瓯江放怀——秦淮七友作品展·金勇篇

0
5171

瓯江放怀——秦淮七友作品展

主办单位 | 丽水市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    丽水日报报业传媒集团    丽水市莲都区东西岩管委会

承办单位 | 丽水市美术馆    丽水学院中国青瓷学院    丽水市文化艺术研究院    丽水市文艺评论家协会

协办单位 | 桐社    崑岫堂艺术馆    苏州三元美术馆    润雅堂

学术指导 | 江苏省书法院    南京花鸟画研究会

媒体支持 | 新浪典藏    搜狐    今日头条    网易新闻    金艺社

展览时间 | 2019年4月27日-5月8日

展览地点 | 丽水市美术馆

艺术家 | 白鹤    成军    金勇    王健    滕孝忠    吴新伟    方向乐


瓯江放怀——秦淮七友作品展·金勇

金  勇

先后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南京艺术学院,现为马鞍山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专职书法教师。秦淮七友之一。师承王金泉、王镛、刘彦湖、曾翔、徐海、朱友舟诸位先生。先后多次在全国教师书法比赛中获特等奖、一等奖;入展第三届全国行草书大展、第十一届全国书法篆刻展等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重要展览六次;安徽省“我们的沃土、我们的梦”采风创作成果评比书法类金奖第一名。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协行书专业委员会委员、安徽省百名富有潜能中青年书法优秀人才、安徽省篆书二十家、马鞍山书协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杏花村书画院副院长、李白书画研究院执行院长。


笔墨之道

——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观后感

文 / 金勇

上海博物馆隆重举办的大陆首次“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非常好地呈现了艺术性、经典性与学术性的统一。我也借此机会,系统梳理、重新理解了董其昌及其时代的艺术成就与意义,收获颇丰。现就其用笔、用墨之道,作如下感想。

(左)甲骨文·杜甫诗二首 纸本 139×22cm 2019年
(右)章草·辛弃疾永遇乐 纸本 141×22cm 2019年
用笔:沉着遒劲,圆转自如

董其昌书法的艺术特征,莫过于淡与秀。透过这表象的审美,我们更注意到他用笔的技巧。

其行书《临宋四家书卷》,通观全篇,米芾用笔的跌宕洒脱、怀素使转起伏的自如风神、苏轼的沉着拙朴的意韵、黄山谷飘逸潇洒的意致,皆能予以融会贯通,可谓集大成而自出机抒,生动变化而曲尽其妙,深得传统帖学用笔的精髓。

董其昌曾叹曰;“米海岳‘无垂不缩,无往不收’,此八字真言,无等等咒也”。笔势有来必有往,有去必有回,千变万化而气贯韵满。

书法家不但在把线条作为审美对象时从视觉上把握其深层内涵,而且把线条看成一种生命的象征。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有这样的论述:“书若人然,须备筋骨血肉。血浓骨老,筋藏肉洁,加之姿态奇逸,可谓美矣”。其“筋”、“骨”、“血”、“肉”四者,都是针对书法线条美而发的。

董氏书法用笔十分精到,笔法纯熟,这正是他重视在古帖中获得精微感悟的结果。在明代普遍忽略笔法而强调势态的书坛,他对笔法的重视有着不可低估的意义。

其行书《李康义传》卷,行笔遒劲,神凝气足。从书风上看,明显展示出董氏集大成后自出机杼的个性风格之形成。其晚年用米芾笔意所书的《燕然山铭》更加沉厚,墨色清润,生涩稳重。其行书大字代表作《临颜真卿裴将军诗卷》用笔沉着豪迈,骨格盎然处,常有力拔千钧之势。

董其昌笔下的线条坚韧而富有弹性,可谓沉着遒劲,圆转自如。

书法线条美重点在于线条的立体感,力量感、节奏感。在中国书法艺术领域中,线条美的最高境界是线条的抒情内涵,而线条美的形式特征,即在此“三感”。缺乏这三者的任何之一,线条的完美性即会遭到损害。

