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全世界设计博物馆最多的建筑大师,将性冷淡风建筑遍布全球!

1
162

来自英国的建筑设计大师大卫·齐普菲尔德的名字或许对你来说有些陌生,但他的作品你一定在世界各个角落都见过。从博物馆到住宅,再到机构企业的办公大楼,他于建筑之间展开了一次次与自然、社会、人文的深度对话……

如今,“性冷淡”风已经是众多年轻人的首选,从服饰搭配到家居摆件,简约、低调又具有设计感的风格受到了越来越多人欢迎。但当建筑也变成了“性冷淡”风,你会喜欢吗?

 

完美的克制

“性冷淡”风的建筑早已不是梦,来自英国的建筑大师大卫·齐普菲尔德(David Chipperfield)就以简洁、朴素、内敛的建筑风格闻名于世。一向与各种流派和风格主义刻意保持距离的他,将“少即是多”发挥到了极致,“完美的克制”也成为了他的代名词。

Museum Folkwang

曾经有人评价大卫,认为他的优点之一便是“无需向任何人去证明任何事”。——这种坚持自我的态度也被赋予到了他的作品之中。不管其他建筑大师是在尝试新型材料,还是在寻找更加前卫的结构,大卫始终坚持着严肃、坚固的建筑设计。

不喜欢大卫·齐普菲尔德的人会说他的建筑无聊、专制、毫无亮点;而支持他的人将这种内敛与沉静视为一种永恒的设计之美。这种严格的克制为建筑带来的,便是在经历时间考验后,一种历久弥新的魅力。

艺术家安东尼·格姆雷工作室

壹向大楼

大楼的外墙均覆盖有特制的紫铜板,在大楼落成之初,这幢办公楼在阳光的折射下异常耀眼。但随着时光的流逝,铜板受到了日照、雨水、空气的腐蚀,这幢建筑的外墙颜色逐渐加深。“变色”的建筑实际上都是时间与环境在建筑上留下的痕迹,而大卫让这些“看不见”的痕迹变得真实可见了。

这幢“变色”大楼生动地展示了大卫·齐普菲尔德的设计理念:经得住时间的考验是他的第一诉求,而时间与周围环境是一幢建筑不可或缺的要素。只有长时间被保留下来的建筑才具有真正的价值,而建筑背后恰如其分的克制、低调或许比个性张扬更能让身处其中的人“日久生情”。

私人设计项目

 

“美术馆”专业户

2019年初,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与上海西岸的合作项目将正式开幕。而蓬皮杜上海分馆——西岸美术馆正是由大卫·齐普菲尔德亲自操刀设计。这位“美术馆专业户”在这之前,早已在世界各地留下了多达30余座由他设计的博物馆。

西岸美术馆

作为全世界设计博物馆最多的建筑设计师之一,大卫手中的每一座博物馆都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模样。但这并不是由他决定的,在他看来,每一间博物馆所身处的自然与社会环境和它本身所具备的艺术气质,才能决定这间博物馆的模样。

The Museum of Modern Literature

Turner Contemporary

杭州良渚文化博物馆

正如他自己所言:“在一个环境中建造一个属于这个环境的建筑。”2011年,全新打造的新柏林博物馆为他赢得了密斯·凡·德罗建筑奖。大卫·齐普菲尔德在建筑中既保留了战争留下的痕迹,又通过全新的设计打造了一座具有现代风格的博物馆。

柏林博物馆(旧貌)

新柏林博物馆

建筑是有生命的,而一幢建筑生命的历程应当被设计者尊重及保留。在美国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的设计中,整面的玻璃幕墙能让日光尽情地挥洒于馆内,而23片巨型黑色抛光的预制板则充分展示了现代气息。空旷的室内与室外景色之间进行了自然地隔断,观众们既可以欣赏艺术作品,又能在室内通过玻璃墙安静地观赏风光景色。

美国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

从苏丹沙漠里的Naga博物馆,到北欧的诺贝尔中心,不管是烈日炎炎的荒漠还是冰天雪地的大陆,这些博物馆都与当地环境生成了奇妙的互动,它们不再主宰或改变环境,而是完美地成为了一部分。

诺贝尔中心

Naga博物馆

 

艺术与商业的结合

The Toyota Auto Kyoto

1977年,大卫·齐普菲尔德毕业于著名的AA建筑学院,他曾先后在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等大师的工作室工作过。1983年,大卫接受委托,设计了位于伦敦的三宅一生(Issey Miyake)旗舰店,他内敛沉静的风格与品牌的东方哲学内涵不谋而合,这次成功的设计为他在业界赢得了一片称赞。

华伦天奴旗舰店(意大利)

在这之后,大卫“因地制宜”的设计理念获得了众多品牌青睐。至今为止,他已经完成了全球50余间华伦天奴旗舰店的设计。来自威尼斯的大理石与水磨石成为了该品牌意大利血统的象征,简洁素雅的风格开辟了一种全新的零售空间与模式。

华伦天奴旗舰店(美国)

与设计博物馆时力求与“环境”契合的思路不同,在品牌旗舰店的设计中,大卫·齐普菲尔德更在意将功能性、商业性与自己独特的美学理念结合。在此过程中,他提出了“建筑化的零售模式”这一概念——商业与艺术并不是水火不容的矛盾关系,将商业与建筑艺术完美平衡正是他设计的闪光之处。

Bally旗舰店(英国)

在第11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身为策展人的他提出了“共同点”(Common Ground)的主题,在他看来,建筑始终面对的是公众,建筑也从来不是建筑师用来证明自我的途径。无论是商业用途还是公共建筑,它们的所有设计都应为公众服务。

位于英国的私人住宅设计项目

位于苏格兰的BBC大楼

 

跨界高手

如今,“性冷淡风”的博物馆、办公楼、住宅、酒店已经无法满足大卫·齐普菲尔德的设计欲望,他开始将自己“完美的克制”加入到家具设计中,并成功打造了“大卫牌”全系列作品。

在2015年的米兰设计周上,由大卫·齐普菲尔德设计的新品成功地展现了他在建筑设计领域内的精髓:抛开一切虚无缥缈的浮华与张扬,真材实料的低调与简洁才是最珍贵的。由实木制成的桌椅就像钢筋混泥土建筑,既朴素又实用,三件单品可以互相搭配,也能拆开摆放。

而在另一套名为“Tonale”的餐具中,他从绘画大师乔治·莫兰迪(Giorgio Morandi)的作品中汲取灵感,依旧呈现出了朴素简约的设计风格。而莫兰迪画作中独有的低饱和度色彩,更是为这些设计增添了“性冷淡风”的元素。

“Tonale”餐具

大卫·齐普菲尔德将他纯净朴素的作品带往了全球各地,除了还未斩获普利兹克建筑大奖,他几乎已经把世界上各种奖项收入囊中。但实际上,他对这些荣誉并不在意,正如前文所说,他不需要像任何人证明什么,他只想用低调却能够永恒的建筑服务于公众。

建筑设计师大卫·齐普菲尔德

在飞速发展的今天,越来越多的建筑师不断寻求创新与突破,却逐渐忘却了建筑的初衷。在纷纷扰扰中,大卫·齐普菲尔德仍旧能够以朴素内敛的建筑坚持自我,他坚信:时间将成为他作品唯一的见证。或许“性冷淡”风流行的原因,就是在于它历经岁月洗礼却永不褪色的价值。

1条评论

您的评论

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