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时代·南京纬度(第一回)油画/雕塑展

3
6199

主  办 | 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  办 | 南京美术馆
展览时间 | 2019年12月24日~2019年12月28日
展览地点 | 南京美术馆(秦淮区四条巷12号)


前  言

文/濮存周

画时代·南京纬度(第一回)油画、雕塑展今天终于和观众见面了。此次作品展是南京美术馆2019收官展。为了办好此次作品展,我们前期做了大量的学术探究和论证,并以“南京纬度”来命名,以此彰显南京古往今来深厚的文化特质。“纬度”一词从地理的概念来讲可分天文纬度、大地纬度、地心纬度。我们通常说的“纬度”是指大地纬度。这次“画时代·南京纬度”(第一回)油画、雕塑展中的“纬度”,不仅是一个地理概念,更是一个文化概念,这里包含立足南京、走出南京、进入南京的优秀艺术家,同时兼有和而不同的探索精神和艺术气质。此次作品展我们邀请了著名油画家庞茂琨、雕塑家徐光福等全国知名艺术家,也邀请了金田、朱智伟等南京本土油画、雕塑方面具有个性语言、独特风格的艺术家参展。

庞茂琨 阅读者 布面油画 120×160cm 2017年

本次展览共展出38位来自不同地区、不同艺术语言和不同面貌的艺术家的精品力作,展现出艺术家对艺术的执着,更体现出艺术家在新时代对艺术创作的个性追求。

南京自古以来就是美术重镇,在中国美术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自东晋以来,古都南京不断推陈出新,引领美术的发展方向。最具代表性的是“新金陵画派”,把南京美术推向了新的高度。南京美术在时代的发展历程中不断革新,在与新兴观点的碰撞中探寻重塑自我的蓬勃力量,在对旧有理念的批判中将艺术思想的维度拓向更宽更广。由此看出,不管是“新金陵画派”还是“85美术新潮”都见证了南京画家们的探索精神。

徐光福 空间中的挤压形体系列 100cm见方 2006-2008年

画时代·南京纬度油画、雕塑展是一个非主题性学术研究展,它是一个集艺术家思想性艺术性相统一、主张艺术个性化的展览。我们将通过画时代·南京纬度油画、雕塑展并以这种学术探索方式让广大观众和参展艺术家们不断进取并关注南京美术馆的办展理念和探索方向。当下,美术馆不仅要有弘扬时代主旋律的作品展,同时也要在艺术上有探索、表达上有鲜明个性的优秀作品展。

金田 四月天 布面油画 130×160cm 2012年

此次画时代·南京纬度油画、雕塑展的规模虽然不大,但参展的各位艺术家具有很强的个性化表达语言和探索精神,这种彰显艺术个性化实践的展览对南京美术馆未来的发展是一个有益的尝试。南京美术馆是艺术家展示作品的一个重要平台,在展现火热的时代主题的前提下,密切关注当下艺术发展,为艺术家提供更多的展示和成长空间,是我们的责任。

预祝展览成功!

2019.12.18


策展人语

文/王洪志

每做一次展览,都是对过去的一次检索和对未来的期望。文化在普及和大众化的同时,一方面推进着社会的文明,另一方面又对文化创新提出更高要求,艺术创新更加日新月异的今天,每一件作品都充满艺术家的智慧、冒险和探索——一次次的否定和自觉,是艺术的责任和魅力。纵观艺术创作的历程,既是美的哲学史亦是自我批判的扬弃。

封加樑 光影之二 布面油画 80×80cm 2018年

油画和雕塑(西方院系的传统概念)经本土文化的借鉴、消化、吸收,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随着审美意识的普遍提高也面临着“突围”的尴尬和瓶颈。在新时代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的引领下,反省我们走过的路(模仿和接受西方美学),其技术和媒材的运用学习、发扬光大已不再是当下关注的唯一途径(表现语言),也非艺术的长远目标。在当代精神的自我觉悟中认识新的思想、文脉和当代美学意义也许才是自身艺术创作的根本出路。

章文浩 秋日的艳阳 布面油画 60×80cm 2019年

这次展览,我们可以看到学院和当下艺术作品的不同呈现,以及不同艺术思考的探索轨迹,在许多方面已经打破单一的西方油画雕塑传统概念,不仅在形式上、语境上,更在美学和文化哲学上有了更广泛的实践。

