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天成 · 写意江苏——江阴广电美术馆开馆大展/刘春杰篇

1
12934
《俏江南》88x67cm 2018年

主办单位 |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  南京艺术学院  江苏广播电视总台  江苏省收藏家协会  江阴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江阴广播电视集团
承办单位 | 江阴广电艺文中心  江阴广电美术馆  江阴市书画院  江阴市美术家协会
协办单位 | 江苏天华纱业集团  安徽省祁门县祁润世家茶业有限公司  江阴市天华博物馆
展览时间 | 2018年11月30日—12月24日
开幕时间 | 11月30日上午10点18分
展览地点 | 江阴广电大厦一楼(江阴市中山南路79号)
参展画家 | 保 彬 佘玉奇 陈显铭 陈国欢 刘春杰  潘高鹏 吴元奎 朱天杰 谢佩新


搜玄抉意  气象天成

江阴广电美术馆开馆九人作品展

二十世纪是中国画面临重大冲击的时代,也是迎来历史发展际遇的一个特殊历史时期,吴昌硕、黄宾虹、齐白石、刘海粟、徐悲鸿、潘天寿、傅抱石、朱屺瞻、张大千、陈大羽、李可染等大家崛起,在剧烈的社会变革、中西方文化冲突、碰撞、交融中将中国画引向了新的发展境地。二十世纪下半期尤其改革开放后,经过四、五十年的努力,后继者接踵而来,他们衣钵相承,在江苏这块古老而又充满活力的土地上踏着前辈的足迹继续致力于写意绘画的研究,创造出了深具传统文化厚度、新时代气息与精神特点的中国画,一个新绘画时代与格局渐趋形成。保彬、佘玉奇、陈显铭、陈国欢、刘春杰、潘高鹏、吴元奎、朱天杰、谢佩新诸位先生即是其中的坚锐画家,他们的绘画实践成为上世纪八十年代来中国画新发展的一个缩影,从他们精湛的绘画艺术中足以见证这一时期中国画尤其写意绘画的文化特点和精神风貌。

《世上哪有龙现身》67x87cm 2018年

在不断与大自然的接触中,在与历史文化传统、世界文化的交流中,以保彬为首的这批中国画家独辟蹊径,积极从传统内部和大自然中深入挖掘中国画创作的主题和题材,以所掌握的精湛的中国画笔墨语汇在画面中表现出他们深厚的文化素养、深邃的精神情感以及对外部世界的深刻体悟,由之确立出了自我鲜明的绘画艺术风貌。保彬的热烈雄放、明净清逸,佘玉奇的宏阔厚重、淡雅文静,陈显铭的浑厚泼辣、泽润苍茫,陈国欢的缥缈沉寂、幽邃秀雅,刘春杰的若梦若幻、潇洒灵秀,潘高鹏的沉雄厚实、幽远浩渺,吴元奎的清新秀丽、奇崛苍深,朱天杰的含蓄蕴藉、清新质朴,谢佩新的磅礡飄逸、灵动秀润,都给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成为其内在精神情感的外在显现。这批中国画家各自不同的审美观念和绘画风格特色的形成,标志着他们的绘画已经走向成熟。他们在传统写意画的基础上,通过各自的创造性工作,为中国画赋予了新的精神、生命和灵魂。

《我家荷塘真美不去邻家偷看》67x55cm 2018年

陆机在文赋中说,“收百世之阙文,采千载之遗韵。谢朝华於已披,启夕秀於未振”,中国画是思接千载、融透百代、创新求变的一种综合性文化与精神现象,有着艺术家非凡的开拓性、原创性、精神性、自我个性的参与与融汇。九位艺术家接续着江苏人的文化自信,通过如许的画面体现出中国画固有的文化特征,创造出如此优美的幻象世界、艺术境象,形象地反映出时代的巨大变化。江苏,特别是南京所出的画家,应该说可以代表中国绘画、尤其是中国写意画的高度和发展方向。笔墨和意境这个层面,他们是牢牢地抓握住了中国画的灵魂,在艺术上,为藏家以及我们的爱好者树立了一个艺术的坐标。

谨祝九人画展成功举办!