董其昌曾言:“吾所言须悬腕,须正锋者,皆为破信笔之病。”“作书须提得笔起,不可信笔。盖信笔则波画皆无力。提得起笔,则一转一束处皆有主宰。转束二字,书家妙诀也。今人只是笔作主,未尝运笔。”

(左)隶书·郑谷诗 纸本 143×24cm 2019年
(右)行书·黄庭坚书林和靖诗 纸本 154×24cm 2019年
用墨:不燥不淫,腴润如玉

书法是“无色而具图画之灿烂,无声而有音乐之和诣”。书法是一种真正大道至简的艺术形式。在水与墨的调和中,求得浓淡枯湿,涨焦晕染的变化,表现宇宙万物的阴阳、黑白之道。

董其昌深识用墨之道,他经过仔细阅遍古帖之后,感叹:“字之巧处在用笔,尤在用墨,然非多见古人真迹,不足与语之窃也”。这次观展,我深有此体会。董其昌真迹的墨色层次分明,呈现一种半透明感。其《东方朔答客难卷》、《四跋赵孟頫鹊华秋色图卷》等作品中均可见其用墨的高度技巧。其行书《寄陈眉公诗卷》用笔圆劲,墨色清润,展现了董氏中年研习二王行草书的成就,更高度表现出其用墨技巧。

蒋骥《续书法论》云:“用墨润则有肉,燥则有骨,肉不可痴,骨宜少露,笔得中锋则肉在外而骨在内。”

董其昌书法是以淡、秀、润、韵为审美取向,除了用笔的虚和变化,骨力内蕴,更在用墨上浓淡相间,淡润而神韵反出,表现了一种禅意,所谓丰采姿神、飘飘欲仙。反映了其崇尚自然的率真之趣,即书卷之气郁郁芊芊。

草书·姜夔踏莎行 纸本 147×24cm 2019年

墨色变化得力于水和墨的调和。水和墨是色彩的两极,墨色本于水墨的调配比例。墨的多少决定了浓和淡,水的多少决定了枯和润。水和墨的不同比例,幻化出水墨世界的无穷变化,极大地拓展了书法的艺术表现力和人的精神的腾跃空间。

墨色变化是书法生命力的体现。董其昌就十分注意墨法,曾将“有笔法、有墨法”的书法真迹比作“活句”,将“无笔法、无墨法”的刻本比作“死句”。这一“活”与一“死”的比喻,恰恰说明了墨色变化是书法的生命,是不可复制的。即使在印刷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墨色同样无法复制,不见墨色的自然氤氲,唯见科学的精准调和。

墨色变化是书法的神韵所在,是营造书法意境的色泽载体。古代书家莫不注重墨法,如包世臣:“墨法尤书艺―大关键已。”(《艺舟双楫》)周星莲:“故能墨无旁沈,肥不剩肉,瘦不露骨,魄力气韵,风神皆于此书。”(《临池管见》)

墨色变化所产生的层次性和虚实性,丰富了书法艺术的表现力。从审美规律看,浓能唤起一种热烈、搏动的人生激情,淡则能予人心以平静恬适的抚慰。

(左)隶书·李清照醉花阴 纸本 140×25cm 2019年
(右)金文·欧阳修词二首 纸本 141×24cm 2019年

董氏书法作品中,墨色的浓淡交织、干湿互现,恰似一曲有高低起伏旋律之佳曲,优美而动听。同时,浓淡枯湿、墨色氤氲又有一种忽明忽暗、忽虚忽实的朦胧感,为书法作品笼上了一层迷幻的色彩,使其具有耐人揣摩、发人想象的美感。

黄宾虹先生也深得用墨之法,他说:“古人书画,墨色灵活,浓不凝滞,淡不浮薄,亦自有术”。而要师法前人用墨,则须多见真迹方可,因为用墨之妙皆清晰地呈现在古人墨迹之上。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

您的评论

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