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送子天王图》

0
9
唐 · 吴道子(传) 卷 纸本 白描 纵 35.5cmx横 338.1cm 日本 大阪市立美术馆藏

吴 道 子 (约680——759前后)

唐代画家。又名道玄,河南阳翟(今禹州)人。出身孤贫,早年在洛阳师从张旭、贺知章学书法,转而学画。唐玄宗召为内教博士,在宫廷作画。擅长人物、神鬼、山水、宫殿、草木、禽兽。绘画师法张僧繇、张孝师,继承了张僧繇的“疏体”画风,首创“莼菜描”,往往墨骨数笔便横绝千里,笔迹利落,笔势雄壮,所写衣褶,有飘举之势,人称“吴带当风”。作画赋色简淡,“其敷彩于焦墨痕中略施微染,自然超出缣素,世谓之吴装”(元汤屋《画鉴》),形成了特殊的绘画样式,人称“吴家样”“吴装”。吴道子先以墨骨为主绘制人物大致轮廓,然后以淡敷色的画法略作点缀,成为中国人物画、肖像画的基本方式,其绘画样式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送子天王图 (局部) 在文臣武将簇拥下的大自在天神

《送子天王图》按照故事情节可分三段,前段描写送子之神及其所乘瑞兽与天王及侍从天女等。中间一段则作如来护法神大自在天端坐石上显现神通情形。画幅后一 段绘净饭王抱持婴儿正稳步前行中,摩诃波阁波提夫人拱手相随,后面一侍者肩扇在后。无能胜明王作跪伏礼拜状,迎接释迦牟尼佛的到来。

送子天王图 (局部) 惊闻佛祖降生的两个小鬼

吴道子早在唐代就被推崇为“画圣”,年未弱冠即穷丹青之妙,道择人物画尤为擅长。据载曾于长安、洛阳两地寺观中绘制壁画多达三百余堵,卷轴画亦不少,所作道释人物画奇踪怪状,无有雷同,其中尤以《地城变相)闻名于时。《宣和画谱》著录官廷收藏了他的九十三件作品。由于壁画不易保存,吴道子的绘画在宋代就已经非常罕见了,北宋末期米芾说:“伪吴生见三百本,余白首止见四轴,直笔也。其中记载了他所见的吴道子所作的四件作品。

送子天王图 (局部)

目前存世的《送子天王图》《宝积宾伽罗佛像》《道子墨宝》,并非吴道子真迹,应为宋人依据吴道子作品绘制的墓本,从中亦可见吴道子绘画的基本概况。在这些传世摹本中,《送子天王图》是最能体现吴道子画风的经典之作,已经散佚海外,为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所收藏。

送子天王图 (局部) 骑着神龙给大自在天神报信的神将

明代张丑在《清河书画舫》中说:“吴道子《送子天王图》,纸本,水墨真迹,是韩氏(存良)名画第一,亦天下名画第一。” 又据茅锥《南阳名画表》:“宋高宗乾卦绍兴小玺,贾似道封字长印,曹仲玄、李伯时、王谦等跋,是吴真迹。”可知,此亦是一件流传有绪的传世名作,其摹制年代当不下于北宋中期,或是北宋初期的摹本。

送子天王图 (局部)

此作大自在天形象。大自在天作四臂披发形象,踞坐石上,背后烈焰腾腾,火焰中现出虎、象、狮、龙、鸟头,形貌诡怪。大自在天音译为摩醯首罗,住色界之顶,为三千大千世界之主,在三千界中得大自在。其形象为五头、三眼、四手,分别持三股叉、神螺、水罐、鼓等器物,颈上绕蛇,骑大白牛。大自在天力量巨大,额上第三只眼可以喷出神火烧毁-切,并主宰人间的一-切悲喜荣辱。作为如来的守护神,护世八方天和十二天之一。此图焰火中出现释迦牟尼佛头像,暗示其不久将成为释迦牟尼佛成佛后的护法天神。

