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 灵异 怪诞——谈何柳人物山水画的当代性

2
12119

梦幻 灵异 怪诞——谈何柳人物山水画的当代性

文/邹 凌

当人们还沉倾于传统的山水树木加人物的绘画时,当人们还在滋滋有味地耍弄传统笔墨时,当人们还在津津乐道地营造传统图式所带来的审美感受时;一组错置的人物山水景象,一组梦幻般的时空超越,一组多重技艺组合的绘画,打破了人们的传统审美路径,开拓了人们传统中国画的想象空间,揭开了绘画多元性的融合体系,这就是何柳当代人物山水画给人们带来的视觉冲击和审美愉悦的精神感悟。

《游园惊梦》系列稿图 34×68cm 2016年

何柳当代人物山水画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在一个主题的框架内,任凭思绪自由地舒展、变幻,并富于表情地将所绘物象展现开来,传达给观者。正如18世纪法国著名画家米勒所说:“在艺术中应该有一个主导思想,富于表情地把它表现出来,把它铭记心中并且强烈地传达给别人。”(摘自《米莱转》)“天界系列”是何柳通过绘画来传达其精神交流的一种主要方式,其主导思想是游离天界边的一种梦幻,一种心理与时空的碰撞,散发着对圣洁的迷恋、对困惑的惆怅、对光明的向往,具有童话般的光怪陆离。在“天界系列”绘画中,“游园惊梦”与“旧梦迷痕”则是两种不同的心理感受,是人生道路上两种不同的处事原则。前者把人装进一个容器里,并置于五彩缤纷的世界中,在现实的环境里,惆怅、忧伤、徘徊、困惑与压抑的“容器人”,似乎剥离了美好的幻想,陷入难以挣脱泥塘,却又憧憬美好的未来,犹如惊天一梦。后者则是演绎成人童话,将储存在记忆里的以往痕迹,在魔幻、怪诞、灵异、晃拗与荒繆的光怪世界里游离,拓展,却寄托着人生欢快愉悦的情愫,自由奔放的心态。17世纪法国著名宫廷画家普桑说得好:“绘画总应该表达思想,无论是绘画也好,或是部分的构图也好……应该是完全符合主题的性质。”(摘自《德拉克洛瓦论美术和美术家》)在何柳“天界系列”的绘画中,无论是“游园惊梦”,还是“旧梦迷痕”都围绕着“天界系列”的主题,表达了画家的思想与感受。

游园惊梦系列之1 34×68cm 2017年

“天界系列”绘画,在绘画的内涵上是超现实主义的,具有当代性。著名超现实主义画家西班牙的萨尔瓦多·达利认为,画家应“专注于研究和表现幻觉、梦境、白日梦”( 张延风《法国现代美术》)等心理活动;这样有利于绘画作品摒弃虚无主义,采取接受与相容,将梦境与现实相结合,把梦境原原本本地转移到画中,通过综合性的意识处理,记录画家主观的奇思妙想,编织梦境般的幻想,赋予鲜活的灵魂,以达到荒诞怪异的客观世界,产生全新的现实。在“游园惊梦”中,画家所表达的就是一种魔幻,通过画面折射出画家的奇思妙想。画中“容器里的人物”没有性别之分,没有年龄之分,分辨不出是男是女,大家都是光头,穿着统一的睡袍,游离着各种姿态;思路和举动让观者无法认定,其自由的空间尽管被容器锁住,却放置于天界宇宙的自然世界中,睡袍和各种姿态变成了一些象征性的符号,似乎漂浮在天空,理想、信念好像遥不可及,让人产生梦幻般的思想涟漪,通过“假象”连带出对现实的批判和对美好未来的一种向往与追求。十九世纪德国著名批评家、画家歌德称:“每一种艺术的最高任务即在于通过幻觉,产生一个更高真实的假象”(摘自《欧美古典作家论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

旧梦无痕系列之1 34×68cm 2017年

而“旧梦迷痕”则是在灵异和怪诞的画面中,同样是一群没有性别、没有发饰、穿着统一的睡袍的人,在大千世界中保留旧有的痕迹,没有方向,没有框框,任意游荡;山水树木、花鸟鱼虫只是记忆的符号,显现出童话般的梦幻,勾勒出始终长不大,不愿背负责任,沉靡欢乐;却又有所突破的成人“假象”。应该说“梦”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它给人们带来情感体验,可以触摸内心世界,寻找真正的“自我”;也正如十九世纪法国著名艺术评论家波德莱尔所说:“梦幻是一种幸福,表现梦幻的东西是一种光荣”(摘自《波德莱尔美学论文选》)。

天界 68×68cm 2008年

超现实主义绘画的表现形式是反传统,同时又强调多重形式的组合,打破了原有以写实为主的造型模式,通过对形体夸张、变形,表达出一种错觉、神秘、怪诞和梦幻的想象空间。在“天界系列”绘画中把本不该联系在一起的事物混合在一个空间里,利用透视、形状、色彩、光影等表现手法,展现出一幅幅反常、迷惑、荒诞和灵异的画面,让观者在非理性的、梦幻的视觉中体验超现实的世界。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图式的多样性,无论是“游园惊梦”,还是“旧梦迷痕”在构图取向上已不再是中国画中传统的构图模式,融合了西画构图、插画、装饰画等,以及蒙太奇手法和摄影技巧,让图式中的各种物象叠加、拼凑、改组、嫁接,形成错置的魔幻。二是色彩的多变性,在“游园惊梦”与“旧梦迷痕”中,色彩的冷暖明暗显得非常分明,打破传统色彩的程式性和规律性,使冷暖明暗变得融合而多变,强化了画面的动感,通过色彩的变化和对比,来表现压抑和兴奋、忧伤和喜悦、迷惑和醒悟、低落和高涨、豪放和婉约、朦胧和清晰、僵化和灵活等的审美情趣,丰富了画面的表现力和感染力。三是画法的多重性,我们从“天界系列”的绘画作品中不难看出,其绘画的根基是中国画,有中国画的线条和水墨韵味;但更多的是融入了西方画法,以及日本动漫和欧美插图的创作理念。在创作上以自身的感受为基础,凭着对物象的感觉和心理冲动来布局谋划,调动对称、错位、平行、俯视、仰视等视觉错差,再现梦幻般的现代情调。

佛山 46×68cm 2008年

我历来主张艺术的跨界融合,在植根中国画的基础上,创新绘画模式;应该说何柳在这方面做了大胆的尝试,初步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样式,值得可喜可贺,祝愿他的“天界系列”绘画在未来的绘画发展中更上一层楼。

2018年11月21日于南京

作者系江苏当代中青年画家、美术理论家


何 柳

1982年出生于江苏省南京,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师从吴冠南先生。

现为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当代艺术研究会会员、南京市美术家协会理事、南京市花鸟画研究会秘书长、南京市青年美术家协会理事。


部分作品欣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

2 意见

您的评论

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