朱智伟 夏露3号 铸铜 173×60×75cm 2012年

因此,我们以“南京纬度”这一地理学概念为题,试图以天时地利、源远流长的南京人文积淀,充分体现文化的交汇融合与包容,推陈出新,寻求当下艺术创作的新向度、新篇章。

2019.12.9几至园


画时代·南京纬度(第一回)油画/雕塑展

文/李倍雷(东南大学艺术系艺术理论专业博士、博导)

“南京纬度”既是一个地理概念也是一个文化概念,恰恰是这种“南京纬度”的“地理文化”概念成就了当代南京一批艺术家,使他们聚集在一起共同完成“画时代·南京纬度(第一回)油画、雕塑展”。

沈敬东 大鲨鱼 布面油画 80×100cm 2019年

自古以来,六朝古都南京就凝聚了一种温润却不乏探索精神的艺术气质。当今的古都南京,历经了古今中外艺术文化的传承与融合,聚集着开放、包容、担当、自由与独立的特殊“维度”的当代的艺术气质。当然,这种当代的艺术气质是因为有一批南京当代艺术家及其作品,凝结在古都南京所形成的。尽管这些作品在艺术形态方面存在各自不同的面貌和理念上的差异,但大体上呈现了“南京纬度”的共有特征。

王长明 艳遇2018 苏州西山沁园太湖石砖水泥 L2.8m 尺寸可变 2018年

虽然说上世纪“85’美术新潮”,南京也是一个重要阵地。它以开放的姿态接纳了裹夹着西方现代与后现代艺术形态、思想与观念,在一定的程度上促动了南京艺术家向外接纳与包容的姿态,但这些已经“俱往矣”成为“历史”。对于当今南京的艺术家来讲,思考与“另构”不同于“85’美术新潮”路径的艺术形态是他们的重要选项。为此,我们也看到了南京艺术家以形态呈多样的艺术作品在证明他们不断地探索以求突破那已经成为“历史”的路径,努力寻找一条与传统文脉和当代文化相关联的当代艺术形态、观念与思想。的确,南京的当代艺术家也是从这些维度思考艺术及其创作并力图呈现“当代性”特征的艺术作品。在今天所展出的“画时代·南京纬度(第一回)油画、雕塑展”的作品中,大多体现了关注“当代性”的特质并为此所做的努力与探索。基于此,我们又不得不提及“当代艺术”的概念以及所涉及的相关问题。

李倍雷 东南·学衡:哈佛三杰 亚麻布油彩 180×130cm 2017年

“当代艺术”的出现,应该把它理解为是在“现代”语境下寻求出路的“另构”。在形而上的西方“美学”出了问题的状况下,现代美学没有寻找到解决问题的有效方法,使西方现代“美学”框架下的西方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在“熵”的状态中,显示出“穷途末路”的预兆。这也意味着当代艺术不是在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路径上继续的艺术形态,它是“另构”不同于现代、后现代的艺术形态。同时,我们在使用“艺术”这个概念时,需要注意它的一个“历史性”差异的对应问题。

葛震 微光 布面油画 60×50cm 2019年

在很多情况下,我们观察到西方艺术理论家,在使用“ART”这个概念时,已经不是来自西方传统对“ART”的定义,当然更不是中国传统对“艺术”的定义。当我们探讨“当代艺术”时,自然要与西方——传统的、现代的和后现代的“ART”(“艺术”)联系起来。这也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一个形而上的哲学思考的现实语境。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当中国(东方)与西方共享“艺术”(ART)这个概念时,是近代日本学者将西方的“ART”翻译为与中国“艺术”相对应的这个词时开始的。而且一开始,中国学者在使用与“ART”对应的“艺术”这个是词时,它的内涵和外延与今天的“艺术”这个词的使用也是有区别的,有时与“美术”混用,民国时期的中国学者还把音乐、文学、诗歌纳入“美术”概念的范畴。如康有为、蔡元培、鲁迅等人即是。

