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雄世 寂寥冬心

0
4528

“扬州八怪”是清代活跃在扬州画坛上的一支重要的绘画力量。自康熙末年崛起,到嘉庆四年(1799),“八怪”中的殿军、最年轻的罗聘去世,前后将近百年的时间里,这批具有创新精神的画家,开创了画坛上新的局面,为花鸟画的发展拓宽了道路。扬州八怪生前即声名远播,之所以称他们为怪,是因为他们在作画时不守墨矩,离经叛道,奇奇怪怪,再加上大都个性很强,孤傲清高,行为狂放,所以称之为“八怪”。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皇帝都有召见,或试画、或授职。乾隆八年,弘历见到郑燮所作《樱笋图》,还在上面钤了“乾隆御览之宝”朱文椭圆玺。乾隆十三年,弘历东巡时,封郑燮为“书画史”。罗聘曾经三游都下,“一时王公卿尹,西园下土,东阁延宾,王符在门,倒屣恐晚;孟公惊座,觌面可知”。

金农 · 花卉册八开之一

他们占领着被称为“销金一锅子”的扬州,以这个全国盐业的枢纽为根据地,以狂怪不羁、无拘无束的绘画风格和以“四王”为代表的正统派相抗衡。他们的学识、经历、艺术、修养、深厚功力和立意创新的艺术追求已不同于一般画工,达到了立意新、构图新、技法新的境界,开创了一代新画风,为中国画的发展立下了不朽的功业。

金农是“八怪”中极具特色的一位,也是唯一有弟子同样列名“八怪”之中的一位。他本是一位文人、书法家,曾经被举荐参与博学鸿词的考试不就,中年之后才开始学习绘画。但是由于所见古代名迹甚多,所以“涉笔即古,脱尽画家习气”。在继承古法的同时,他的绘画又表现了很多古人认为不入画的新鲜题材,如笔砚、蓑衣、钓竿等等,用自己的方法来表现和抒发生活中的情趣。

金农于康熙二十六年(1687)三月二十二日生在“有田无棱,屋数区,在钱塘江上,中为书堂,面江背山”的家庭中,少年时代是在闲适的读书生活中度过的。

金农 · 花卉册八开之二

青年时期的金农已盛负诗名,二十岁时曾访浙江萧山的毛奇龄,毛西河激赏不已,夸示宾客说:“吾年逾耄耋,忽睹此郎君紫毫一管,能不癫狂耶!”其后的两年中,投师于吴门何焯家中,金农在何宅读了许多藏书和金石碑版,又观赏了不少名人书画,腹笥更充实了,这对他的一生都有深刻的影响。这时他先后与同辈的丁敬、厉鹗、鲍鉁、杭世骏、周京、陈撰、汪沆诸人缔交,结为一生挚友。在“扬州八怪”中,金农的修养最为广博,不仅诗文创作早露才华,又精擅金石碑版鉴赏,擅长八分书、治印、刻砚,最后又晚负画名。这与他早年时候开始的潜心学习诗文、学问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金农喜欢多方游历,汪士慎就作诗说他“诗人性情惯离家”。自三十岁始,他就数度离开家乡杭州出游外地,“渡扬子,过淮阴,历齐、鲁、燕、赵,而观帝京,自帝京趋嵩洛,之晋、之秦、之粤、之闽,达彭蠡、道鄂渚,泛衡湘、漓江间。”足迹遍及辽阔的地域。所到之处,他吊古迹、探名胜、察世情、访金石、结师友,大大助长了他的诗情,为今后的书画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经验。

金农 · 花卉册八开之三

三十五岁那年,金农第一次来到扬州。当时的扬州盐商汇聚,人文荟萃,商业兴盛。与金农同时的孔尚任有诗云:“东南繁华扬州起,水陆物力胜罗绮。”道出了盛况的一斑。金农拜访了自视较高的诗人谢钱羲。谢读了他的《景申集》,惊叫说:“吾目光如炬,不轻让第一流,何来狂夫,夺吾赤帜!”另一位余葭白,特设宴与金农相会,评他的诗说:“天下撑肠拄腹,卷轴胜于君者不少,如君无一贱语,岂可哉!”这些一时名家的称赞,无疑为金农在扬州起了推荐和揄扬作用。

乾隆元年(1736),浙江归安县令裘鲁青上书帅念祖推举金农应博学鸿词科,金农便于八月赴京。他在京师的交游是不成功的,虽然认识了很多权贵,比如刑部尚书张照,翰林院编修徐直亮、张华南等,但是在进仕的道路上却毫无进展。在灰心之后,他终于决定要真正遂他的林壑之志,“以布衣雄世”“掉头独往,免得折腰向人俯仰”。从此决定了他以文字书画为业的道路。

金农 · 花卉册八开之四

自此以后,他虽远游过,但大部分时间来往于杭州、扬州之间。约略算来,金农六十四岁前以杭州为主,之后则基本上定居扬州。在扬州,金农开始了书画自给的生活。他在扬州的活动,主要是卖书鬻画和文酒之会。比起“八怪”中其他人来,金农的画路较宽,不蹈袭他人,独辟蹊径,自出心裁,这和他的学问、才情、胸襟是分不开的。

乾隆十五年(1750),六十四岁的金农开始定居扬州。住在谢司空寺之别院,也就是天宁寺。金农在扬州定居时已是老年人,年事虽高但创作不辍,留下了不少传世的作品。举凡梅竹、花卉、山水、蔬果、人物、佛像,无不创意新颖,风格特异,古淡生拙。书法更达到了精纯的境地。

金农 · 花卉册八开之五

随着老友汪士慎、李方膺、厉鹗、全祖望、马曰琯的相继去世和郑板桥、李复堂、黄慎的进入垂垂老年,金农和扬州画坛一同冷落了。乾隆二十八年(1763)秋九月,金农在寂寞中与世长辞,享年七十七岁。根据罗聘所写《冬心先生续集·序》,金农“殁于扬州佛舍”,但这佛舍具体是指哪里现在还很难断定。他生前住在佛舍,最后死在佛舍,就是这位老艺术家的结局。身后萧条,不能下葬,还是老友杭世骏集资,由弟子罗聘等奉榇,归葬于浙江临平黄鹤山中。

综观金农一生,基本上可分为两大阶段。而这两大阶段的转折点就是乾隆元年(1736)清廷开博学鸿词科一事。在他人生的中年以前,金农投师问友,“笔耕墨耘”、“游食四方”而“期有所遇”;乾隆元年以后,金农主要寓居扬州,以书画为生活的主要来源,直到油尽灯枯,“殁于扬州佛舍”。可以说金农一生中的“期有所遇”进身入仕的理想是伴随着博学鸿词科的结束而破灭的。这里对于他是应试未第,还是被荐而未试,或者干脆是没有获得合法的被荐举资格,因之也就不可能参加考试,学者们还有所争论。但不管怎样,清廷举行的第二次博学鸿词科,给金农带来的结果不是进入官场实现修齐治平的理想,而是使其自觉或不觉地走上了书画创作的道路。

节选自《中国历代书学画论丛书 · 冬心题画记》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