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大艺术+》推荐艺术家·朱道平台历欣赏

1
6661


图画金陵胜迹散记

我爱读元代诗人萨都刺的那首《登石头城》百字令:“石头城上,望天低吴楚,眼空无物,指点六朝形胜地,唯见青山如壁。蔽日旌旗,连云樯橹,白骨纷如雪。一江南北,消磨多少豪杰!寂寞避暑离宫,东风辇路,芳草年年发。落日无人松径冷,鬼火高低明灭。歌舞尊前,繁华镜里,暗换青青发。伤心千古,秦淮一片明月。”诗人在石头城上留下壮怀激越的吟唱,也给这里的山川抹上一笔重重的人文色彩,从此无法消解。

2019·壹月 金陵胜迹·瞻园观鱼 55×50.5cm 2000年

历史上,多少词人墨客在这六朝繁华佳丽地感怀咏物,留下的诗章殆不可数。李白的千古名篇《登金陵风凰台》以优美的诗句写出:“凤凰台上风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诗句为南京留下多少令人遐思和追忆的艺术空间。

2019·贰月 金陵胜迹·莫愁烟柳图 62x55cm 2000年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唐代诗人韦庄的咏台城诗则道出金陵城中最具柔美感的玄武湖风光之美,千余年后,依然可作当今春日雨雾迷蒙中,玄武湖山光水色之写照。而杜牧的咏秦淮名篇:“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则至今犹提醒着国人:国家兴亡,天下大事,人人有责,切记莫忘。说到秦淮,还有一首刘禹锡的《乌衣巷》:“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少年时即已耳熟的诗句,带着夕阳下淡淡的哀愁,化作一幅凄美画卷,印记在心。记得少时,每每去夫子庙,总要对着那条破旧不堪的小巷和那蓝底白字的街牌多看几眼。世相千变万化,何况历尽千年!仅看南京近20年的变化,已是沧海桑田——今日夫子庙边、秦淮河畔,粉墙、黑瓦、朱檐、红灯,明晃晃地一片新建楼台屋宇。古时六朝金粉佳丽云集的秦淮固已无处可寻,而近代文人们,如朱自清、俞平伯、陈独秀笔下那令人失望、破败的秦淮不也都已如梦般地消失了吗?

2019·叁月 金陵胜迹·清凉山扫叶楼 50x45cm 2016年

南京史称六朝古都(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同时也有十朝都会之说(前六朝之外增以南唐、明、太平天国、中华民国)。但都城并不好当,带来的是一次次的兵燹,山河破碎城毁国亡,算起来不下十余次。近代的几次大灾难,再涉远一点,则有明代的“靖难之变”,将明太祖好不容易建起的皇宫毁之殆尽。今日的南京,旧日故都宫宇已所余无几,但南京的人文历史氛围却是无处不在的,随便在城内走走,即可寻觅出许多以往历史中的钩沉。比如我们去城中的鸡鸣寺,这里在六朝时叫同泰寺,梁武帝曾几次把自己舍身给寺庙,再让皇家花大把银两把自己赎回去。山下有口胭脂井,隋兵破城时,陈后主和爱妃张丽华曾匿藏此中被擒,故又名辱井。山顶寺庙中有张之洞为纪念戊戌变法中死身的杨锐而建的豁蒙楼。多少近代文人雅士曾来此登楼观景,感慨咏叹。从鸡鸣寺后门可上台城,由此向东,沿着明初建起的古城墙漫步,俯身可见玄武湖那一片汪洋似的静水,这里曾是东晋和南朝训练舟师的北湖,而湖中的小岛上明代曾建有皇册库。再往前行则可见一状似覆舟的小山,那是埋有唐代高僧玄奘佛顶骨的小九华山,山不高,却可览一城风光。由此下城墙越过太平门公路,即是富贵山,这里曾建有明代的地堡城,傍依富贵山的这段城墙是明清两代攻占南京的兵家必争之地。这段屡建屡毁的城墙曾见证过多少惊心动魄的攻守之战。由此再向前行则进入了南京人骄傲之所在,整个钟山风景区将逐一展现在你面前。

2019·肆月 金陵胜迹·台城新容 66x58cm 2000年

南京的城市,山、水、城、林,浑然一体,城南有牛首山、祖堂山、菊花台、雨花台,城中有五台山、玄武湖、鸡笼山,城东有紫金山,城北有栖霞山、幕府山、红山,城西有珍珠泉、长江、狮子山。一个个名胜景点,好山好水,如同一局棋中的只只活眼,相互辉映,把南京城点缀得有声有色。

