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雪景行旅图》

0
18825
雪景行旅图 · 五代 · 荆浩 (传)轴 绢本 水墨 设色 用粉 纵138.3cm x 横75.5cm 美国 堪萨斯城纳尔逊 · 艾京斯美术馆藏

荆浩  (约850一?)

五代后梁画家。字浩然,号洪谷子。山西沁水人,一作河内(今河南沁阳)人。因避战乱,常年隐居太行山。荆浩为儒生,通经史,能诗文,书学柳公权,工画佛像,尤妙山水。山水师从张澡,为北方山水画的开创者。著有《笔法记》,提出气、韵、思、景、笔、墨“六要”以及用笔有筋、肉、骨、气“四势”之说。

五代时期是中国山水画、人物画、花鸟画均获得巨大发展的历史时期,尤其花鸟画、山水画更成为中国画的两大高峰,直接影响了中国后来一千余年山水画发展的历史。在山水画领域,五代时期已经出现了南北并峙的局面,即南方山水画派和北方山水画派两大山水画体系。其中北方山水画派体系由荆浩及其弟子关全创建。由于时代的久远,荆浩的山水画作品存世已经不多流传至今的有台北故官博物院的《匡庐图》、美国堪萨斯城纳尔逊艾京斯美术馆的《雪景行旅图》(摹本)等,堪称凤毛麟角,颇为珍稀。

荆浩的山水画理论体系,受儒家以及老庄思想、道教思想文化影响很深,他主张山水画是摆脱名利杂念、修身养性的最为有效的方式,认为“嗜欲者,生之贼也。名贤纵乐琴书图画,代去杂欲”,只有这样,才能“怡悦情性”,使人的情志有所安适。荆浩非常注重对真山真水的体察,进一步提出“图真”的理论,要求山水画创作要达到“气质俱盛”的要求,要努力挖掘出山水特有的精神内容和审美属性。据此理论,依托北方雄伟的山川风貌,创造出了具有雄峻浑厚特征的新绘画风格面貌。荆浩曾说:“吴道子有笔无墨,项容有墨无笔,吾当采二子之所长,成一家之体。”对于笔墨在山水画创作方面的重要作用给予高度的重视。他同时也是第一个提出“水晕墨章”概念的画家,用“有笔有墨”来衡量山水画创作的得失,从而使中国画在意境和笔墨方面进一步拓展了新的审美范畴。从目前存世的《雪景行旅图》和《匡庐图》中,也完全可以感受到荆浩在山水画审美和客体山水塑造上所取得的新进展。

《雪景行旅图》描绘雪后险峻山川中行旅往来的情形。此件作品以立幅构图形式,对于具有北方川陕地貌特色的重重山峦进行勾勒填写,表达出了高深回环、大山堂堂的雄伟气势。近最坡岸、峦石坚凝,林木伟岸挺立,一枯树屈曲腰卧,右面溪润中雪水正汇成谋布流泉,在幽谷溪润中曲折反复,不住地向前奔流,倾冯在右下角深深的溪源之中。西面正中及左面溪润中则设有数道棚栏盘绕。十教行旅人物分成四五组蹒斯行进在山路上,或在栈桥对岸遍而出或骑马,或步行。其中数人在投路上并排而行,正观望远方的景致。三四人在林本旁转道而出,似在观看溪润流水。两三人则在山崖处放下行李,略作休息……画中人物动作不一,老幼男妇不同,充分表现出荆浩高超的写实能力。中景部分作高大峻厚的峰峦层层盘旋而上,转折曲回,直冲云霄。主峰峦右面山谷深处,巍峨的寺宇仁立在幽谷平台上,左面依托主峰崖壁,右面为旁出的峰峦围护,亦见其险拔的位置。主峰左面隐约露出的湖面,为一片空阔的景致,湖面空无一人,静寂无声,更见幽邃、寂静的雪后氛围。湖面对岸为远山,山峰呈水平状分布延伸,逐渐消失在画面深处,亦映衬出主峰的伟岸高耸。

荆浩取景布局有着鲜明的特色,他的这一特色在当时就已经获得了人们的喜爱,邺都青莲寺大愚和尚向他乞画说:“六幅故牢健,知君恣笔踪。不求千润水,止要两株松。树下留盘石,天边纵远峰。近岩幽湿处,惟藉墨烟浓。”荆浩根据大愚的要求为他绘制了《山水图》,并说:“恣意纵横扫,峰峦次第成。笔尖寒树瘦,墨淡野云轻。岩石喷泉窄,山根到水平。禅房时一展,兼称苦空情。”“天边远峰”“幽湿近岩”都使荆浩可以发挥出笔墨的性能,他对于自己在画面中能体现出“寒树”岩石”“喷泉”“山根”等山水景物的特征,也很为得意。如果没有这些真实具体物象在画面中的呈现,所谓的笔墨也就无所寄托了,“真景”也就不可能出现,也就不可能有“气质俱盛”的山水画诞生。荆浩雄伟峻拔的山水画特色可以从《雪景行旅图》中充分体现出来,画中雄峻的山川形势、流泉、岩石的形象,给人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荆浩非常擅长画面景物的处理,尤其对峻厚峰峦顶部形势的安排,成为他擅长处理山水空间的又一独特方式,《雪景行旅图)》中的山顶布局,非常具有特色,堪称典型。此幅画面上无论栈路右上方的峰峦峦头还是寺宇左下方峰峦的峦头以及主峰峦头,他都将其具体形状、特点表现出来,形成四面峻厚的动人气势。这一绘画特色非常符合画史对他的评价一一“善为云中山顶,四面峻厚”。《雪景行旅图》中构成主峰的山顶无论是采取俯视的角度,还是采取仰视的角度,确实带来丰富的新视觉感受。这也是荆浩在长期观察大自然真实景物的基础上确立出来的山水意象。擅作云中山顶,能画出山顶四面校厚的气势,来源于荆浩对大自然山水的真实感受和体验,正因为如此,才能形成他的这山水画构图特色。

《雪景行旅图》山脉峰峦、林树多以秃笔细写,给人以苍古挺峭之感。设色亦颇为浓重,白粉的运用,更将雪后的景色极为充分地描绘出来。从用笔和设色上,可以看到早期山水画所呈现出来较为古拙、坚凝的特色,较为真实地反映出五代早期北方山水画较为古拙而雄峻的特点。

此件作品传闻系自古墓中出土,西方一些美术史家认为是荆浩的作品,也有人判定为一幅早期山水画的摹本。无论怎样,从此件作品中可以领略到五代时期山水画,尤其荆浩山水画的绘画特色和风格面貌则是可以肯定的。在晚唐五代山水画相对保存下来比较稀少的情况下,此件作品的出现,对于山水画史,尤其北方山水画史的研究无疑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