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维摩天女像》

0
22340
维摩天女像  北宋 李公麟 (传)  轴  绢本  水墨   纵156cm x 横105.2cm  日本  东福寺藏

 李  公  麟   (1049—1106)

北宋画家。安徽桐城人。北宋神宗熙宁三年进士,元符三年退隐家乡。绘画师法顾恺之、陆探微、张僧繇、吴道子等人的画风,继承了顾恺之以来的优秀人物画传统,并将白描画从作为壁画粉本的基础上分离出来,演变为一个独立的绘画种类。李公麟的白描人物画用线多为游丝或铁线描,线法圆活秀丽,达到很高的艺术成就,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维摩变相图》是中国道释人物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道释人物画是根据《维摩诘经》有关内容进行绘制的,自东晋南北朝以来,一直甚为流行, 直至两宋时期,仍然是颇为流行的道释人物画题材。从顾恺之首创《维摩诘图》以后,陆探微、张僧繇直至北宋李公麟,均创作了《维摩诘变相图》。民间创作的绘画作品数量也非常庞大,据统计,敦煌莫高窟目前遗存《维摩变相图》即达68壁之多,可见这绘画题材的流行之广。 李公麟所作“维摩诘图像”也有不少流传下来,如《维摩天女像》《维摩演教图》《维摩诘像》等,都是目前所能见到的李公麟创作的“维摩诘图像”,尤其日本东福寺所藏李公麟的《维摩天女像》,更是两宋道释人物画中极为难得的白描精品之一。

维摩天女像  (局部)

《维摩诘经》三国时期就开始流行,又称《维摩诘所说经》《不可思议解脱经》《佛说无垢称经》,大约公元一世纪成书于印度,汉末传于中国,最早为后汉临淮沙门严佛调所译,以后又被多次重译,属于真空法性部经典,是一部很受重视、被社会广泛接受的一部经书(历来为高僧大德、帝王贵族所推服、尊崇),尤其对士大夫阶层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此部佛教典籍为中国佛教三论宗、天台宗所崇奉的根本经典,同时对中国禅宗和净土宗的形成,也起到了巨大的推进作用,与《楞伽经》《圆觉经》 一起成为禅门的重要经典,在中国佛教史上享有很高的声誉。《维摩诘经》 所表现出来的思想情趣、精神特质为文人士大夫所接受,依据《维摩诘经》的内容进行图像制作,成为渊源有自、脉络分明的道释人物画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出现了大批的绘画名家。《维摩诘经》 共分十四品,其中可以用图画表现的一般只有九品,即:佛国品(第一),弟子品(三),问疾品(五), 不思议品(六),观众生品(七),香积品(十), 菩萨行品(十一),阿闲佛品(十二),法供养品(十三)。其中问疾品(五)最为画家所喜爱,依此创作了为数不菲的《文殊师利问疾维摩图》。张彦远于《历代名画记·论画体工用拓写》中论述说,“顾生首创维摩诘像,有清赢示病之容,隐几忘言之状,陆与张终不及矣”,原注又说,“张墨、陆探微、张僧繇并画维摩诘居士,终不及顾之所创者也”。顾恺之创立的维摩诘居土的这一形象及其精神状态与魏晋人心目中的名士风范十分相像,并成为文人士大夫形象的典型。李公麟有关“维摩诘图像”的制作,即是依据“问疾品”创作的自描作品,其间无疑有着顾恺之创立“维摩诘图像”的深刻影响。

《维摩天女图》描绘维摩诘回答文殊师利问疾辩难的瞬间情形。维摩诘端坐床榻之上,右手握拂尘,随意垂在右股之上,左臂则倚在靠椅上,目光平视前方,犀利、专注地注视右面画面外的前来向疾的文殊师利,他神态安详,作答辩状,似乎画面外奉释迦牟尼佛之命前来问疾的文殊师利正在紧张倾听他的回答。一天女随侍在后,手执托盘,里面盛满鲜花果品,身着华丽的装束,目光微微向下俯视前方,正专注地倾听维摩诘的论辩。李公麟非常善于营造画面气氛,注重人物神态、气质的表现,他在画面中将维摩诘微微前倾的身姿、随侍天女不胜长期站立以及托盘重量引起的身体体形变化都非常微妙地表现出来。二人目光分别向右方平视和俯视也有所区别,通过不同的人物动作的表情、变化,有力地烘染出了辩难时一瞬间的场面氛围和紧张情境。虽然气氛看似平静,但其实非常紧张,而对维摩诘头上圆光外云雾腾涌的描绘,更增加了画面的对水和紧张不安感。画中维摩诘人物神情肃穆端庄,于专注之中流露出了深刻的睿智,所塑造出的幽闲、宁静而有机辩的人物神情状太已是典型的北宋时期汉族高级士大夫、文士的形象,不啻为李公能及其他所处时代文人士大夫的自我精神写照。苏轼在观看了李公麟创作的王维像后,曾作诗:“前身陶彭泽,后身韦苏州。欲觅王右丞,还向五字求。诗人与画手,兰菊芳春秋。又恐两皆非,分身来入流。”(《东坡续集·次韵鲁直书伯时画王摩诘》)苏轼认为他创作的王维像很符合大家心目中的理想形象,《维摩天女图》 中维摩诘的形象,显然也是李公麟根据他心目中的理想形象而创立出来的文人士大夫的理想形象,有着宋代文人雅士浓厚的生活气息的写照,已然不同于唐代所创立的维摩诘的形象了。

维摩天女像  (局部)

李公麟选取维摩诘和随侍天女进行描绘,同《维摩诘变相图》中所绘场面及人物数量相比,显得规模较小。画面仅有两个人物,摆设器物也非常简单,但并不影响此一画面的表达效果。李公麟通过对画面氛围的烘染和人物形态、神态的处理,非常成功地解决了这一问题,以一当十,达到了规模宏大的画面氛围也不易达到的理想效果。此件作品在用笔上也具有极高的水准,继承了顾恺之、陆探微的密体画风,对于张僧繇、吴道子的疏略画风也有所继承,从而确立出了密丽披拂而又率略简易的用笔格调。《维摩诘变相图》衣纹线用笔流畅劲利,其间不乏潇洒灵秀的风神,确为李公麟特有笔墨风格特色的真切反映。全幅用笔笔力峻壮,造型准确,极为精密地概括出衣纹的转折起伏,具有强烈的节奏感。

历史上由于日本和中国近邻,双方长期有着贸易、文化的交流,因而有些维摩变图像随着日本使团、僧人或外贸人员而流入日本。《维摩天女像》 《维摩诘像》 (89.7厘米 x 51.5厘米,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均是这种情况下流入日本的,从中反映出中日两国之间难以割舍的文化渊源关系。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