2019·伍月 金陵胜迹·雨花台胜境 87x65cm 2000年

作为山水画家,久居此城,怎能无动于衷!在南京的历史上,居金陵画金陵的画家是很多的。远的如五代南唐的董源、巨然、赵干等。他们都是南唐画院中的画家,对后世有极大影响的南宗山水大家董源,曾任南唐北苑副使,故人称董北苑。而当年玄武湖及其南岸是宫苑区,在南唐合称北苑,由此推断,当时南唐画院大概方位也应在玄武湖的南岸一侧。董源的作品《夏山图》、《潇湘图卷》中,那平浦远岫、芳洲绿岸,空濛开阔而又江树点点的画幅,应是他生活环境周围或是长江岸边景色的写照。巨然是江宁(今南京)人,他的作品师承董源,山水作品清岚淡墨,烟云流润,极富江南山水意趣。赵干的《江行初雪图》描绘的也应是长江之滨寒冬时节的景色,雪岸、江舟、芦荡都画得十分精彩。再如清代画家石涛、石谿和金陵八家的龚贤、樊圻、高岑、吴宏、胡慥等都是画金陵风景的一等好手。而现代山水画家如傅抱石、钱松喦等,更是创作了众多描绘金陵山水的佳作。傳抱石曾画过金陵山水春、夏、秋、冬四条屏,十分精彩动人。我小时曾见过钱松喦画的一套四条屏山水组画,每条有四幅小品,都画得很有情趣,记得其中有一幅画明孝陵石象路的,他以粗朴线条勾勒出一对稚拙的石象,下有二童嬉戏其间,上挂一枝黄叶,画面充满真朴之趣。我想,如果今天有人将历代画家画金陵的佳作汇集起来,做些研究并辑集出版,也应是一项很有价值的工作。

2019·陆月 金陵胜迹·秦淮夜月图 79x64cm 2000年

南京的风景,传有四十八景,其源流大致可考。在明天启年间即有木刻本《金陵图咏》四十景出现,至清代乾隆年间发展成为金陵四十八景。分別为:莫愁烟雨、祈泽池深、雨花说法、天界招提、凭虚远眺、永济江流、燕矶夕照、狮岭雄观、石城霁雪、钟阜晴云、龙江夜雨、牛首烟岚、珍珠浪涌、北湖烟柳、东山秋月、虎洞明曦、冶城西峙、赤石片矶、清凉问佛、嘉善闻经、杏村沽酒、桃渡临流、青溪九曲、凤凰三山、达摩古洞、甘露佳亭、长干故里、鹭洲二水、化龙丽地、来燕名堂、楼怀孙楚、台想昭明、长桥选妓、三宿名崖、祖堂震锡、幕府登高、报恩寺塔、神乐仙都、鸡笼云树、灵谷深松、秦淮渔唱、天印樵歌、山飚別馆、谢公古墩、献花清兴、木末风高、栖霞胜景、星岗落石。随着岁月变迁,许多景点已经消失,如青溪九曲、报恩寺塔,溪已填、寺已毁,而有一些奔来即是文化糟粕,如长桥选妓,自然早已荡然无存。

2019·柒月 金陵胜迹·栖霞寺之夏 50x60cm 1991年

南京附近虽无高山,但长江襟带,丘陵起伏,山水辉映,林木苍沉。加之四季交替,朝云夕霞,雨雾云烟,确实很入画。我曾与画友方骏、常进共访南郊风光。于祖堂山寻访石谿道人曾生活过的幽栖寺,山寺已圮废,但规模宏大,在废殿上下几经寻索,才在一用作医院病房的侧室后寻到一个石窟,其内昏暗,相传道人晚年巢居此山数十年。石谿画作苍辣厚重,颇得祖堂山草木苍郁之味。近傍祖堂山的牛首山,是南京人春日郊游首选之地,秀润苍翠,山势雄阔,相传宋代抗金名将岳飞在此伏击,大败金兵。山上有一座古塔,耸峙山岳。登塔远眺,则可见山川茫茫,气象万千。我想画牛首山,这种博大苍沉之感是一定要抓住的。

2019·捌月 金陵胜迹·玄武湖夏景图 66x86cm 2001年

清凉山的扫叶楼是龚贤的故居,扫叶楼的名很好听,有动感也充满诗意,历代诗人题咏也极多,幽幽的山道拾级而上应是满庭大树。遥想秋日落叶满庭,当年的扫叶僧该是怎样忙碌去洒扫,其实留下一庭黄叶也是很有画趣的。龚贤字半千,号“半亩山人”。居明未清初画坛“金陵八家”之首,画有大名,书法也很擅长。清兵入关后隐居南京清凉山麓,置地半亩,建屋数椽,以卖画授徒为生。其画朴茂雄奇,苍苍然得山林之真气,而书法则奔放神秀自成法度。据说龚贤当年就曾在草堂上挂一幅扫叶僧人的画幅。至于一庭黄叶他恐怕也是舍不得扫的。很想画一张极美的扫叶楼图似乎也不难,可至今笔下出来的总不如意。

