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年“画”牛

0
14037

 

牛年传说

牛宿为北方七宿之一
位于北天区
在十二生肖中居次位
与十二地支配属“丑”
故一天十二时辰中的“丑时”
——夜间一点至三点又“牛时”

易卦为“坤为子母牛”
天上的牛宿同丑宫方位吻合

牛宿的近邻为天田星宿
凡间牛耕凡间田
天上的牛自然耕的是“天田”
耕牛的丰功碑,就这样被树立在了银河之畔

中国人对于牛的图腾崇拜,可以追溯到4000年前的大禹治水时期。传说大禹每治好一处水患,就要铸铁牛投入水底,以示镇压,等到了唐代,就将镇水的铁牛改设岸上了。在中国老百姓的眼中,牛更多的美德是埋头苦干而从无怨言的品质,是勤劳的象征,更体现在对中华民族内在精神的塑造上。

因此,以牛入画是中国古代绘画的传统题材之一。牛既表现出牛的动作和神态,又表现出牛的品性和精神,赋予牛人格化的魅力。

五牛图 (局部)

《五牛图》是唐代著名画家韩晃畜牛作品的传世孤本,也是为数寥寥的几件唐代纸绢绘画真迹之一。不仅如此,此图也是我国目前所知存世纸绢画中最早专门表现畜牛题材的作品。《五牛图》作为韩晃留存下来的最为传神的畜牛题材作品,在我国历代同类题材的绘画作品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五牛图 (局部)

《五牛图》所作五牛神态各异,从左至右一字排开:一牛在俯首吃草,一牛在翘首向前奔驰,一牛在回顾舐舌,一牛在缓步前行,一牛在荆旁蹭痒:它们或行,或立,或俯首,或昂头,各具状貌。整幅画面除最后右侧有一小树外,再没有其他背景点缀。画家直接通过对牛的各自不同的面貌、姿态进行描绘,表现出它们各自不同的性情特点。五头健硕的耕牛在画家笔下被“人格化”了,赋予了崭新的图像意义。

五牛图 (局部)唐 韩滉 卷 麻纸本 设色 纵20.8cm x 横139.8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韩滉是唐代著名的宰相,其画牛用笔之细,描写之传神,牛态之可掬,几可呼之欲出。在这位当朝宰相笔下牛被”人格化”了,传达出注重实际、任劳任怨的精神信息。《五牛图》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少数几件唐代传世纸绢画作品真迹之一,也是现存最古的纸本中国画。

明乎此,我们似乎已经有点理解唐代画家戴嵩的《斗牛图》了。戴嵩是韩滉的学生。韩滉的《五牛图》影响深远,被尊为传世的纸本中国画的第一件,而戴嵩则擅长画水墨的水牛。

斗牛图  唐 戴嵩 绢本 册页 墨色 纵44cm x 横40.8cm  台北故宫博物院 藏

《斗牛图》描绘两牛相斗的场面,风趣新颖。一牛前逃,似力怯,另一牛穷追不舍,低头用牛角猛抵前牛的后腿。全图纯用水墨,虽也勾线,但已渐渐淡去。牛身通体染墨色,而以墨色的深淡变化,体现出牛身的结构以及运动时肌肉的紧张。用浓墨勾画牛的角、蹄,点出眼睛、鬃毛。看似色彩单纯,但仍能感觉到墨生“五彩”,极其优雅。这样的画法,在戴嵩之前似无,但也正是唐代画家王维倡导的“水墨渲淡”的手法。两头牛的形象、动态,无论是头、身体和四肢,以及彼此间相互协调,都画得非常准确,神态生动,场景激烈。传说他曾画饮水中的牛,水中倒影,唇鼻相连,可以见得戴嵩在写生上下功夫之精微。重写生、重情景,这是唐、宋时期的中国画的一大特点,可见画家对生活的观察细致入微,作品不拘常规、生意昂然,不愧为传世画牛佳作。

风雨牧归图 宋 李迪 绢本 浅设色 纵123.7cm x 横102.8cm 台北故宫博物院 藏

李唐“尤工画牛”(《图绘宝鉴》),“善作山水人物,最工画牛”(《画继补遗》)。在记载中,李唐的画牛之作也确实多,如《风雨牧归图》、《秋林放犊图》、《春社醉归图页》、《牧牛图页》等等。

《风雨牧归图》绘风雨将作时,二牧童赶牛回家的情景,是一幅具有风俗性质的小景山水画。画中以极简洁的场景,却烘托了一个极充实的情境,整个牧童、牛、大树、湖水、苇丛等景物都被置于忽来的风雨主题与气氛之中。因而画幅虽大,景物虽简,但仍显得充实而饱满。

