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高逸图》

0
13028

温馨提示:请将手机旋转欣赏此作品!

高逸图 · 五代 孙位

孙位 (生卒年不详)

晚唐五代初期画家,生卒年不详,初名位,一名遇。后遇异人,得度世法,改名遇(一作异),号会稽山人。原籍会稽(今浙江绍兴),唐末随僖宗入川,遂居成都。擅长人物、松石、墨竹、龙水、道释人物画。所画龙水,尤为著名,笔势超轶,气象雄放,对五代四川地区绘画艺术影响颇大。

孙位是唐末随僖宗皇帝入蜀的画家,性情疏野,襟抱超然,虽好饮酒,但从未曾沉醉过。他经常与禅、僧、士往还,是一位很具有气节和隐逸旷达思想情怀的画家。豪贵相请,礼有少慢,即使赠送千金,也很难留下一笔,所以《宣和画谱》称赞他“举止疏野,襟韵旷达,喜饮酒,罕见其醉,乐与幽人物外交”,邓椿将他列为逸格的代表性画家,“画之逸格,至孙位极矣,后人往往益为狂肆”(《画继杂说》)。孙位的绘画风格和艺术追求对后世产画家产生深远了的影响。可惜由于时代的久远,孙位的许多作品没有保存下来,仅存《高逸图》残卷,尚能感受到他超逸的笔墨格调和旷达幽深的精神面貌。

高逸图(局部)

《高逸图》为手卷,绢本,设色,纵45、2 厘米,横168、7 厘米,上海博物馆藏。此图绘魏晋竹林七贤故事,表现竹林名士在庭院中闲适聚会的情景。本为七人,目前仅余四人,分别为山涛、王戎、刘伶、阮籍。第一人为好老庄学说而性格“介然不群”的山涛,上身袒露,背披襟衣,抱膝跌坐,眼睛斜视,流露出高傲的神情,旁有一童子奉琴;第二位则为“不修威仪,善发谈端”的王戎,裸足而坐,右手执如意,似乎若有所思,前面放一即将展开的画卷,一童子则抱书卷在旁侍立;第三人为作《酒德颂》的刘伶,手捧酒杯,微带酒意,眼神恍惚,似乎意犹未尽,然已经不胜酒力,正作回顾欲吐状,旁有童子持唾壶跪接;第四人则为饮酒放浪、惯为青白眼的阮藉,手拂尘尾,流露出怡然自乐的神情,旁有童子奉方斗。孙位对于四位高士面部表情、神态的刻划显然非常成功,画中四人面容、体态、表情各不相同,突出呈现出了各自内心世界和不同的个性特征。虽然此件作品绘制竹林故事,但实际上乃为五代隐逸文士、隐逸高士追求清高放浪、淡泊闲逸、疏旷超然精神生活的真实写照,有着画家自我精神情态的寄托和投射。孙位通过娴熟高超的绘画艺术形式,对魏晋士名士的精神气质作了深入细致的刻划,在其中寄寓了深邃旷远的自我精神情怀,有着自己胸襟抱负的寄托和对现实人生的深刻体悟。

高逸图 (局部)

此卷作品着重于人物眼睛、神情的刻画,显然继承了顾恺之注重“传神阿堵”的人物画创作原则,而在人物衣纹线上所表现出来的质量感,则与东晋顾恺之的画风有明显的继承关系。孙位在此件作品的衣纹线处理上不仅仅具有顾恺之春蚕吐丝描“细劲流畅”的风格特点,同时,衣纹线的细劲以及略带方折的用笔特征,也有张僧繇“骨气奇伟”画风的继承。在用笔特征和笔墨的丰富变化上看,《高逸图》总体上比六朝用笔更趋向工致精巧,也更加注重写意笔法的充分运用,诸如湖石用笔的水墨纷披,已有熟练的皴擦方法的运用,开启了五代以来新绘画方法的形成和运用,郭若虚“花木竹石,则古不如今”的评价,在这里也得到很好的说明。此卷人物、树木设色凝重洒脱,富有一定的装饰感,亦很有称道之处。总之,孙位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推动了唐末、五代绘画艺术的新发展。

高逸图 (局部)

《高逸图》曾被著录于《宣和画谱》,上无孙位款印,卷前引首确有宋徽宗赵佶题“孙位高逸图”,并钤有北宋“宣和”、“双龙”、“睿思东阁”印以及清•梁清标和清内府诸藏印,当为宣和内府、南宋绍兴内府收藏的《竹林七贤图》残卷。这是孙位现存的唯一真迹,流传有绪,确实极为珍贵。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