2019·玖月 金陵胜迹·孝陵暮韵图 57x46cm 2000年

梅花山是三国吴大帝孙权陵寝之所在,相传明初修孝陵,大臣曾建议将孙权墓迁出,但最终还是明太祖朱元璋大度,他说孙权也是一条好汉,就让他为我守大门吧。所以孝陵的墓甬道修得很有曲折感,在梅花山前绕了一个大弯。朱元璋定都南京,征调全国人力、财力,修宫殿,作万年之基业,没想到身后没几年,就发生了皇室叔侄争位的靖难之变。皇城毁败,此后明成祖永乐皇帝干脆将京城迁到北京,留下偌大孝陵在凄风苦雨中。虽然今日的孝陵已是一个明洁的公园,但那种伤感之情在画孝陵时是应该去捕捉的。与此相关的还有江宁的阳山,那里有几块巨大如山的碑材,原是永乐皇帝为父亲建碑选用的,终未能运出而弃置原地,阳山已辟为公园,是很值得一游也很入画的佳境。

2019·拾月 金陵胜迹·鸡鸣晚钟 65.5×55.5cm 1998年

滨江的燕子矶及岩山十二洞,风光也很美,悬崖石壁,观音洞的幽深,三台洞的曲折,都很有画趣。

长江西岸的珍珠泉,十多年前曾经去过,那时还只有一汪碧水、一座荒丘,如今已建成一个宏大的度假区,筑坝蓄水,植树造园,沿山还筑了一段长城。但精华还是那一潭翡翠的泉水,不时从透彻的潭底冒出串串珍珠。珍珠泉在过去四十八景中不存,四十八景中的珍珠浪涌是指成贤街旁一段通玄武湖的水道,今日已不足观,珍珠浪涌是可以移植到江浦珍珠泉去了。

2019·拾壹月 金陵胜迹·梅花山图 46x42cm 2000年

南京人赏秋,当然首推栖霞,深秋时节,栖霞遍山枫叶深红、浅紫,一片丹霞。从南朝开始,栖霞山相继开窟雕造佛像,逐渐形成今日千佛岩的规模,使之与红叶相辉映。可惜栖霞山石属砂岩结构,千余年来,已风化模糊,加上“文革”时的人为破坏,石像都已残缺不全,实很可惜。

南京城中的玄武湖,是南京城市中的一块明珠,我工作的南京书画院也在湖中的翠洲岛上,20余年中,长期晤对,自然得益颇多,柳岸晓风,翠湖长堤,春赏花、夏观荷、秋品菊、冬踏雪。四季美景一一纳人画中。真可谓得天独厚了。

2019·拾贰月 金陵胜迹·钟阜胜境 63x62cm 2000年

我在这10余年中陆续画过一批南京风景,最早集中画的一批是为了10余年前应香港中旅社邀请在港举办《金陵胜迹》个人画民而作,那批作品,有的已经散失,有些自己也不够满意。此后又陆续画过一些,此次为举办《金陵胜迹》三人联展,我带着速写本,一处处画速写,将南京的大部分风景区都重游了一遍。在此基础上经较长时间的推敲和反复易稿,创作了一批新作,但自感许多作品深度和意境上还有所欠缺,好在这是项可以继续研究下去的工作,假以时日,相信能有更理想的作品产生。

我画金陵胜迹,比较注重的是以当代人的目光去关注和描绘这带有历史沧桑和充满文学气息的城市山水。尽力去营造一种诗的氛围,这不是仅指画中的题句,更主要的是指画中的精神,同时还想营造一丝古意,毕竞这是一个有悠久文化底蕴的地方,同时在画时我也往往刻意将景区中的一些现代建筑忽略掉,比如画石头城,我想突出这是一段缘山而筑十分壮观的古城墙,想表达的是“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的宏大而清寂的意境,今日我们忙于盖房造楼,但总有一天,我们将会依着理想将那些该还给绿色的土地还给大自然,让天空更蓝,让大地更美。这也就是我如此去画的目的之一吧。

此为朱道平为“金陵胜迹三人展”所撰文,收录入《金陵胜迹书画集》,江苏文艺出版社,2001年8月第1版。


朱道平

1949年5月15日生,浙江台州黄岩人。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山水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艺委会副主任,江苏省中国画学会顾问,江苏省美协顾问,南京市美协名誉主席,南京书画院名誉院长,南京市政协书画院院长,江苏省侨联华侨书画院院长,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艺委会委员,江苏省美术家协会顾问,南京美术家协会荣誉主席,曾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人画展,作品曾入选第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届全国美展并获十届全国美展金奖,1994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6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0年南京市政府评为南京文化名人。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

1条评论

您的评论

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