根据李公麟《送子天王图》题跋:“《瑞应经》云:净饭王严驾抱太子谒大自在天神庙时,诸神悉起礼拜太子足。父王惊叹日:´我子于天神中更尊胜,宜字天中天。’”推断,《送子天王图》应绘《瑞应本起经》中释迦牟尼降生故事,作释迦牟尼的父亲净饭王和其姨母摩诃波阁波提夫人抱他去朝拜大自在天神庙天神,诸神向释迦牟尼礼拜的故事。

《送子天王图》按照故事情节可分三段。前段描写送子之神及其所乘瑞兽与天王及侍从天女等。画中有两位天神力士正试图拖住奔驰的瑞兽,气氛紧张而愉快。天王神态威严,双手按膝,密切注视眼前的瑞兽,好似完成某一重大决断而呈现出较为轻松的沉思情形。天王左右则有文武侍卫环拱侍立,或围蛇,或仗剑,或执笔书写。前面一武臣紧张注视,手握剑柄以防不测,文臣端然肃立,手执毛笔、笏板,正准备书写,面色凝重。天王身后天女则神态安详,或磨墨,或手持器物,恭敬肃立于身后。画面再往后不远处则绘有来自地狱的使者牛头马面,象征净饭王之妻摩诃摩耶夫人诞生太子不久后即去世的噩耗。此处天王和瑞兽之间的紧张关系成为前段画面的中心,天王的严肃凝视与瑞兽的咆哮欲行形成强烈的对立,紧张的氛围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扣人心弦。

送子天王图 (局部)

中间一段则作如来护法神大自在天端坐石上情形。大自在天作四臂被发形象,跟坐石上,背后烈焰腾腾,火焰中现出虎,象、狮、龙、鸟头,其形貌诡怪,左右作有捧花瓶、香炉法器的天女和执帚天神。大自在天音评为摩酸首罗,住色界之顶, 为三千大千世界之主,在三千界中得大自在。其形象为五头,三眼,四手,分别持三股叉、神螺、水罐、鼓等器物,颈上绕蛇,骑大白牛。大自在天力量巨大,额上第三只眼可以喷出神火烧毁切, 并主宰人间的一切悲喜荣辱。 作为如来的守护神,护世八方天和十二天之一。此图焰火中出现释迦牟尼佛头像,暗示其不久将成为释迦牟尼佛成佛后的护法天神。

送子天王图 (局部)

净饭王抱持婴儿正稳步前行中,摩诃波阁波提夫人拱手相随。一侍者肩扛一扇随侍在后,完全为汉化后的帝后形象。

画幅后一段绘净饭王抱持婴儿正稳步前行中,摩诃波阁波提夫人拱手相随,后面一侍者肩扇在后。无能胜明王作跪伏礼拜状,来迎接释迦牟尼佛的到来。无能胜明王亦是如来护法神,能降伏众生而尽诸障,并摧毁四魔兵众。无能胜明王一见抱持在怀的佛祖便低眉跪拜,衬托出新生婴儿的无限尊贵。此图虽然写异域佛经故事,但画中的人、鬼、神、兽形象则完全中国化了,以中国帝后、文武臣僚和仕女形象来塑造天王、天女、侍卫,当是佛教与中国本土文化日趋融合的结果。

送子天王图 (局部)

六臂无能胜明王作跪伏礼拜状,迎接释迦牟尼佛的到来。无能胜明王亦是如来护法神,能降伏众生而尽诸障,并摧毁四魔兵众。无能胜明王–见佛祖便低眉跪拜,衬托出新生婴儿的无限尊贵。

吴道子继承了六朝张僧繇的疏体画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挥。他注重线条的表现力,“行笔磊落,挥霍如莼菜条,圆间折算,方圆凹凸”,笔势天矫,人物服饰衣纹如当风飘舞,富有动感,因而被人们誉为“吴带当风”。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认为吴道子的会画作品无论就用笔还是造型能力,都具有他人难以企及的造诣。《送子天王图》反映了吴道子的基本画风,笔墨的疏落、简率,人物形象的刻画、塑造,都给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送子天王图 (局部) 侍立在不动明王身旁的武将和天女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