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里奥·贝里尼:设计立足于文脉与时代

0
56

>卢浮宫伊斯兰艺术新展厅

20世纪六十年代,在全球设计行业风靡一时的意大利好利获得(Olivetti,又译“奥利维蒂”)公司,设计与生产的大量被载入史册的经典产品,改变了人们对于各个不同场景下的产品设计的死板看法。这些作品,其很大一部分如今被收藏在纽约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这个时期,正是意大利“国宝级”建筑师和设计师马里奥·贝里尼(Mario Bellini)担任好利获得工业项目负责人的时期。在六十年的设计生涯里,马里奥·贝里尼的工业产品设计除了沙发、桌椅等家具,还有很多在他那个时代堪称“高科技”的产品。在为好利工作期间,他还成为第一个设计个人电脑的人 。

而作为建筑师的马里奥·贝里尼,同样享有极高的声誉。在贝聿铭曾经一起广泛争议的巴黎卢浮宫(Louvre),马里奥·贝里尼为它设计建造的卢浮宫伊斯兰艺术新展厅,从形态上对贝聿铭的“玻璃金字塔”作出了回应。

>卢浮宫伊斯兰艺术新展厅

这个展厅建筑最亮眼的部分是上下起伏,闪着金光罩棚。它以波浪状在维斯孔蒂庭院纵横延伸开来,几乎覆盖了整个空间,看起来似乎飘荡在空中,成为地下与地面两层展厅的屋顶,形成了一个博物馆中的博物馆。这个轻薄的金属幕帘仿佛停留在萦回环绕着一层展厅四周的玻璃墙上。在挖掘机的开采下,卢浮宫开辟了三万英尺的展览空间,用来安放伊斯兰艺术品。

与“玻璃金字塔”相似,这个展厅建筑以无处不在的三角形结构营造了一个空间。然而,与贝聿铭形态结构确定的“金字塔”相比,贝里尼的这座新建筑则显现出一种不确定的形态,它可以是飞毯、阿拉伯面纱、围巾、贝都因人的帐篷,或者沙堡等等。

贝里尼表示,他的创作灵感来自孟德斯鸠(Charles Montesquieu)1721年的《波斯人信札(Lettres Persanes)》,小说中的人物于斯贝克和黎加以书信的方式写下了他们参观巴黎的见闻。贝里尼更喜欢将展厅的罩棚比作“蜻蜓的翅膀”。同时,他也确信,虽然罩棚与符合了建筑所在地的特征,但并不是受这里所容纳的艺术的原初文脉所影响,它其实适用于任何地方的艺术。

“一座建筑所承载的文化、文明以及所要应对的环境因素,比一件家具更复杂。同时一件家具所反映的时代特征,似乎又比一座建筑更加全面而鲜活。”马里奥·贝里尼如是说。对于中国年轻建筑师和设计师,他说,对于往昔而言,往昔是往昔的往昔的未来,如果没有往昔的文脉传承,未来则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只有坚守住文脉,才能立足于时代 。

您的评论

您的评论
请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