风雨牧归图(局部)

“牧归”,在村野中是习以为常的事,但作者把它置于风雨的特定环境中,”风雨” 就成了作品的”灵魂”,不仅连接着画面的结构,也点醒了作品的意趣。

秋林放犊图 南宋 李唐(传)绢本 设色 96.3cm x 53.2cm 北京故宫博物院 藏

《秋林放犊图》绘溪岸平坡间一孩童正在放牛的景象。画中正吃草牛犊好像被什么声音所惊起,引起了注意,抬头向天空望去,像是在看那秋风扫下的落叶,又像在看那树上悲鸣的秋鸟。放牛的孩童在边上的小溪独自一个人在掬水玩耍,早已忘记了一边正在吃草的牛犊。大树数株,布满了整个画面,其中两株红叶繁密。秋风微吹,扫落几片树叶点出秋意,整个画面一片秋天的景象。整个画面生活气息浓厚,给观者一种亲临其境的感觉。画家好像是在描绘他的生活所见,又好像在用他的笔墨回忆他的儿童时光。

春社醉归图页 南宋 李唐 (传) 册页 设色 绢本 21cm x 18.7cm 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藏

《春社醉归图页》此画乃宋画精品,虽然尺幅不大,人物刻画灵活生动。图中绘村官田畯接受乡民敬酒后,骑牛醉归的情景。图中田官体态古朴,醉态刻画入微。老者戴簪花巾子,袍带松落,穿平民麻鞋,动作僵硬,满脸醉意,由人扶持,前面有村童一边牵牛,一边吃包子,生动表现乡村生活的一景。

牧牛图页 宋 李唐  绢本 61cm x 6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 藏

《牧牛图页》画的是一棵临水树下,一头黄牛欲右行,牧童让其左转。牛与童互不相让,于是牧童飞身跃上牛头,一脚踩牛鼻,两手抓牛角,欲令其右转,画面内容就此定格。这种对峙,吸引了空中一只小鸟飞来观望。整个画面看似静止,实则充满了动感。犟黄牛与牧童率真的形象跃然而出,令人忍俊不禁,显示出一片田园诗般的生机和童趣意境。

雪溪放牧图页 南宋 夏圭 绢本 设色 25.7 x 26.6 cm 北京故宫博物院 藏

晴空草坡,雪地溪流。水石清瑟,大树数株,傍立溪边。一戴笠童子,牵一水牛,上岸前行。这是南宋传世名画《雪溪放牧图》所描绘的田园风景,宁静而安详。作者用勾勒填彩法画树干,双钩或攒笔画树叶,用笔虽简,但树叶疏密、层次却表现得恰到好处用淡墨染天空和溪水,以烘托大地的皑皑白雪。

春牧图
夏牧图
秋牧图
冬牧图   南宋  阎次平(传) 四季牧牛图卷  绢本 浅设色 每段 纵35.5cm x 横89cm  南京博物院 藏

《四季牧牛图卷》共四幅。春牧绘春野柳坡,细草如茵,一童牧二牛于其间。夏牧绘高树浓荫,芦池夏草,二童跨牛浮水而渡。秋牧绘霜叶满地,幼犊依偎于牝牛,牡牛缓步于傍,牝牛坐弄蟾蜍。冬牧绘雪地残草,寒风呼号,牧童牵牛而归。全图画树木用笔粗简,画牛则精细勾描,人物尤为生动。

老子骑牛图  明  张路 纵101.5cm x 横55.3cm  纸本 设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 藏

《老子骑牛图》不写背景,老子坐于青牛背上,手持《道德经》卷,正抬眼注视着一只飞蝠。人物的面部刻画得非常传神,衣纹的穿插也灵活巧妙,整个人物给人一气画成之感,形象生动而富有情致。

清 杨晋 石谷骑牛图  纸本 墨笔 纵81.6cm x横33.5cm 北京故宫博物院 藏

《石谷骑牛图 》款题为“画白石翁诗意”,所提“白石翁”是明代吴门画派的创始人沈周。晚号白石翁,人称白石先生。所画者为王翚,字石谷,号耕烟散人,为清初“虞山派”创立者,而作者即是早期虞山派的佼佼者,经常与师同绘画作。此图中王翚头戴斗笠,身垫蓑衣,骑于牛背之上,缓缓而行,像是雨过天晴之后,徜徉于乡野小径。墨色轻润,渲染有致,勾画简洁,却神韵俱足,充满诗情画意。

“福牛贺新岁,丰年禾黍香”
今天我们欣赏古代名家之作
不仅是为了品画家的画牛之意
更是祈盼“牛转乾坤”,新的一年“牛气冲天”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