多秀润匀细而又劲挺有力,设色简淡,体貌与晚唐周肪颇为相似,从一些(传)周文矩的仕女画作品中,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周肪对周文矩的深刻影响。周文矩另一类人物画,画人物衣纹多用颤(战)笔,用笔瘦硬战掣,深受南唐后主李煜“金错刀”书法的影响。《琉璃堂人物图》(宋摹本) 画面着色淡雅,格调清逸,衣纹线描顿挫转折而有颤动之感,与今传《重屏会棋图》用笔一致。两件作品均为后一类绘画作品的典型。

琉璃堂人物图(局部)

运用颤(战)笔衣纹描法进行人物的衣纹处理创作应视作周文矩的创造,是在综合周昉人物画创作的成功经验和李重光书法影响的基础上而获得的新的用笔方法。此种笔法对于表现丝绸等物的质感以及塑造人物形象非常奏效。这一用笔方法对以后人物画的创作,尤其装饰性笔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使颤(战)笔水纹描成为后世常用的衣纹描之一,成为传统人物画中衣纹描的经典。无怪乎《宣和画谱》给周文矩高度的评价,谓其足“成一家之学”。虽然我们认为周文矩创造出来的这一中国人物画线描技法纤巧太过,有过于矫饰的倾向,但基本上肯定了周文矩创造出来的线描技法在绘画史上,尤其是人物画中上的重要地位。从《琉璃堂人物图》上完全可以体会到周文矩颤笔人物画的一些特点,可以体会到后世画家战笔水纹描的一些原初情状。

琉璃堂人物图(局部)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琉璃堂人物图》(宋摹本) 的作者当为唐代著名画家韩混,但从画中靠背椅、榻、书箱等的形制看,据考古及文献记载,证明这些物件五代后才有,由此排除了作者是韩混的说法,仍定为南唐著名人物画家周文矩的作品。清末民初,此卷曾为狄平子所得,卷首有其长跋,后流往国外,入藏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此幅作品同北京所藏残存的后半段,均为宋摹本,而此件则为全摹本,更显珍贵。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