顾小剑 自家宝藏 亚麻布面丙烯 100×80cm 2018年

在西方艺术史体系中,传统“艺术”(“ART”)这个概念与内涵被提出来,是建立在19世纪古典哲学与美学基础上的,主要与伊曼努尔·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建立的美学体系最为相关,另一个就是约翰·约阿希姆·温克尔曼(Johann Joachim Winckelmann,1717-1768)进行的艺术考古,他发现了古代雕刻和绘画并对古代艺术做了阐释。这一阐释成了为“艺术”奠定了它实际上的美学基础,即温克尔曼对艺术的考古发现和他对艺术的阐释真正奠定了西方“艺术”的美学基础,后来的乔治·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1770-1831)吸收了康德、温克尔曼、席勒、谢琳等人的美学思想,使他的那部大部头《美学》再次从绝对精神的哲学层面为“艺术”奠定它的概念和内涵,同时也是黑格尔在美学框架下建立的“艺术”止于古典型艺术。

杜占军 光年之外 布面油画 80×80cm

古典艺术也是黑格尔美学的基础,他认为“浪漫型艺术”已经出现问题了,“浪漫型艺术又把理念与现实的完满的统一破坏了,在较高的阶段上回到象征型艺术所没有克服的理念与现实的差异和对立。” 这种对“艺术”认知的结构观念,从而使西方“艺术”概念围绕着古希腊以来至文艺复兴所产生的建筑、雕刻和绘画展开分析和讨论。

王洪志 风筝、蝴蝶与石 系列之三 布面综合 120×60cm 2019年

现代与后现代艺术观念要颠覆的正是西方这个传统“艺术”观念和它的“基础”,使传统美学决绝于现代美学。而现代美学呈现的是“美学熵状态”。 这便是现代艺术处于同样“熵状态”的原因。西方现代“艺术”与西方传统的“ART”几乎“失联”,它与中国传统“艺术”的概念和内涵更不沾边,却与中国“85美术新潮”以来的“艺术”有关联。但是,当代艺术的建立却是针对西方的现代与后现代艺术观念进行剥离,从而寻求突破出路与“另构”文化策略的艺术形态。尽管汉斯·贝尔廷(Hans Belting,1935-)和阿瑟·C·丹托(Arthur C. Danto,1924-)都提出了“艺术终结”,而且他们的主要观点是“结束的是叙述本身,而不是叙述的对象。”

杨思明 鸽子7 号布面油画 60×60cm 2017年

实际上这一观点并没有为“当代艺术”寻找到任何出路,某种意义上他们恰恰是为“现代艺术”与“后现代艺术”寻求合法性。为此,我们提出的“当代艺术”的基本概念和观念,并区别于西方将“当代”与“现代”、“后现代”混杂一起的不同认知。我们认为“当代艺术”是特指的一种不同于西方“现代”与“后现代”艺术观念与艺术形态,它是另辟蹊径地“另构”在当下具有自我反省和批评精神并传统与当代相遇的艺术形态。由此,我们还要特别提醒的是,并非当下出现的所有艺术观念和艺术形态都是“当代艺术”。

李建民 青岛速写一 木板油画 30×40cm 2019年

我们简要地探讨了当代艺术的相关问题,目的在于想说明当下有关当代艺术“另构”的问题,也意在实证南京艺术家集体展示的作品,正在朝这样一种过程或结果所付出的努力。所以,我们看到的“画时代·南京纬度(第一回)油画、雕塑展”的大多数作品中,应该说是与上述观念、思想相吻合的艺术形态,即“自我反省和批评精神并传统与当代相遇”。

李素芳 船骸 陶 216×12.5×19cm 2003 年

当然,在对“当代艺术”的理解和认知上,不同的艺术家有不同的理解与认知,但“和而不同”是南京艺术家最理想化的艺术文化生态。无论是绘画还是雕塑,在艺术形态上,南京艺术家所表现的都有各自的特征和思考,试图通过艺术的表达来体现对当下艺术本体变迁的把握和对当代社会发展与变革的关注。这实际上体现出南京艺术家对艺术本体变迁所涉及形态与观念转向的维度所做的思考,也就是我认为的“在当下具有自我反省和批评精神并传统与当代相遇的艺术形态”方面所做的努力与探索,体现了对“当代”的思考,是面向“当代”文化意义维度上努力的结果。