南京博物院  赵启斌


刘春杰

南京市政协常委,金陵美术馆馆长,南京市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委员,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客座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国际学院版画联盟执行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全国艺术基金专家评委,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作品被美国芝加哥艺术馆、美国特尔沁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大英图书馆、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等国内外三十余家单位收藏。


部分作品欣赏

《大丰年》 141x71cm 2018年
(左)《福海纳凉》133x34cm 2018年 (右)《花开花落各有时,谁都别着急》133x34cm 2018年
(左)《热闹水域有大网,鱼儿小心莫前往》 133x34cm 2018年    (右)《身卧福地》133x34cm 2018年
(左)《天赐良缘百年合》 133x34cm 2018年    (右)《龙门一跃平常心》 133x34cm 2018年
《是鱼咱就潜底,是鸟咱就飞翔》 71x141cm 2018年
《千年修得万年福》 133×68.5cm 2018年
《叠石可成山》 133×68.5cm 2018年     奇石、美石空灵、神秘、吉祥、纳福、迎寿,也镇宅辟邪,且兼具抽象意象具象的混搭之美。所以被古今文人墨客视为知己。爱石赏石颂石咏石画石斗石拜石之风长盛不衰。藏石者众,奇石与怪木是我极喜欢的物件,家里阳台书架都是我从非洲具宁、毛里求斯、日本、澳大利亚、美国、德国、白俄罗斯、乌克兰等异邦淘来,也有新疆贵州云南安徽等国内的石与木。人说:石不能言最可人。我不为然,君不见石不言而自高,叠石可成山。石虽不言雅气袭人,养眼养心。石不能言,见一石如见一山,它山之石为我用,此石无声胜有声。拥有此等祥石雅物,虽不能言,但仍可视其为知己。置于厅堂书房案头清气悠然与玩石怪,木相视久了便想它们经大自然数万年磨砺与洗礼,不期然与我等相遇凭运气靠天意,一如他乡遇故知,邀其不远万里而同归,何其辛哉!
《叠嶂重峦》 68x132cm 2018年      戊戌初秋画石,友人穆科明兄观之作诗:叠嶂重峦万里山,石破惊天坐云端。成者寥寥如麟角,山河怀德天地宽。科明理科出身,科学家,其诗颇具有意味。我亦唱和一首:一石叠成万重山,陋室无铭天地宽。往来白丁廖知己,天翻地覆看云端。石,我之所爱,诗,亦吾之所爱,画石作诗,与时下错位,诸君见笑。第三句也可改为:往来寥寥皆白丁。
《心广阔风雨奈何》 67x53cm 2018年
日常与修 67x67cm 2018年     从古至今的修行人,皆为修苦行,从事创作人亦然,它是一条孤独寂寞之路,屈指一算,我从事创已三十余年。世界巨变,多姿多彩,亦青春不再,但于艺术却日久生情,日常中已然不能缺少,打坐佛法叫坐禅,它可以令人心平气和地与自己身体沟通,体内循环处于最佳状态,五脏六腑得到休息,通过冥想可以开启智慧,内心清净,明心见性,摆脱苦恼,每日只要立于画案前,无需敲木鱼捻佛珠,也不需要有菩萨像,更无需正襟危坐,拿起画笔,手起笔落,游刃自如,虔诚发自内心不被物所系,不为名所累,案头呈现出万千气象,如经书之于信徒,倘有烦恼和不快,定会随之纷飞而去,绘画于我是仪式,是精神寄托,是生活方式也是信仰,我就如同信徒参禅打坐诵经,我虔诚地画日积月累的图像,就是我的经文 亦是我的修行印迹。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

1条评论

您的评论

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