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绘画鉴赏《人物龙凤图》

0
3285

我国肖像人物画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商代就已经有肖像画的记载。今保存最早的肖像画当为1949年出土于长沙陈家大山一号墓的《人物龙凤图》帛画,距今已经有两千三百多年的历史了。《人物龙凤图》的出土,将图像可证的中国肖像人物画的历史推进到了战国时期。

《人物龙凤图》为葬仪中使用的旌幡,属于非衣性质的绘画作品。《楚辞·招魂》有“像设君室”的话语,明确记载战国时期已经有为死者绘制肖像以招魂的风俗,所以在楚地不断发现相关的旌幡、铭旌之类的绘画作品,其上往往绘有墓主人的生前肖像,以用于招魂、安魂,使墓主人能被引领升天或在阴间继续阳世繁华的生活。

人物龙凤图 · 战国 · 佚名 绢本 · 墨本  纵31.2cm x 横23.2cm 湖南省博物馆藏

《人物龙凤图》画一侧面女性,阔袖细腰,穿锦绣长裙,双手合十,作祈祷状。妇人头顶上有一只腾空飞舞的凤鸟,正展翅向上飞翔,尾羽则向上卷起,飞扬至头颈上方。凤鸟左边一龙,则作背面蜿蜒上升之状,伸展身躯,腾爪引颈,向上升腾翻越。有人认为画面中女性人物为墓主人影像,龙、凤正引导她升天而去。有人则认为画面中的女性人物为女巫,是描绘女巫为墓中死者祈祷并以龙、凤赴昆仑、魂归于天之情景。古人认为魂魄为二:魂者,人去世后要归于天;魄者,为生气之源泉,人去世后要归于地。《越绝书》有招魂入魄之说,认为只要善保魄体对于灵魂再生具有重要的意义。由于楚人对此有着相当深厚的信仰,所以才有这一类非衣绘画的不断出现。

这幅绘画用流畅挺劲的线条进行勾勒和物象造型,线条极为概括洗练,刚健古拙,沉凝有力,造型生动,具有相当的艺术表现力。全幅线条虽然颇为简括,但变化非常丰富,疏密对比、粗细对比恰当、自然。如凤、龙用线对比、人物用线对比,都很有特色。凤鸟之用线,明显比龙纹丰富、变化得多,线条主要突出风的动感造型和优美姿势的表达,在疏密对比上也加以留意,详略得当。如翅膀用线,细密完整,不惜精心刻造,具有装饰性的成分:凤鸟的爪、尾羽轮廓线则粗犷有力,大胆概括,见其尾羽的劲挺和脚爪角质层的瘦硬和坚实。龙之用线,则较为纤细、简略一些,突出其较为安静的静势,与凤鸟的剧烈升腾所形成的飞动之势对比,更显凤鸟的勃勃生机。

女性人物形象的塑造,显然也是作者突出强调的部分,用非常娴熟的线条将站立舟船中冉冉上升的侧面女性形象绘制出来,造型准确生动,令人叫绝。作者以高度概括的轮廓线,勾画出女性的外部造型,无论发髻还是脸部以及身躯、手臂服饰,几乎都是一笔勾勒而成,充分发挥线条的表现力,以之来进行衣饰纹理的刻画、安排。作者除透过涂染黑色以突出衣裙胸、袖口以及拖地部分的重色外,还将衣裙的花纹服饰也细致地描绘出来,这些装饰性纹样的用线以及涂染的重墨的出现,不是可有可无的,除具有装饰性的效果外,对于衣纹的质感表达和画面空间的处理,也有相当重要的铺排和烘托作用,丰富了画面的艺术表现力。作者似乎还感意犹未尽,对有些部分画面进行墨色填写,并有染色痕迹的出现,为进一步突出线条的表现力度,起到相当的辅助作用。以线条为主要表现手法,以其他方法作为辅助手段进行绘画创作,在战国时期显然已经相当熟练了。

《人物龙凤图》除高度洗练、概括的用线造型能力值得重视外,对于物象的神态和特征所做出的成功刻画也很值得留意。如凤鸟的展翅腾飞向上而起的动作,通过左右脚爪的一屈一伸以及尾羽的上扬,就极为完美地表现出来;眼睛的刻画,虽然极为简单,但凤鸟在高空飞升,专注于向上的观望和某种不安,则极为微妙地表达出来;龙眼的仰望和专注以及似乎与凤鸟要共同承担和似乎有某种期待的神态,也极为完美地再现出来,而依随凤鸟的女性魂灵,眼睛中则流露出某种紧张、不安,双手合于胸前,似乎在专主祈祷的神色也再现于笔端。全幅虽然并没有着意表现物象的神态气色,但仅仅通过几个简单的动作和眼睛的神态,寥寥儿笔就表现出特定的空间氛围和神情变化,可见当时无名画工精湛的艺术天赋、想象力和高度把握物象的能力。中国绘画历来注重表现人物的内在神态,而不仅仅专注于外在物象的塑造,这一绘画特征的出现,在战国时期就已经非常明显了。

来源于《中国历代绘画鉴赏》


长按二维码关注大艺术+艺术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