高波 Su 布面油画 60×50cm 2019年

南京艺术家占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整体性地呈现了六朝古都的艺术家们对传统文化艺术与当代文化状况相遇的“南京纬度”,并在“南京纬度”中寻求对当下文化、社会的关注所做出的艺术形态的研判。我们惊喜地看到了有的作品在母题元素和图式方面从传统文化中凝练出来,但叙事的空间结构有着明显的当代文化气息,使主题叙事在当下文化维度中呈现并对当代艺术形态和观念做出了合乎逻辑的判断与思考;在传统与当代相遇的艺术理念中,使“自己”的维度走出了与“他者”不同的当代艺术的形态;在努力的探索中,正逐渐建构南京当代艺术的思想与观念。一些作品出现的“雅”或“精致”的当代艺术气质,也是我们说的传统与当代相遇的这种独特的气质。当代艺术并非要抛弃技术,我们提到“南京纬度”一些作品的“雅”或“精致”,基本上就是依赖于技术实现的。其实“术艺”(《魏书·术艺列传》)也好“艺术”(《晋书·艺术列传》)也罢,都是对“技术”的肯定,正是因为对“技术”的肯定,中国正史《二十六史》才为“艺术”立传,这是世界上任何国家或民族没有的,唯有中国正史有。

谢中霞 书本上的爱情 布面丙烯 80×100cm 2019年

《清史稿·艺术列传》“小序”云:“自司马迁传扁鹊、仓公及日者、龟策,史家因之,或曰方技,或曰艺术。大抵所收多医、卜、阴阳、术数之流,间及工巧。夫艺之所赅,博矣众矣,古以礼、乐、射、御、书、数为六艺,士所常肄,而百工所执,皆艺事也。近代方志,于书画、技击、工巧并入此类,实有合于古义。” 当代艺术同样也有自己的“门槛”,其中对技术的要求便是“门槛”之一。无论何种艺术形态与观念,都需要技术支撑,如果没有技术支撑,不但艺术形态得不到充分地展现,而且观念也容易落空,成为无边的、无指向性的随意性阐释。所以,技术上的贡献是检验当代艺术的基本尺度之一,也是阐释艺术当代性观念的重要保障。“画时代·南京纬度(第一回)油画、雕塑展”中的很多作品都充分体现了技术上的不俗,没有落入西方现代艺术或后现代艺术的“观念至上”而无视技术的窠臼中。我们看到的是南京的艺术家正在构建当代的艺术形态与艺术观念,逐渐与西方的现代与后现代艺术观念进行剥离,由此在艺术的观念和思想上获得独立,使南京的艺术家的思维正走向敞亮的自由境界。

王洪志 霍金 雕塑青铜 高200cm 2014 年( 南京)

当然,不可否认正在探索中的当代艺术形态及其观念的南京艺术家,我们依然看到一些在“探索”的痕迹中,有的作品还处于“吸收”的过程中,这个过程也许是漫长的。但南京艺术家探索的意志和精神却在作品中得到体现,我们也欣慰地看到了南京艺术家在六朝古都南京的当今的时代的“维度”中,用油画和雕塑作品进行集体的“画时代”的当代叙事,展现“南京纬度”。

2019年12月11日


部分参展作品欣赏

郭力 戴白色围巾的女子 布面油画 40×40cm
黄河 春风拂槛露华浓11 布面油画 110×90cm
刘超 穿绿衣的女孩 铸铜热着色 19×49×63cm 2019年
秦天 负形No.4 石膏 30×40×60cm
秦剑君 桃花 综合材料 120×75cm 2017年
孙哲政 看客 布面油画 110×170cm 2019年
陶联兵 面孔·系列 布面油画 30×30cm 2019年
王东春 造像190517 布面油彩 100×160cm 2019年
王承东 《江南·切片》系列·211布面油画 60×90cm 2018年
王占峰 各自 香樟木 82×17×2cm
吴建荣 鸿蒙 青铜 100×75×42cm 2018年
伍盛 荷塘畅想之一 布面油画 65×100cm
薛问问 后人类 亚克力、铅笔、PU 50×50×10cm 2015年
俞洁 灵珠录 布面丙烯 150×130cm 2015年
杨玉贵 阳光海洋 布面油画 80×100cm
殷群 缱绻流年·时光·偶系列三 布面油画 80×80cm 2019年
赵净 远古的回忆系列之二(局部) 布面油画 2006年
张宁飞 余烬中歌唱 布面丙烯 50×60cm 2018年
朱明 听雨 综合材料 100×120cm
曾红宇 西行1 纸本丙烯 76×58cm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

3 意见

您的评论

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