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簪花仕女图》

0
29866

 

簪花仕女图 (局部)唐 周昉 卷 绢本 设色 纵46cm x 横 180cm 辽宁省博物馆

周    昉

(公元8——9世纪初),唐代画家。生卒未详,约活动于766——804年间,字仲郎,又字景玄,京兆人(长安),曾任越州、宣州长史。作为著名的道释人物画家,周昉曾在寺院创作了不少人物画作品,于章敬寺所作壁画,被朱景玄评为当时第一。其创水月观音,为绘制观音图象的新范式,传播到新罗、日本等国。

周昉是继张萱之后以表现贵族妇人著称的画家,根据《宣和画谱》的记载,周昉“传写妇人,则为古今之冠,其称誉流播,往往见于名士诗篇文字中”,在当时就已经具有很高的声誉。周昉生活的时代是唐帝国经过安史之乱由盛而衰、社会矛盾日渐尖锐的时期,这对于他的绘画创作显然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作为“贵游子弟”、“传家阀阅”,周昉极有机会出入卿相家观察上层贵族妇人的生活,从而创造出了体态丰腴、曲眉丰郏的肥硕型仕女形象,与汉魏六朝清肌秀骨的审美倾向拉开了很的距离,确立出了丰肌肥美的新审美典范。周昉作为中、晚唐仕女人物画的杰出画家,同顾恺之、陆探微、吴道子一起被米芾称为“人物画四大家”。

簪花仕女图 (局部)

一贵妇人雍容华美,髻插荷花,身披白格纱衫,右手拈花,似在行走中专注观赏手中红花。

周昉继承了顾恺之、陆探微、展子虔、吴道子等人的绘画传统,并在此基础上加以发挥,创造出独特的个人绘画风格特色,“衣裳劲简”,画史有“周家样”之称。周昉的绘画风格对晚唐和五代人物画、肖像画的发展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甚至影响到朝鲜和日本。王胐、李真、赵博文、程伯仪、高云、卫宪、程修已、郑寓、五代杜霄、燕筠、周文矩、竹梦松、李文才、明清时期唐寅、仇英、石涛等人的绘画都曾受到周昉画风的影响。周昉在江苏有过短暂的停留,据《唐朝名画录》记载:“贞元末,新罗国有人于江淮以善价收市数十卷,持往彼国”。由于有大量作品被收藏在江淮地区,所以才有来江淮购画的记载。《簪花仕女图》是目前唯一认定为唐代周昉的仕女画传世孤本。

簪花仕女图 (局部)

一鹤正抬起左足展翅欲行,与画中犬和辛夷花的出现点明人物活动在春夏之交的宫苑之中。从一侧面微妙地点出贵妇人无精打采、慵懒闲散乃至落寞幽闲的精神状态。

《簪花仕女图》绘制唐德宗贞元时期贵族妇人的形象,作春夏之交贵族妇人在幽静而空旷的庭园中赏花游园的闲适生活情景。根据《唐语林》记载,“唐风俗,贞元侈于游宴,其后侈于书法图画,或侈于博弈,或侈于卜咒,或侈于服食,各自有也”,这一时期的社会生活显然偏重于游戏和奢侈的游宴、书法图画、博弈、卜咒、服食等方面的追求,这是历经战乱和繁华后的唐代社会群体心理上的新嬗变,表现在绘画上,因而世俗性、审美性的要求进一步增强,追求审美愉悦、感官愉悦的倾向也进一步增强,为周昉绮罗仕女人物画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社会心理空间。苏轼《周昉美人歌》咏叹说,“深宫美人百不知,饮酒食肉事游戏”,即是唐代这一社会心理和社会行为的真实写照。“豪门三日宴,笔底丽人忙”,就是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中,“周家样”也就应运而生了。周昉及其后继者们在不断绘制绮罗人物的过程中,将中、晚唐仕女画的发展不断推向高潮。《簪花仕女图》作为中、晚唐以来诞生的杰出的仕女画作品,反映了这一时期的社会风尚和上层贵族妇人的典型精神面貌。

簪花仕女图 (局部)

一贵妇人譬插芍药花, 身披浅紫纱衫,束裙饰有鸳鸯图案,披有彩色云鹤纹帔子,右手作举蝶状。正观赏辛夷花,似回首欲语。

在《簪花仕女图》中,周昉将贵族妇人闲步、赏花、采花、戏犬等情景一一纳入画面,在特定的氛围中表现出了唐代贵族妇人丰硕肥美的精神境象,描绘其高髻簪花、晕淡眉目、露胸披纱、丰颐厚体的外部形象,突出反映了中唐贵族妇人的时代特征。右起第一人著朱色长裙,外披紫纱罩衫,上搭朱膘帔子,头插牡丹花,侧身右倾,正左手执拂尘引逗小狗;对面站立贵族妇人则身披浅纱衫,朱红长裙饰有紫绿团花,并搭流动云凤纹紫帔;第三位为手执团扇侍女;再后面则为髻插荷花、身披白格纱衫贵族妇人,右手拈红花,作专注观赏状;第五位贵族妇人正从远处走来,头戴海棠花,身着朱红披风,外套紫色纱衫,双手紧拽纱罩,头饰、衣着颇为华丽;最后一位贵族妇人则髻插芍药花,身披浅紫纱衫,束裙饰有鸳鸯图案,披有彩色云鹤纹帔子,右手作举蝶状。画中犬、鹤和辛夷花则点明人物活动在春夏之交的宫苑之中。全幅作品微妙地刻划出了贵族妇人无精打采、慵懒闲散乃至落寞幽闲的精神状态。

簪花仕女图 (局部)

站立一贵妇人身披浅纱衫,朱红长裙饰有紫绿团花,并搭流动云凤纹紫帔,左手上抬,举一物似在与前一人作共同戏犬状。赋色浓艳柔丽.层次明晰,完美地表现出了绮罗纤缕见肌肤”的画面效果。

《簪花仕女图》在构图上确实达到相当完美的地步,卷中人物通过斗犬、观鹤、举蝶、观花等动作、神态,彼此映照、顾盼,使画中人物有机地联系起来,卷首与卷尾中的仕女作回首顾盼宠物的姿态,更使全幅人物活动被巧妙地收拢归为一个整体,充分发挥了横卷式手卷的构图特点。《东观余论》谓周昉“设色浓淡,得顾陆旧法”,从《簪花仕女图》上可以看出,周昉的设色、用笔显然受到顾恺之、陆探微的影响,赋色浓艳柔丽,层次明晰,完美地表现出了“绮罗纤缕见肌肤”的画面效果。人物描法则以游丝描为主,线条简劲圆浑,传达出柔润、恬静的审美感受。

《簪花仕女图》绘制时间约为唐德宗贞元(公元785——805年)间,卷尾钤“绍兴”联珠印,曾经南宋内政收藏。后又有贾似道的“悦生”瓢印等历代诸家收藏印记,《石渠宝笈续编》曾经著录,当为传承有绪的古代名作,创制年代不晚于北宋末年。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