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克公园音乐与展览厅

二战结束前一年,出生于意大利罗马的马希米亚诺·福克萨斯是这样一位建筑师,他从1969年于罗马第一大学(La SapienzaUniversity of Rome)建筑学院毕业前,就已经开始在欧洲各地进行建筑实践。在他早期的建筑作品中,我们已然能够发现六十年代意大利设计对于新材料的狂热。而福克萨斯对于建筑材料的运用,已经驾轻就熟,成为这一领域的意式典范。

> 瑞克公园音乐与展览厅

在中国,福克萨斯最著名的建筑作品应当是深圳宝安国际机场T3航站楼。这座一度被吐槽为“密集恐惧症慎入”的机场,使用了自由曲面、复杂节点,让这座拥有飞鱼形外观的建筑显得十分灵动。被吐槽最多的蜂窝式天窗,则源于福克萨斯对于有机形式的研究,这种天窗使室内环境结合了动静两个对立的设计概念。在机场于2013年启用后不久,它就获得空间设计领域的艾特(Idea-Tops)奖。

> 阿玛尼第五大道店

在香港设计营商周的现场,福克萨斯为大家介绍了他最近的得意之作——位于纽约第五大道和第五十六大街交汇处阿玛尼(Amani)店内的楼梯。这座楼梯接了位于四个不同平面的展示厅。以辐射状钢格板构成的楼梯结构,以流动线条般的形态铺设了塑料表面。它以一个弯曲独立的要素,既可以构成复杂的形状,也可以构成简单的几何轮廓,肆意而张扬。在楼体的带状运动中,每一层都构成了流动形态,从两个不同角度看其形态也不同。内部空间的流动性以单色漆打造的木板来实现。这些木板的不同装饰提供了不同产品区的线索。除了更衣室和贵宾厅还有为员工和收银台以及阿玛尼特殊产品系列准备的空间。福克萨斯说:“当你看着人们放弃乘电梯、慢慢拾级而上的时候,人与建筑就构成了很简单的,却是独一无二的美。”

> 米兰新贸易会展中心

福克萨斯的另一个商业建筑项目米兰新贸易会展中心(New Milan Trade Fair),则作为当地吸引大型国际会展落地的重大项目,同时也被归于米兰都市边缘地带的再造计划中。会展中心建筑作为城市人造景观的一个组成部份,与相邻的水体、绿地等不同地景要素融为一体,形成一道半透明的轻盈轴线,使城市空间在视觉相互连结。这座建筑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它周围景观内在的本质特征,通过流线型的丝绸般的盖顶结构穿插整个设计之中。建筑群中,相对独立的各个部分向内聚焦,朝着一个中心的脊梁排布,形成玻璃结构的盖顶,上方的玻璃和钢结构,以自然流线,形成山脉丘陵般起伏的富有动感的线条,增强了建筑的视觉效果。

> 法拉利业务总部和研发中心

为意大利汽车品牌法拉利(Farrari)设计的法拉利业务总部和研发中心(Farrari Operational Headquarters and Research Centre),在以形态和色彩融和法拉利品牌所展现风格与特性之外,也将建筑融于环境中。光电、水景和植物景观穿插在建筑中,塑造了人们在这座办公建筑中的感受和体验。整个建筑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从建筑中被分离出来,漂浮于建筑入口区上方。水覆盖第二部分,即较低的建筑层,沿水面的人行道伸展开,连接着鲜艳色彩的会议室。建筑借着它自身在水面倒映的反射,在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铺展开来。

> 法拉利业务总部和研发中心

福克萨斯也向人们介绍了他正在进行中的建筑项目,位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的文化综合体瑞克公园音乐与展览厅(Rhike Park – MusicTheatre and Exhibition Hall)。它由两座雕塑感的软质元素组成,并对毗邻的绿化空间开放。这两个体块由共享的挡土墙相连接,内部布置了音乐厅和展览厅的功能。前者为566席的大礼堂,同时布置了咖啡厅、储物间以及技术设施。其漏斗型的造型是自“城市的潜望镜”的概念生成,从而框定河景和历史城镇的风景。展览厅朝南,为公众提供了一个开放式的楼梯,以迎接人们进入。

> 法拉利业务总部和研发中心

业界很多人将福克萨斯视为“建筑意象派诗人”。在他的建筑作品中,不全然是对建筑在艺术方向上的追求,对建筑本身实用功能的注重也是他“功能至上”理念的体现。福克萨斯说:“建筑必须和城市的文化、特色和交通规划等要素相结合,然后再将这些多元化的信息转化到建筑形态中来。”他认为不管建筑形态如何改变,都必须回归到其本身的纯粹性上来,这个纯粹性就是指的“实用”。只有与周边环境密切结合、能有效提升人居质量的才是好建筑。正如他在威尼斯双年展上提出的口号“少一些美学,多一些道德(Less Aesthetics, MoreEthics)”。