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龙宿郊民图》

0
23224
龙宿郊民图  五代南唐 董源*  绢本设色  纵156cmx横160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龙宿郊民图》是董源传世最为著名的代表性作品之一,描绘了天子治理的京郊之民于节日嬉娱的生活场景,有着董源对政治升平、人民安居乐业的向往和憧憬的精神情怀。作为董源存世极为罕见的著色山水画作品,《龙宿郊民图》 不仅对全面了解董源的绘画艺术风格特色具有重要的意义,从中也可领略董源水墨山水画形成的转变历程。

董源的山水画作品,有两种风格,一类为著色山水画,风格似李思训:

景物富丽,宛然有李思训风格。

(《宣和画谱》)

著色,皴纹甚少,用色称古。人物多用红青衣,人面亦用红粉者。

(《画鉴》)

在当时,由于著色山水不多,仿李思训风格的画家也不多,董源著色山水画作品因而为时人所熟悉,他的影响也主要体现在著色山水画上。《龙宿郊民图》 即是流传到现在的董源的著色山水画。董源另一类为水墨山水画,风格类王维,其特征为:

水墨矾头,疏林远树,平远幽深,山石作麻皮皴。

(同上)

这一类作品在当时却并不为人所重视,直到北宋末年、南宋初期,才得到肯定。元、明、清以来,这类作品才逐渐成为山水画取法的重要对象,“荆、 关、董、巨”并称,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董源能成为南派山水的先驱,正是这一类山水画奠定的基础。董源流传到现在的一些山水画作品, 基本上为水墨山水,著色山水几成绝响。《龙宿 郊民图》作为董源著色山水画作品,确实更堪珍贵。

《龙宿郊民图》是董源以金陵附近的真实山川景物为蓝本绘制出来的著色山水画。董源作北苑副使时,长期生活在金陵地区,常年饱看江山景象,不断体察山水物象,发之于笔端,最终留下了这一动人的经典画卷。董源选取江岸.侧伟岸的峻岭高峰作为描绘的主要对象,尽力突出主峰的高耸雄伟,“ 下笔雄伟,有崭绝峥嵘之势,重峦绝壁,使人观而壮之”。从对主峰的描绘上,完全可以让人感受到董源壮阔雄伟的绘画风范。不仅如此,董源通过对通向长江主道支流附近景物的描绘,将观者的视线引向江天交汇处,境界开阔,进一步增强了画面的纵深感。

龙宿郊民图 (局部)

《画史》记载董源多写江南真山,从该作品上可以看出,山峦浑原的山川景象完全是江南地区特有山川景物的写照,具有金陵地持有的地城风貌特征。董源抓住这一地区常年雨水侵袭所形成的地貌特色进行大胆概括,不断突出当地山川地貌的鲜明特征,碎石矾头(峰顶小碎石)以及常年浸水所形成的特有的“披麻”纹理等,都成为董源《龙宿郊民图》所要表现的特定对象:

董源坡脚下多有碎石,乃画建康山势。董石谓之麻皮皴,坡脚先向笔画边皴起,然后用淡墨破,其深凹处,著色不离乎此。石著色要重。

(元·黄公望《写山水诀》)

《画史》谓董源“早年矾头颇多”,显然与这一地区 的地貌特征有关。《龙宿郊民图》处理峰石纹理,以长披麻皴法为之,不仅概括出了金陵地区特有的山川地貌,而且收到了用笔秀润的效果。此件作品峰顶矾头特色的处理,亦是董源对金陵特有自然景物长期观察概括的结果。

董源所处的五代时期,山水画的发展已经达到相当惊人的程度,五代的山水画家不仅能逼真地描绘出山川的具体特征,而且对春、夏、秋、冬四时山水也拥有了可以深人细致描绘把握的能力。《画史》谓董源“尤工秋岚远景”,从《龙宿郊民图》上也完全可以感受出来。董源通过秋水寥落的山川气象、深秋特定的物象向观众传达出江南深秋的气息。江水的潦缩清冷、山麓间树上悬挂的红灯、山间的红树,都向观者传达出了江南地区深秋季节的信息。也正是在深秋季节,人们才有闲暇和心情出外赏红叶,浏览大自然的景致。现在南京地区还有秋天赴栖霞赏红叶的习俗,从此习俗也可想见董源绘制《龙宿郊民图》时的心情和感受。

当然,从技法上看,《龙宿郊民图》 吸取了李思训、王维二家的绘画格调,由之确立出新的表现方式。董源首先继承了王维注重用笔的特征,开启了南派山水注重笔墨的绘画观念。在李氏青绿山水中,注重勾斫之法的运用,几乎没有可以充分施展笔墨特长的皴法运用,而《龙宿郊民图》则大胆使用披麻皴,这一点无疑来自于画家对王维笔法的继承,拓展了青绿山水的表现范畴。《龙宿郊民图》在著色上则继承了李思训青绿山水的传统,并将其富丽而具有神仙气息的青绿山水开始向具有真实山川意境和文雅细致的审美格调转化,这是青绿山水画的-一个新发展。后世文人化、文雅化的青绿山水画风的形成,从这里可以找到充分的依据。

节选自《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